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老子被坑惨了。穆峰于心里面叫了一句,更本就敢回过头,赶忙是拍了一下方元的肩膀,地说:“靠,想起那个母老虎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去去会那个母老虎,看老子昨天不武松打虎穆峰在心里面叫了一句,根本就不敢回头,急忙是拍了一下方元的肩膀,说道:“靠,想到那个母老虎我就来气,我去会会那个母老虎,看老子今天不武松打虎。”。...

妈的,老子被坑惨了。

穆峰在心里面叫了一句,根本就不敢回头,急忙是拍了一下方元的肩膀,说道:“靠,想到那个母老虎我就来气,我去会会那个母老虎,看老子今天不武松打虎。”

“穆峰!”方元没想到穆峰会回去找林优,他急忙追了上去,至于许文清,他的父母来这边,跟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砰。

特护病房的房门刚刚关上,许文清的父母已经是走了过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因为他们在回来的路上,得到了消息,自己女儿还真的跑去领了结婚证。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许文清急忙是推了推父母的胳膊,想让他们到外面去说,毕竟这里是医院,她可不想什么事情都让人听到。

何况是方元都已经说了,绝对是不能在科室里面谈恋爱,现在算算,她跟穆峰两人不是谈恋爱了,是结婚了。

这样的情况,貌似比谈恋爱还要严重,更何况许文清还是实习生,穆峰是中医科的副主任,想到这里,许文清就有些头皮发麻。

许卫国满脸愤怒地说道:“自己女儿偷偷去跟人领了结婚证,长本事了,我跟你妈怎么不能过来看看。”

“爸,你小点声,这里是病房……”许文清急忙央求道。

“你也知道丢人是吗?!”许卫国怒视着许文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别人亲热,你怎么不说丢人,现在倒是还在意面子来了,把那个臭小子给我叫过来,我刚刚好像是听到他的声音了。”

“没有。”许文清急忙摆摆手,她拉着许卫国的手臂说道,“哎哟,我说爸,咱们先到外面说行不行,我这个刚刚来到医院里面实习,我们主任还在房间里面,你若是让他看到了,还以为我多会惹事呢,求你了爸。”

此刻的许文清,没有了先前的那种火气,现在危机当头,哪里还敢跟许卫国动气,好在她说话软下来,让许卫国的脸色好多了。

何兰在旁边叹道:“哎,先到外面再说吧,你这个孩子,你说结婚那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说结婚就结婚……就算是结婚,那个男孩也不跟你一起去,还是你一个人去找人办的,你说我们家闺女是有多差,还需要死皮赖脸地跟人去结婚。”

“有多差,你自己问她去吧。”许卫国甩了甩手臂,转身向外走去,说到死皮赖脸,他又想到许文清当着众人面,追着穆峰跑的事情,当即更是生气。

他许卫国是什么人,虹川市首富,在全国都是能够排的上号,他的女儿,怎么也要嫁给京城的红三代或者是门当户对的公子,可她选了什么样的人!

身上的衣服,加起来都不够一百块的,他们父女吵架,还蹲在那边看热闹,一副懒散的样子,看起来就不是一个有上进的年轻人,这样的人,许卫国怎么可能愿意!

何兰看着自己的女儿,焦急地说道:“文清,你不能这么任性,那个男孩家里是做什么的,他是干什么的,你了解多少……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的让妈妈很伤心。”

“妈,你都说了,你不会管我……”

“跟她废话什么,我们到你办公室,让那小子来见我们。”走在前面的许卫国,猛地转身,打断了许文清的话。

“不行!”

许文清听到父亲的话,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开玩笑,刚刚方元才说过科室的规矩,这若是让科室的人知道了,那她千辛万苦弄的实习名额可就没有了。

那个该死的穆峰,能混个副主任,肯定有关系,那他肯定会借着这层关系将他给赶走,自己留下来的,她绝对不能够让穆峰得逞。

“你说不行就不行吗?!”许卫国挥挥衣袖,大步向着办公室走去。

许文清想要追上去,可她担心父亲会说错什么话,她只能是紧跟在后面,心里悻然,幸亏她的主任出差,还没有回来,否则的话,凭着主任的性格,指不定就会将她撵走了。

传说,她的主任,可是出了名的女魔头,人人都是害怕。

许文清一家三口来到了办公室里,许卫国坐在椅子上面,瞪着许文清,意思非常的明显,若是不去叫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不会了解。

何兰也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好。”沉默了片刻的许文清,终于是忍受不住了,她看向许卫国说道,“不过我若是叫他来的话,你们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们科室禁止谈恋爱,他是这里的副主任医师,你们不能说出我跟他的关系。”

何兰轻轻地拍了拍许卫国的手背,许卫国冷着脸说道:“行,打电话叫他过来。”

当许文清找到穆峰时,穆峰正在沙发上坐着玩手机,也没有跟林优说话。林优也懒得理会穆峰,两人谁也不搭理谁,倒是让方元有些困惑,不明白穆峰回来到底干什么。

在房间里面有些尴尬,他也只能跟林伟军聊着天,等着穆峰了,他还真担心穆峰又报复林优。

咚咚咚——

房门响起,只见许文清推开房门,伸出了小脑袋来。

“有事吗。”方元问。

“方主任,我来找下……找下穆主任。”许文清硬着头皮地喊了一声,即便是心中不情愿,但现在到了单位,哪里还容得了她那么任性。

“干什么。”穆峰警惕地看着许文清,现在的他,已经将许文清划归到了魔女的位置,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单纯,但心里面实在是大大滴坏。

“穆主任,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请教,还有就是我爸妈听说我在你手下实习,所以想见见你。”

“不见!”穆峰摆摆手,开玩笑,强吻了他们的女儿,现在进去的话,会不会让他们用乱刀给砍死。

许文清两眼一瞪,气鼓鼓地看着穆峰,给他点好脸色,还蹬鼻子上脸了,当即,她低头看了看她的包,准备跟穆峰来个鱼死网破,坐在椅子上的穆峰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说道:“哎,算了算了,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吧,别在这边打扰病人。”

书评(429)

我要评论
  • 小,我&见啊!

    穆峰忽然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前,旋即是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我说你胸小,我不喜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啊!”

  • 因为她&懒人似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 还以为&竟然是

    许卫国气的浑身发抖,他没想到,乖巧的女儿,敢跟男人做这样的事,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女儿随随便便找个人来糊弄他的,但他发现,竟然是真的。

  • 怒吼道&,“你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许文清怒吼道,“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去结婚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 地停在&穆峰,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么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 她就那&强连了

    “你跑什么!”许文清愤怒地看着穆峰,她就那么让人害怕吗?!她好歹是堂堂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想要追她的男人,都能绕地球三圈了,就算没有这个身份,在学校里面追她的人,也有一个加强连了。

  • 赶去,&来合法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