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就这样就对望,眼神是心灵的窗户,玻璃窗眼神通过第一次真正的交流。 “但实际上你想找的是湫吧。”椿突然间张口,她早已明白自己不论是灵婆也好,但是木神也罢,他们对自己的尤其对待都是源自湫身上来的。但自己也但是而已一个死皮赖脸缠在...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对视,眼神是心灵的窗户,透过眼神进行第一次真正的交流。

“但其实你想找的是湫吧。”椿忽然开口,她早就知道自己无论是灵婆也好,还是木神也罢,他们对自己的特别看待都是源于湫身上来的。但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死皮赖脸缠在他身边的女生罢了,甚至关系都不算多好。

突然四周突然升起的烛光平淡安静,今夜的星光非常明亮,但照在椿的眼中却非常的暗淡。

“可是他不在,我今天并没有和他在一起,让你失望了。”

“你叫椿对吧,很好听的名字和漂亮的人。”鼠婆没有回复她这个问题,而是向前一步弯下腰凑近了她的脸,“可是在以前我比你更美丽,美丽十倍不止。”

椿看着她这张仿若老鼠的脸再结合她的话感觉有些恍惚。

“你不相信?可我当年的确是冠绝天下的美丽。”

鼠婆虽然驼背又老态龙钟,但说这话的时候,胸膛也挺很直。

“不要多想了小姑娘,我这里的目标就是你。”她回复到刚才的话,然后脸色稍微严肃了一些。

“我有什么。”

“你为了那个人间的男孩和灵婆定下了约定吧!可你就这么相信他吗?”

“你怎么知道,你在一旁偷窥?”椿有些皱眉,她关于这件事有些反感。

“不不不。”

鼠婆摸着自己肩膀上的小老鼠,呵呵的发出小声,“这个世界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只要有老鼠的地方就有我的耳目。”

椿看着她的这张仿如老鼠的脸有种感觉,或许灵婆养猫的原因可能就有她的一部分呢?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跟我来吧,我可以教你怎么运用自己的能力,而且还可以帮你做到你做不到的事情。”

椿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咬牙。但是鼠婆这一次居然头也不回,然后翻开荒丼里面居然内有天地。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荒丼之中,椿才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向内跳了下去。

呼啸的风刮过耳边,荒丼很浅只是里面另有通道而已,深邃幽暗的荒道也不知道通向何处,但仿佛如同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推开它就是新的故事。

椿并不是太害怕。

无所谓阴谋,无所谓陷阱。

只是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图谋的了,就算是灵魂又有何妨。

鼠婆走在前面,地下荒道阴暗且深邃。她一手掌着灯火,一手拿着红伞,走路的姿态摇曳优雅,如果是一个身材苗条婀娜多姿的美人那自然是仪态万方的美丽,但放在这么一个怪模怪样的老太婆身上,只能说有些诡异。

墙壁上挂着蝙蝠,但也动也不动,暗红的眼睛注视走走来的二人。

一个转晚就又到了一个地洞,这里四周被火把照的非常亮堂,上下左右也有一个十来丈的面积着实不小。椿的正对面的墙上刻着一个“水”的石头大字,而正右侧却是小阁楼,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灯笼显的非常喜庆。

但是最中央的地方却还有一口井,这口井是被密封着的。不过椿走近的时候好像闻到了一丝恶臭。

放眼望去,还有隐藏在角落和阴暗之处的各种老鼠,椿依旧有些皱眉。

灵婆的猫和鼠婆的鼠是相对的。

灵婆掌握着好人的灵魂而鼠婆掌握着坏人的灵魂。

但是本性上,椿更亲近于猫,哪怕是浅薄的因为它更可爱一些。

“真是大小姐脾气啊,但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你的意志而转移。如果你真的喜欢猫怎么会来这里,如果你真的相信灵婆和湫会遵守约定,否则你也不会来我这里了。”

