中医科主任,秦冰。医院第一冷美人,性格淡漠,对男人极其抵触,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对工作要求十分非常严格,对中医十分执著,很多人私下里里称谓她为女魔头。对于穆峰伸回来的右手医院第一冷美人,性格冷漠,对男人极为排斥,从未交过男朋友,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对中医非常执着,很多人私下里称呼她为女魔头。。...

中医科主任,秦冰。

医院第一冷美人,性格冷漠,对男人极为排斥,从未交过男朋友,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对中医非常执着,很多人私下里称呼她为女魔头。

对于穆峰伸过来的右手,她视而不见,拿着文件快速向着主任办公室走去,对于许文清,也只是看了一眼。

“主任!”

许文清满脸焦急,恶狠狠地瞪了穆峰一眼,可穆峰依旧是那副死样子,在半空中甩甩手,根本就没有觉得尴尬。

秦冰没搭理许文清,走到办公室,将文件丢在了桌子上,拿起桌上的电话,立刻是拨通了方元的电话,告诉方元不同意穆峰的事,又给主管中医科的张奇副院长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同样的事。

穆峰懒洋洋地坐在外面,根本就不在意,只是很快,方元跟张奇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前来看热闹的胡飞。

“张院长,方主任,我不同意你们对于副主任职位的安排。”秦冰站在三人面前,语气冷冰冰的,让人听着都有种脊椎发凉的感觉。

方元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并没有多少吃惊,他微微一笑,认真地说道:“秦冰,穆峰是陈院长特地邀请来的中医高手……”

“打断一下,是神医。”穆峰在旁边耐心地纠正道。

“……”

“咳咳……”方元满脸尴尬地点点头,偷偷地看了穆峰一眼,示意穆峰不要插话。

秦冰冷声道:“陈院长邀请来的中医高手,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高手会是那么年轻,更何况副主任职位可是需要五年的资历,我想请问,他有几年的资历,有医生资格证吗?”

“这个……”方元看向穆峰。

“医生资格证?”穆峰双手放在背后,脑袋一抬,有些骄傲地说道,“没有!”

“你说的那么骄傲干什么!”许文清有些看不下去了,伸出右手,狠狠地掐了下穆峰的手臂,说到底,许文清还是善良,不愿意看见穆峰让医院开除。

秦冰冷笑一声,看向方元,说:“你也看到了,方主任,连医生资格证都没有,怎么行医。”

“就是,我说老方,就算是陈院长职位高,咱们也不能徇私舞弊,任人唯亲,你说是不是。”胡飞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道,“虽然刚刚治好了人,但现在看来,说不定是你们设的局,怪不得不愿意接受我的方案,他一来就说好了,是不是还要去别的医院去做手术啊。”

对于刚才的事情,胡飞一直是耿耿于怀,现在逮到机会,自然是要紧抓不放,好好地打击报复下刚刚的事情。

不给方元说话的机会,他冷声道:“我觉得,这个臭小子,他是绝对不能在我们单位的,若是在我们单位,其他同事怎么看。万一是有人捅上去了,媒体报道,那将会是对我们医院的名誉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没有医生资格证,态度还吊儿郎当的,那就是给我们医院抹黑,我们怎么向病人交代,怎么能让病人放心!”

“张院长,我觉得不应该接受这小子的任职,我同意秦主任的观点。”

胡飞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就算方元,现在只能保持沉默,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要看主管中医科的张奇的意见。

一直未说话的张奇,见胡飞询问他,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些唐突,毕竟穆峰没有过往的行医记录,也没有医生资格证……这样,我提议是暂时不接受穆峰同志的任职,但是为了尊重张院长的意见,我来给他打一个电话,将这件事情……”

“有些人的医术不怎么样都能行医,我为什么不可以。”穆峰懒洋洋地说道,“要不然我就挂个中医职位,不要什么副主任了,你们看如何。”

“那也不行。”秦冰冷声道。

“没有资格证,就不可以。”胡飞讥讽道。

方元皱了皱眉头,急忙说道:“这样,咱们应该用实力说话,穆峰擅长中医,那不如这样,让穆峰展示下自己的实力,一是问诊,二是开药,三是下针……我相信老师不会让一个无能之人来咱们医院的,何况林处长女儿的病症,来的路上我也跟张院长您说过,您看……”

“嗯……”张奇默默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方元的话,怎么说也要给陈百草点面子。

坐在椅子上的穆峰,本来还是无所谓的表情,可听到下针二字时,他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起来,甚至是有些苍白。

哗的一声!

眼前的画面,骤然变化。

荒芜的山里,尽是肃杀的气息,一名伤痕累累的男子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全部都是腥红的鲜血。

“三师兄!三师兄!”

穆峰跪在男子的身边,眼眶通红,泪水不停地流淌着,让他不得不用手臂一遍遍擦拭着眼睛。

“小……小峰……用……针我的命门穴、三阴交穴,快……快……”

穆峰脸色煞白,哪里不明白三师兄话里的意思,命门穴、三阴交穴,这是人的死穴,在武侠小说当中,只要击中死穴就会死亡,事实上是不存在的。

在中医里,以独特的行针手法,刺激死穴,则是能够激发人的潜力,能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但三师兄要刺激死穴,他是抱着必死的念头,要掩护他离开。

“不……三师兄,我们一起走!”穆峰想要抱起三师兄,可他现在体力消耗太多,根本就无法带着三师兄离开,他崩溃地趴在三师兄身上,哭着说道,“三师兄,要死我们一起死。”

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按在了他的手腕上,鲜血沾染着皮肤,穆峰抬起头,却是看见三师兄轻声道:“别……别傻,用太乙神针……我……你……你的天赋比我好,华夏中医的未来,需要你……我……我不能看见中医重新登顶了……咳咳……”

三师兄咳嗽两声,嘴里不停地留着鲜血,他沉默了片刻,突然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道:“快!”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他离婚&还怎么

    她办结婚证无所谓,就算是离婚了,也能想办法改下婚姻情况,但是穆峰可就不一样了,他离婚之后,只能是挂着离异的身份,看他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 了一下&穆峰吃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 至于说&是他跑

    至于说穆峰去哪里,如今有他的身份证号,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够将她给揪回来。

  • 叫好,&唯恐天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叫好,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在女孩父亲面前强吻,简直是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 ,到前&的吗?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