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清貌似没想起穆峰会那么在乎关系被被曝光,看见了穆峰走出,她的眼神闪现出一丝笑意,后转身向着外面走去。刚到外面,穆峰就拉着她的手腕向着楼梯走去。“放开手!”到了楼梯间刚到外面,穆峰就拉着她的手腕向着楼梯走去。。...

许文清倒是没想到穆峰会那么在意关系被曝光,看见穆峰走出来,她的眼神闪过一丝笑意,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刚到外面,穆峰就拉着她的手腕向着楼梯走去。

“放手!”

到了楼梯间,许文清甩开了穆峰的手,没好气地看着穆峰,好像是在说,男女授受不亲。

穆峰依旧是不急不慢地说道:“你都是我老婆了,拉个小手怎么了,说吧,你爸找我什么事。”

“我爸妈要见你,说你不去的话,他们就不走了。”许文清双手抱在胸前,有些无奈地说道。

“喂,管我什么事,是你拿着我的身份证去办结婚证的,你有没有搞错。”穆峰说。

许文清拿出一本结婚证,问道:“你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那我就曝光咱俩的关系,那这个工作,咱们谁都不用做了,饿死拉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底细,靠着方主任上位,要是曝光的话,信不信连方主任都跟着你倒霉。”

“你……”穆峰翻了翻白眼,简直是没有救了,什么叫做他是靠着方元上位,他的实力,若不是老头子的原因,他至于那么委曲求全吗。

靠!

穆峰指了指许文清,许文清得意地晃晃脑袋,露出开心的笑容,似乎是看着穆峰吃瘪非常的爽。

“行,不就是见你爸妈吗。”穆峰咬牙道,“见就见,不过先说好,不准让你爸妈在医院里面闹。”

他的美好生活还没有享受够,肯定是不愿意刚到城市就回去,他现在算是让许文清抓住软肋了,不过见父母也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吃亏,能够开起玛莎拉蒂,家里应该不会穷。

两人来到办公室,许文清急忙将办公室的门给锁上了,在来的时候,穆峰还特地将方元身上的白大褂扒了下来,穿在了身上,总算是有模有样,只是离开时,方元有些怪异地看着两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卫国倒是没看过穆峰穿白大褂,此刻的穆峰,一米八的身高,穿着白大褂,身上飘逸出尘的气质,的确是为他加分不少,只是脚上穿着拖鞋,就有些不伦不类的了。

何兰仔细打量着穆峰,他没想到穆峰能够年纪轻轻当上副主任医师,其实换做普通家庭,他的条件足够优秀了,但在他们家里面,可就不够看了。

“你叫什么名字。”许卫国问。

“穆峰。”穆峰随口说了一句,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跟小混混没有多少区别。

看见穆峰的样子,何兰跟许卫国两人不由得眉头皱了皱,站在旁边的许文清也有些看不下去,急忙是推了推穆峰,让穆峰站起来。

“你年纪轻轻成了副主任医师,必然是有什么不凡之处吧?”何兰笑着看着穆峰。

穆峰仔细思考了两下,摸了摸下巴,不急不慢地说道:“除了长得帅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凡之处。”

“……”

许文清翻了翻白眼说道:“你长得那么丑,还好意思说自己长得帅。”

“那我不帅,你跟我离婚啊。”穆峰用巴不得的眼神看着许文清,气的许文清银牙暗咬,她从未想过一个男人那么不希望跟她结婚。

要知道,就算是假的,那绝对也是有成群结队的人要跟她假结婚,可偏偏穆峰就不愿意。

突然。

穆峰猛地站起身来,右手搭在了许文清的肩膀上,搂着她说道:“叔叔阿姨,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那个,我有点事情要跟她说一下,失陪一下。”

许文清想要挣扎开来,但想到面前是父母,只能是赔笑地站在旁边,跟着穆峰来到外面,许文清急忙是打开了穆峰的右手,小声说道:“干什么!”

“想搞定你爸妈吗。”穆峰懒洋洋地问道。

“你想干嘛。”许文清双手遮挡在胸前。

“你放心,我对于小胸的女人不敢兴趣。”穆峰摇摇头,“把结婚证给我,我帮你搞定你爸妈,让他们开开心心地离去,要不然,按照现在的事态走下去的话,那肯定是要吵起来的。”

“你!”

许文清没想到穆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面威胁她,她看着穆峰,最终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你先搞定我爸妈。”

“不行,先拿证书来。”穆峰伸出右手,“两个,少一个都不干。”

“行。”许文清气的将证件拿出来,放在了穆峰的手中,穆峰看了看证件,嘴角微微翘起,急忙是塞入了口袋,没有了这个证件的威胁,他自然是放心多了。

许文清嘴角也是微微翘起,不就是两个证件嘛,大不了再去补办两张就好,算是挂失了。

一大一小狐狸各怀鬼胎,满脸开心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穆峰又是搂着许文清,向着许卫国说道:“叔叔,在医院外面的事情,还请你见谅,不过你要相信,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家女儿在一起。”许卫国冷着脸说道,“你知道我们家的家庭吗。”

“你们家的家庭。”穆峰眨眨眼睛,忽然是笑着说道,“当然知道啊。”

“你知道什么啊。”许文清翻了翻白眼看着穆峰,她根本就没有跟穆峰说过她的身份,只有少数几个朋友才知道,也就是穆峰看见她爸开个好车罢了。

穆峰不急不慢地说道:“不就是叔叔身上有疝气的遗传病,现在还有个不举的症状……”

“咳咳,咳咳……”许卫国突然咳嗽起来,试图将穆峰的声音盖住,他怎么都没想到,穆峰一眼就看出来他的病症了,这个事情,女儿肯定不知道啊。

何兰也是脸色一红,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许文清。

许文清愣了一下,旋即是右手狠狠地掐在了穆峰的腰间,痛的穆峰龇牙咧嘴。

“方元知道吧。”穆峰又补充了一句,见许卫国跟何兰点点头,他恍然大悟地说道,“哦,他肯定也看过了,没有办法治……”

“咳咳……咳咳……咳咳……”许卫国又是开始咳嗽起来,弄的何兰都不好意思地看向了旁边的电脑。

“别害羞嘛。”穆峰笑眯眯地看着两人说道,“那个小子不能治疗,可是我能治啊,绝对包疗效!”

许卫国不再咳嗽,他跟何兰对视一眼,皆是看到眼里的喜色,似乎是没有想到穆峰会治疗这个病,只是旋即,许卫国发现了最关键的问题,他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刚刚说,你能治?”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许文&让他刚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么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 ,哥们&的吗?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 那个什&”

    “我跟我老公在一起怎么样,要你管!”许文清不甘示弱地怒吼道,“我告诉你老头,我今天就要跟他去结婚,你们谁也管不到我,你们那个什么东海市的海归,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 了口气&!”

    许卫国刚说一个字,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穆峰,突然是叹了口气,满脸悲壮地大喊一声:“我愿意!”

  • 把我拐&卖到一

    穆峰耸耸肩,不急不慢地说道:“你们骗人技术还挺先进的,是美国进口的吗?我若是不跑的话,那你们就会把我骗到车里,然后把我拐卖到一个山沟沟里面怎么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