鼠婆走近了她的身边,这样缓缓开口,语气就像恶魔的呐呢。

“可是喜不喜欢,我却决定。”

椿却扭过脸,不再看她。

鼠婆呵呵了三声,却只是看着地上来回爬动的老鼠开口,

“固然如你所说,我也知道;

、老鼠是低贱、老鼠还没有远见;会恶心、会怯弱、会多疑、但是…也会活着。无论什么样的环境她都能活着,即便是人类灭绝了也一样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椿下意识的有些动容,她看到这一刻鼠婆的脸上竟是这般的峥嵘。

不知道为什么,她也同时有一种感觉,或许,在过去她的确比自己要美丽十倍,一颦一笑皆倾国倾城。

……………

的确,阳光只持续了这么一天,从此之后人们再也没有看见过太阳的升起了。

李泽华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是茶鸡蛋和油条加甜豆腐脑。

还好这个世界只吃甜豆腐脑,万一是咸的还是让它世界末日算了。

然后李泽华稍稍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椿,也不知道她这两天去哪了,回头之后居然还有精力做了早晨。

李泽华也不管太多,闭上眼喝完最后说了声吃饱了起身看向窗外。

继续被白茫大雪覆盖,甚至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凶猛。

大地陷入干旱,木系的灵力也极速的下降,而且现在非常容易染上瘟疫,每一个人都有着不详的预感。

李泽华甚至能够感觉到大地深处“火”的渐渐内敛,同时相应的是远方那股汹涌澎湃的“水”壮大到一种不可附加的地步,一股玄黑色的力量扭曲天地几乎肉眼可见。

在很多神话当中都有洪水灭世的传说。

基督教的诺亚方舟,中国的大禹治水,苏美神话的恩基造船等等,全部都寓意着洪水的劫难,那么现在也轮到这个异世界了吗?

在原著当中,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海天之门重新开启劫数的到来。而鹿神说计划会提前,那么就是最近时间了。

李泽华并不担心自己,对他而言自己早就准备好了后路。鲲鱼背负青天的事情自己是尽力而行,但不能的话也不勉强,就直接躲入内天地遁入混沌回归地球。

唯一有些担心就是奶奶,她是真心关爱自己,哪怕从自己出生时就知道自己是一个穿越者,也愿意抚养自己长大成人。

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感觉挺对不起她的。

不过唯一让自己欣慰的就是这次世界融合之后,所有人的权能都会得到提升,相应的寿命也会大大增加而奶奶也是一样。

或许在有一天还能重新见到她。

李泽华脱掉外套,转过头看了一眼继续低着头吃饭的椿,然后说了声“我走了”。

直接从窗口跳出,在风雨的权能下迅速的冲出围楼然后飞到天上,顺着雪风化作遮天的鲲鱼。巨大的身躯真是遮天蔽日,一瞬间甚至底下的人们都错以为是天黑了。

相比于原著的那条李泽华差别实在太大。

不仅仅是身躯大小上的差别,而且还有颜色上的。

一开始自己的确是一条红色的鲲鱼,但发展到最后颜色愈加深重,居然化为了深紫色近乎发黑。

现在也只有尾巴还带着原初的红,没有变化。

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因为神灵早就专门说过这件事,让他们对此并无任何抵触,甚至还带着祝愿的期盼。

看着这一幕的人,并不包括椿。

她还是坐在餐桌上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忽然摊开手,将手中剩余的粉末倒在自己的豆腐脑里一饮而尽。

味道咸咸的可以说是极差,但李泽华的那份是甜的倒是不假。

到了现在,她的确怎么不相信灵婆的话,也怀疑李泽华的承诺。

哦不,他根本就没有做出过任何承诺,只是为了应付自己答应了灵婆的话罢了。

鼠婆有一点让她非常认同。

就是有些事情,必须由自己来做;至少日后后悔的时候……也有个发泄的对象。

这个时候她才重新看向窗外,但那条巨大的鱼已经走远了。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说ww&ook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