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望着下方天地突然间露着笑容,接着深深地的吸了口气以一种传开世界的非常大声音向其正式宣告:“吾乃——最原始天魔是也!” 声音肆无忌惮狂妄,就犹如他的本性像。 虽然下一秒钟就抬头一看一个遮天遮日的尾巴抽了过去的,缠在尾巴上的絮乱风雨让他一瞬间...

他看着下方天地忽然露出笑容,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一种传遍世界的巨大声音向其宣告:“吾乃——原始天魔是也!”

声音肆意狂傲,就如同他的本性一样。

但是下一秒就只见一个遮天蔽日的尾巴抽了过去,缠绕在尾巴上的絮乱风雨让他瞬间变色,但只是刚说出一句“贱畜好胆”就其瞬间抽飞到裂缝之中。

“妈的智障啊!”李泽华就想吐槽了。

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反派在打斗之前非要废话一通,就像刚才那个自称原始天魔的傻大个子,他好好的潜入世界然后进行破坏不行吗?非要在天裂的大口处装一下逼,现在好了,成了真傻逼。

鲲鱼之身的实力何等强大,单轮力量上即便是神灵也无法比肩。李泽华也知道自己的弱点,那就是小范围机动性太差和对这个躯体无法进行好的掌握。

但没关系,一力降十会,什么魑魅魍魉统统一尾巴扫除!

天空中的那道裂缝真可谓飞速的扩大,仅仅从出现到现在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就已经扩张到万米的长度,而且这个开辟的速度还随着面积的扩大几何性的成长。

李泽华盯着这个裂缝稍微入神了一点。

哪里就是世界的屏障被撕裂的证明,也是出口。如果自己无良一点扔下这个世界的人不管的话,直接穿过那个裂缝直走就可以进入混沌之中。

那样,自己就可以回家了。

想想的话,良心这个东西有些时候真是可有可无。现在自己的内天地已经扩张到三丈之高,容下一个人的话还是绰绰有余,也就是说完全不必兵解转世回家了。

但良心虽说可有可无,但李泽华不喜欢欠人人情,怎么说这些个神灵对自己帮助挺多而且这个世界的族人也对这个肉身抚养的十七年。有些事情如果真的做了,那以后就会像根刺一样扎在心底吧。

李泽华所掌握的鲲鱼发出一声呼啸,就翻身向下。

体内的风雨权能极速的运转,经过鲲鱼之身的振幅达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只见鲲鱼张开嘴巴,地上滔天的洪水顿时扭转方向化作一根根滔天的水柱没入鲲鱼的肚子里。

这种毁天灭地般的神力有些让李泽华沉迷其中,但他有一点也清楚。这个力量就算再强也不过是外力罢了,是被别人赐予的,并不能被自己彻底掌握。

鲲鱼汲取足够的水量就又发出一声长鸣的呼啸,转身就重新飞到天空。

到了现在裂缝已经达到了可以容纳鲲鱼进出的地步,鹿神警告过自己,在离开世界屏障之后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转换两个躯体,最好直接就用鲲鱼之身进行穿越,李泽华也不迟疑,转身就穿了过去。

现在的屏障完全没有一丝的阻碍,可是外界也并非就是混沌。世界屏障虽然就像鸡蛋壳一样保护着里面的世界,但也并非这两者就是全部。在世界外层还有一段距离的世界领域,那是世界延伸出去的空间,根据世界的大小而不同。

可是李泽华的眼下并非完全如此。

两个世界的即将融合造就了一段面积庞大的空间区域,就算比起之前的围楼里世界也仅仅稍小一些罢了,但这里非常的不稳定,一个个肉眼可见的空间乱流随处可见,两个世界不同的规则在这里不断的碰撞着变化着也融合着。

李泽华盯着对面,哪里也是同样一个好像半圆的世界,对着自己的地方裂开一个口子,从裂缝中不断钻出漆黑的人影。

就算是瞎子,也能感觉到这些东西绝非善类。

“你这家伙也终于出来了。”

声音的主人自然就是刚才的那个原始天魔,只见到他发出一声狂笑,然后就恶意的盯着对面的李泽华。

“如果你现在愿意臣服于我,做坐骑的话,刚才的事情既往不咎。并且传你至高无上的天魔功!再赐予你想象不到的荣华富贵!”

“聒噪!”

李泽华回应他的只是又一尾巴,但在这里却被他轻巧的躲了过去。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原始天魔冷哼一声,然后浑身泛起黑气,“像你这样的孽障哪里懂得神功奥妙。那就先让你尝尝我的天魔四蚀,看看经过“蚀肉蚀骨蚀经蚀魂”之后还能这般嘴硬吗?”

李泽华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见到原始天魔一闪而过眨眼就到了自己面前。

好快!

但李泽华根本就没时间惊讶,原始天魔冷笑着具现出一只冒着黄与黑交错的元气大手,恶笑着把它伸向鲲鱼的脑子。

砰!

另一股力量瞬间而至,与之完全相反的力量将它一招击溃!

“什么人!”原始天魔口中厉声吼道,但手中的魔气却丝毫不见停下,眨眼就又是几倍威力于之间招数眨眼成形。

那是绿色的元气大手,散发着腐臭的恶气,足足数十条从其背后伸展出来,向着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攻击过去!

“天魔裂地、天魔撕天!”

眨眼间双方就相互攻击了上百下,两方招数掀起的冲击都席卷了周围百丈空间,而且这种极快的攻击速度甚至让李泽华都看不清楚,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之前的哪一尾巴是多么的侥幸。

要不是原始天魔刚来这个世界,自己又乘机偷袭也不可能一击就将它打飞出去,这完全是运气使然,否则的话自己这个大身子对他而言是绝佳的靶子,根本任其揉虐。

当然,自己尾巴太大也是主要一部分原因。

待到过招至此,两位也都知道对方不是轻易便可拿下的小家伙,就稍稍收手,而到了现在李泽华才看清这个突如其来的神秘人是谁。

雨师,赤松子。

虽然是雨师,但刚才却操手着风火之术,精妙无比。各种招数信手沾来,和自己相比不知道超出何等距离。

原来以前的自己完全就是井底之蛙,还鸣鸣得意。

看电影的时候感觉火神祝融也不过与此,但现在看来完全是胡说好吧!怎么看他们也都是远古大神啊!就算是只猪活了这么多年也修炼成仙了啊!更别提这些人本身就天赋异禀了。

“你先走这里不适合你。”赤松子挡在李泽华的面前,依旧风轻云淡的淡淡开口,“去解决那些魑魅魍魉吧,哪里有些麻烦。”

“嗯。”

李泽华也不多说,转身就向着离开此地。而原始天魔见到自己看好的坐骑就像溜走当然就不乐意了,瞬间又轰出几十招但全部被赤松子一一拦下。

然后原始天魔就知道是不可为,看着对面的乘骑白鹤的蓝衣青年嘿嘿一笑道,

“阁下神通了得,但我们本可以携手共进。只要将那只鲲鱼交于我手,我便立即投身于你方,你看岂不美哉。”

赤松子神色依旧,好像没有听到对面的话。

别提是这个魔头所言,根本不可信,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做。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聒噪,再且战来。”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417)

我要评论
  • 顶点小&新刷新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