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金属在阳光下却闪亮着金色的光芒,它随着暴风在天空中行成了黑色的龙卷。这一次在李泽华的掌控下,再次释放出的权能突然爆发出比上一次更为可怕的的杀伤力。 这是金属的风暴。相对于之后的纯粹龙卷,高频率振动好旋转的大风相对于交割机还得更强劲十分...

黑色的金属在阳光下却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它随着暴风在天空中形成了黑色的龙卷。这一次在李泽华的掌控下,再度释放的权能爆发出比上一次更加可怕的杀伤力。

这是金属的风暴。比起之前的单纯龙卷,高频率震动好旋转的大风比起交割机还要强劲十分。

招数和之前的龙卷很是相似,但瞬间就搅杀了区域内的一切生物。而那之后,剩余的残骸化作深红色的血雨降落下来。

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这一幕让很多人都震惊了。大威力的招数也不难见,但像这般凶残暴虐的大招却让人心中发寒。

李泽华抬起头,深黑的眼瞳映照着空中的血雨。但在它还未降下来的时候他却又抬起了手,体内名为“雨水”的权能驱动着眼前的血红化作箭刃射杀出去。

一时间,周围百米的姑获鸟同时受到攻击。但只是一声声的哀叫却没有击杀一只姑获,毕竟招数过于分散,但也给很多人一个攻击的机会。

虽然没有击杀任何一只,但造成的价值却不比它小。

李泽华面无表情的向前踏步,身后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不远处两只窥视的黑水蚂蚱也低声嘶吼了一下,渐渐退去。

虽然黑水蚂蚱并不向姑获鸟那般天赋秉异,但实际战斗力要远远高于这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而这两只黑水蚂蚱的退去,估计也是看李泽华的实力已经是它们所不能对付的程度了吧。

不过李泽华并不会掉以轻心,如果说这场危机的主要目的是自己的话,那它们肯定会再度卷土重来,而且要远比这次强劲。

忽然间,李泽华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转身他望向中央河道的下方。

哪里,有一个绿裳右衽的姑娘还在像一只臭虫样的挣扎。

…………

或许就是一只臭虫吧。

椿现在是非常痛恨自己弱小和无知。

自己脱离湫之后,奔向了人群当中很快就找到了父母。但自己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帮助,反而要保护自己,他们两个人的处境更加艰难了。

有些人的权能天生就不适合战斗,其中以“木”系的能力最为出名。虽然其中也有一些刁钻古怪,阴暗毒辣的权能,但其中并不包括椿的一家。

她的父亲“树”的权能是木的生长,母亲“凤”和她相似是“海棠树”。这两者都不怎么适合战斗方向,如果做辅助还是不错的。

但毕竟作为成人,要远比孩童熟悉自己的能力。而即便是不适合战斗的能力也将威力发挥的有模有样。

可是,好像怪物放弃攻击李泽华之后,就将目标转向了这一行人。

刚刚解决掉的一只姑获鸟又有一只双头和两只单头的姑获加入进来。足足三只姑获在空中目露凶光。

“这怎么可能!”

椿的母亲凤,见此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从一开始他们面对的都是一只而已,但即使是这样都已经很艰难了,可是突如其来的三只这怎么想也不科学!

自己这行人并不像是李泽华叼逼的存在,面对包括双头的三只绝对不可能胜利!

“椿你快走!向着家的方向跑,我们马上跟来!”

椿父当机立断就做出决定,然后准备用自己二人来抵挡这三只虎视眈眈的怪物。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姑获鸟的眼里椿才是重点,他们的眼中已经露出凶恶的光芒。口中发出扰人心神的尖锐鸣叫,然后爪子一闪就向着三人抓去。

砰砰砰!

这是碰撞声和摩擦之间带来的尖锐声。

只见到三人周围地上飞快生长出一圈健硕的海棠树,然后严严实实的将三人包裹其中,彻彻底底的抵挡所有攻击。

椿父的“生长”和椿母的“海棠树”两者结合的成果就是一秒之内便可以成长出抵挡攻击的健硕树木。

外面三只姑获鸟疯狂的攻击着,而里面黑暗的树内空间让三人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椿父顿了顿神,然后立刻开口,

“椿,如果没有其它事情我们就一直待在这个树木空间里等待救援。但如果还有什么突发状况。我们会拦住这三只姑获鸟,你趁机就跑!”

“爸….!”

“你不用说,你的意思我明白。”椿父呼吸了一下,然后表情稍微温和了一些,“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我们知道轻重,都是成年人了,也不会做出什么激进的英勇行为。我们会注重躲藏保命为主。一有机会就一直建造树木空间。放心吧!我们可是很惜命的。”

椿咬着嘴唇,再一次的将哪里咬的发紫。父亲的话就像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自己开始无脑的英勇行为就是给别人带来麻烦。如果不是自己的话父母的处境也不会这么差,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跟在湫的身边,现在已经安定了。

有能力才叫做帮助,没能力就是捣乱。椿并不打算说什么了,一开始的错误就从这里修正吧。

姑获鸟一直都不停歇的攻击着外表坚固的树皮,双方带来的摩擦声尖锐且扰人心神。虽然姑获鸟的攻击力度很强,尤其是双头的那只一击便抓出好几寸的深度。但是海棠树生长的速度却更快,姑获鸟的攻击完全都是徒劳无功。

然后又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躲在树内的三人忽然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砰!!

突然一股从未有过的巨大力量冲击着海棠树,只是两击就将原本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防御树面给撕裂开来。

然后在三个人的眼中就看见从树木裂缝处露出一个巨大的眼睛,其中略微发红的眼瞳居然人性化的流露出愉悦的目光。

很显然,它的快乐就是自己是悲剧。

但很快那只眼睛的主人向空间里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同时伸出一爪就将海棠树彻底撕裂了。

彻底暴露到空气里的三人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安全感,而这是开始时掠走湫的那只黑水怪物一模一样的家伙,巨大的身躯和凶恶的外表都让人知道和这些姑获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正在手&说ww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