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峰不不情愿地地说:“哎,毕竟了,那个家伙居然不能够药物治疗,的确我得好好的深刻的教训他。”“你给停住!”许文清见穆峰要回去,赶忙是拉住了他,谁明白他是也不是找借口逃走来着,她可“你给站住!”。...

穆峰不情愿地说道:“哎,当然了,那个家伙竟然不能治疗,看来我得好好教训他。”

“你给站住!”

许文清见穆峰要出去,急忙是拉住了他,谁知道他是不是找借口逃跑来着,她可不能让穆峰现在就跑了。

见许卫国满脸不相信的样子,许文清无奈地解释道:“爸,他真是我们的副主任,刚刚方主任已经说了。”

“嗯……”许卫国点点头,忽然是对着何兰使了一个眼色,何兰笑着站起身来,拉着许文清的小手说道:“文清啊,妈有点事想要跟你私下说说,让你爸跟小穆单独待一会吧。”

许文清怎能不知道什么事情,她点点头,跟着妈妈离开了办公室。来到外面,何兰看着许文清,突然是说道:“文清,若是他真能治好你爸爸的病,那我们就不反对你们了。”

“为……为什么。”许文清有些吃惊。

“我跟你爸都希望你能过的开心一点,只要你好,那我跟你爸就放心了……家里面的事情,还有你姐姐打理,你就放心好了。”何兰说出这一番话来,让许文清都是吃惊不已,不明白她妈妈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何兰有一点是没有跟许文清说,那就是许卫国的病,已经是跑遍了全球,根本就没有医生能够治疗好,若是穆峰真的能够治疗好的话,那就证明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

一个医术厉害的小伙子,凭借他们家的财力,不管他有没有背景,他们都能够将他推到很高的位置,甚至能够推到上面做御医,那么前途必然是不可限量。

他们都是生意人,看人的眼光,自然也是长远一些,绝对不会局限于一些蝇头小利,更何况他是女儿喜欢的人,这一点是最不容易的。

“妈。”许文清见妈妈服软,她心里感动不已,她想说出真相,但怕一说出来,后面又跟着许多的麻烦。

何兰拍了拍她的小手,正准备聊天等待时,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许卫国的叫声。

“啊!”

这一道叫声非常的引人,吓得外面母女一跳,急的推门而入,可门刚刚打开,就听到许卫国焦急地喊道:“文清快出去!”

许文清愣了一下,急忙是退出了房间。

何兰看着许卫国现在的样子,脸色一喜,她激动地说道:“卫国……你……你的病好了。”

许卫国激动地点点头。

砰的一声,一包卫生纸盒丢了过来,穆峰悻悻然地说道:“妈的,亿万精兵想要来打老子,幸亏老子躲的快。”

许卫国跟何兰两人满脸尴尬,毕竟这种私事在女婿面前,的确是有些上不来台面,见到抽纸,何兰急忙是帮许卫国擦了擦身体,整理完毕后,又拿着拖把将地给拖了拖。

“那个……穆峰,真是谢谢你了。”许卫国看向穆峰的眼神,充满了惊奇,别人几年都无法攻克的问题,他不到一分钟就给解决了,简直就是神了。

穆峰拿着笔,低头在桌子上面写着东西,头也不抬地说道:“别急着谢我,回去抓点药吃,半个月不能同房,忍不住也得忍,要不然可就真废了。”

“是是。”

许卫国没有了来时的怒火,他现在心里面非常的开心,越看穆峰越是满意,没有比这个女婿更适合他女儿的了。

何兰打开窗户,拿着拖把出去冲了起来。

站在外面的许文清看着何兰满脸喜色,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吃惊地看着里面,没想到穆峰还真的做到了,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的医术,真的就那么厉害?!

五分钟后,何兰跟许卫国两人离开了办公室,迫不及待地要回去抓药,解决了十年的心病,他们两人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送走他们之后,许文清回到办公室,却是看见穆峰正靠在椅子上面抽烟,双腿翘在桌子上,跟活神仙似的。

“你……你是怎么治好我爸的。”许文清有些好奇地说道。

“咱爸的病症很简单,只是你们想复杂了而已。”穆峰满脸臭屁地说道,“你们啊,没有我的话,怕是根本就撑不起来中医科的门面啊。”

“切。”许文清鄙夷地看了看穆峰,对于这个病症,她也不方便过多的询问,她走到穆峰的面前,将穆峰嘴里的香烟给拿了下来,随手丢向了楼下。

“以后在办公室里面,可不准抽烟。”许文清没好气地说道,“不知道这边有中央空调吗。”

“哟。”

穆峰起身站在许文清的面前,忽然是笑眯眯地看着她,让许文清的身体有些发毛,她向后退了两步,却是只能靠在桌子上面,她有些警惕地看着穆峰问道:“你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想跟我老婆亲热亲热不行吗。”穆峰笑眯眯地看着许文清,双手撑在桌子上面,将许文清围在了中间。

“你……我警告你,我们的关系可是假的,以后在办公室里面不准喊我老婆。”许文清指着穆峰的鼻子说。

“那你意思,在办公室外面就可以咯。”穆峰笑着靠近许文清,许文清双手推在穆峰的胸前,想要将穆峰给推开,可穆峰这家伙跟死猪似的,根本就不能推开。

见穆峰快要靠近她的身体,她正准备来个提膝时,外面办公室的房门突然打开,只见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美女站在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满脸冷漠地注视着穆峰跟许文清两人。

这个美女有一米七的个头,留着三七分的齐肩短发,五官精致,跟许文清不相上下,但身上多了一些高冷的气质,看见来人,穆峰都是愣住了,没想到他们中医科还有那么漂亮的妞。

许文清趁着穆峰不注意,突然将他推到了一边,脸色有些尴尬地站在旁边,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主任出差回来了。

完了完了,难道刚来就要被赶走吗?

“主任……我们……我们刚刚闹着玩呢。”许文清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跺跺脚,恨不得现在一脚将穆峰给踹死。

主任?

穆峰看着冰山美女,忽然是笑眯眯地走了上去,慢悠悠地伸出右手说道:“主任你好,我是新来的副主任,我叫穆峰。”

“主……主任,我是新来的实习生,我叫许文清。”许文清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心里紧张不已,等待着主任的发落。

书评(483)

我要评论
  • 要跟他&那个什

    “我跟我老公在一起怎么样,要你管!”许文清不甘示弱地怒吼道,“我告诉你老头,我今天就要跟他去结婚,你们谁也管不到我,你们那个什么东海市的海归,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 ,到前&的吗?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 哪里还&还有一

    可现在哪里还能够看到穆峰的身影,根本就不知道穆峰跑到哪里去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许文清急忙上车,准备调头去找穆峰,可她突然看见副驾驶位置上面留着一个钱包还有一个手机。

  • “你把&今天若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许文清怒吼道,“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去结婚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 车里的&怒吼道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 份来说&照片,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下不乱&吻,简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叫好,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在女孩父亲面前强吻,简直是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 是他跑&海角,

    至于说穆峰去哪里,如今有他的身份证号,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够将她给揪回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