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的灾难让人们都集聚到了一起,椿家也是像。 母亲在三天前就把爷爷接回家中,外面呼啸声的风月完全很大影响不了里面的温暖。 前天那顿早上是两人最后一次的朋友见面了。湫这一次回去会始终化身鲲鱼,一直到大劫到来时负着起这个小天地。...

天地的灾难让人们都聚集到了一起,椿家也是一样。

母亲在三天前就把爷爷接回家中,外面呼啸的风月完全影响不了里面的温暖。

昨天那顿早晨是两人最后一次的见面了。湫这一次出去会一直化身鲲鱼,直到大劫来临时背负起这个小天地。

众人虽然对于这个劫难颇为担忧,但也保持着一丝期望。

毕竟世界的融合会让世界的力量极限提高,同时也会让所有人的能力翻倍的增加,寿命也大幅度提高,而这个才是很多人的重点。

李泽华从一开始鹿神的口中就知道——自己化身鲲鱼来背负青天的原因是可以让世界拥有机动性。这样才不会让这个“里世界”随着世界的融合随机融入其中。

换句话说,就算李泽华不背负青天众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众人也会安稳的度过这场劫难。

但是会在融合的时候随机到各种地方,但这一点就很可怕了。

自己这一族虽然天赋异禀,一生下来就拥有权能,但也相应的人丁稀少。而且这还是经年没有战乱的结果,如果再发生什么意外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所以把“围楼里世界”融合到一个优秀的洞天福地之中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且作为神灵的他们已经探查出来,对面的世界虽然也是像自己这般一个仙侠,哦不武侠的世界,但并没有生成阴间,天庭这种附属世界。

两个世界的融合不仅仅是面积的扩大还是规则的互相补充。如果运作好的话,也不是不能成为天庭地府众的可能。

如果能达到那种地步,才是万世不移的立足之本。

毕竟…这个里世界就是充当这个世界的地府和天庭,先天就有基础。

这些道理李泽华都明白,他也只是尽力而为不行就弃,并不死撑。

…………….

在地上的人偶尔会感觉到一股巨大阴暗掠过天空,他们知道是什么,并不会慌张。椿在这一天却呆呆的趴在房间的窗口,一点都不在意冷若寒刀的风打在脸上的感觉。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许多纷杂的思绪反而因为重新回到家中更加杂乱了。不过今天还好了,就好像一觉醒来,睁开眼就看到玻璃上晶莹的雪花忽然平静了下来。

不过也对着窗外看了一个早晨,要换做湫的话来讲就是像个“傻逼”。

“你在看些什么?”

老人从身后走了过来,搭在椿的肩膀上同看着外面的风雪。

“爷爷。”

椿有些惊讶,自己太过于愣神了以至于爷爷的靠近都没有发现。

老人很老了,皮肤皱褶的像一块块树皮,而满头的白发甚至能垂落地上两三米,每天必须梳理好卷在头上才可以正常走路。

他的年纪太大,比起湫的奶奶还要大的多。他已经到了大限将至的时候,随时就此去世都有可能。

其实,世界的融合对于这些老人是有着最大的好处。他们权能强大,上百年的岁月也让权能的掌握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只要融合成功就寿命立增。

椿把手放在爷爷的手上,两个人一时同看着外面的风雪。

“你的内心很杂乱。”

爷爷的声音很平静,而这种平静也随着他衰老的手掌传达到椿的心中。他没有看着椿反而依旧看着窗户,然后一点点抬起头看向天空。

“就好像这外面絮乱的风雪一样。”

嗯。

椿是点点头,爷爷虽然老了,但心思反而返璞归真,自己这段时间的反常都被他看在眼里。

可是爷爷并没有训斥什么,只是伸出一只手接过一朵雪花,然后递到椿的面前。

“每一个人的每一道思绪从一开始都是一朵雪花,晶莹简洁还很美丽。不过思绪是会增加的,但你想的越多的时候,它也会就愈加繁杂。

有些情况下它依旧条理有序,反而因为思绪直接的碰撞带来充分的灵感和智慧,这些都是好的表现和正常表现。”

椿不知道爷爷想表达什么,但爷爷身上散发出一种“生”家族独有的安静味道,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和奶奶之间的故事然后睡着。

爷爷也没有看着椿,他依旧望着外界,口中的话并没有停下来。

“但也有的时候它会搅合到了一起,然后像一团拆不开的线团那样难受,就此扰乱你的思维运转。然后就会化成外界的暴风雪那样给你带来莫大的难受与困惑。

爷爷知道你现在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选择。

这个选择可能给你带来幸福,也可能让你万劫不复。但如果你感觉自己的内心是外界的暴风雪的话倒是可以给你支一个招。”

“什么?”

椿有些忍不住的问道。

爷爷嘴角笑了笑,然后缓缓开口,

“扔硬币吧,重要的不是结果。

是在你扔硬币的时候,在它落地之前,你心中一闪过的期望,那就是你的答案。”

爷爷最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缓缓的转身离去。

椿只是依旧站在哪里,一动不动。

爷爷走的很慢,但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见一声硬币落地的声音,然后那块硬币向前滚到了自己的旁边。

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印着鱼的图案是朝上的,而那个图案还专门被人用染料染成了红色。

红的喜庆,红的火热。

他缓缓走到楼下大厅,在没有人的地方再度打开窗户。

外面的暴风雨依旧絮乱无比,但里面的人心却渐渐安定。

依稀之间好像头顶飞过一团巨大的阴影,主以遮蔽一切光暗的巨大阴影,但因为离地面太过于遥远所以也只是很快过去了。

他看着那巨物离去的天空,白茫茫的一切遮蔽了所有的视线。他忽然想起四月成人礼时椿带着的那条红鱼。

活泼且善良,红色中带着喜庆。

从样子上感觉……和之前的巨物颇有些相似,但,

早已从根本上已经偏离成了两条道路。

所以啊!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抱着侥幸的心理,越加的深入只会让你到了最后越加的伤重。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143)

我要评论
  • 正在手&新刷新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