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还好,并也没什么太太过更长远的以后。直到劫数的那一天自己就也可以回家去了。 李泽华定了定心神,接着目光再次投到前方。眼前的是热闹的场面和欢愉,在还也没回家去的现在的,占时先可以享受这一切吧。 这一次,椿稍稍要比他多半步。 所以这一...

不过还好,并没有什么太过于长远的以后。等到大劫的那一天自己就可以回家了。

李泽华定了定神,然后目光重新投向前方。眼前的就是热闹和欢愉,在还没有回去的现在,暂时先享受这一切吧。

这一次,椿稍微要比他多半步。

因为这一次的庙会她的意志才是主角,李泽华更多的是陪她一起逛一逛这难得的欢愉。

前面是难得欢乐的椿,而周围是同样欢愉的众人。李泽华仰头望着天空,阳光明媚,甚至有些浓烈的光灼热了自己的眼睛。

仿佛间回到了成人礼那天第一次仰望人间的太阳。

突然间李泽华表情大变捂住心口,就在刚刚心尖猛然发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一种熟悉的心惊,和这个猛然来临的心血来潮十分的相配。

“你怎么了,没事吧。”

前面的椿很快就发现了李泽华的状态不对,然后马上停下来看着他有什么问题。

“没事。”

李泽华放开手,一瞬间就恢复到了之前的平常笑容。

“只是突然间感觉心脏跳的有点快罢了,并没有什么大事。”

“那就好。”

椿听此便没了兴趣,转身重新向前。相比于只会惹自己生气的湫来讲,这个庙会更加有乐趣的多。

李泽华也紧跟着步伐,只是看着椿的眼睛稍微眯合了一点。

刚刚的心惊让他想起了一种同样的熟悉感。就是在成人礼的红鱼时光,哪一种若隐若现的窥视,好像重新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阳光依旧,娱乐往常,在这个青天白日怎会有魑魅魍魉滋生的道理。大街小巷来往的人群逐渐将热闹的气氛推向高潮,而李泽华也是一样,和之前一样跟着椿的步伐,然后一点点融入这场欢乐当中。

…………

秦腔戏和木偶戏、其中还有相声、双簧的演出。这些东西甚至很多现代的专业人士都无法比拟。

毕竟在这个世界的人不愁吃喝,而且天赋秉异。在悠久的岁月当中有足够的时光来磨练自己喜欢的爱好。

其中还有很多套圈、摇彩的游戏。这个时候的众人都默认的不使用权能,光靠眼力和运气来试一试自己的能耐。在这方面大人是比不过小孩子的,往往他们的准确程度要高的多。

其中最为让两人喜欢的是变戏法。

在这个世界的变戏法完全达到了神鬼莫测的地步,一个个精湛的戏法表演一点也不逊色于前世的魔术。

虽然椿看的流连忘返,但最为重要的节目却即将上演。

那就是赛龙舟。

凡间的赛龙舟是在五月初五的端午节,但在这个里世界因为要祭祀海神娘娘所以放在了这一天。

“我们快去,晚了找不到好位子了。”

当即椿就拉着李泽华的手,向着河边的中心地带奔赶。

还好因为身材娇小,两个人硬生生的挤在了前面,一个临近河边的位置上。

一排排头系各色头巾的汉子坐在船中,只等一身令下便准备冲出去。

所有人都集中精神注视这场比赛,唯有李泽华的愈加的心绪不安。

在经过鹿神的话之后,李泽华根本不会将这种思绪当做一时的错觉。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维持着表面平静的他,一路上试图找到令自己心惊的根源,但发现完全徒劳无功。只有这种感觉愈加的强烈了。

但自己又没有鹿神和句芒的联系办法。虽然这个世界是一个低等仙侠,但自己并没有千里传音之类的远程通讯本事。

不过,李泽华却忽然一点点的将目光停留在了那群等待冲刺的龙舟汉子身上。

裁判的是一个水家族的长老,他简单的穿着一个短袖和灰色的短裤。虽然一百五十岁了却能看得出身体依旧倍棒。

他一脸沉稳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年轻小伙子们,然后就在时辰位于午时的时候,骤然以一种惊人的气势吼出“开始”。

所有汉子都爆发出吃奶的力量,每一个龙舟都如同脱弦之箭射了出去,没有例外。

这个时候李泽华有些抽了抽嘴角。

他刚才之所以关注龙舟是因为一般电影剧情当中,隐藏的危险一般就在最容易令人忽视的光明场所,而对于现在的情景李泽华感觉就是龙舟了。可是现在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么之后呢,之后一般电影剧情是什么呢?

那大部分都是主角身边的好友突然变异。

然后李泽华转头看了看椿,然后发现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群龙舟的加速冲刺,心思随着它们上下起伏。

“我看中的是红色头巾的蟠龙舟,它们已经连续四年拿到第一了。他们的航行就如同鲨鱼一样迅猛!这一次再拿到手的话就是五连冠的荣耀了!”

“哦,那真厉害啊。”

李泽华无精打采的回答道,他的心思完全不在上面。

可是隐约间,他好像听到什么丝丝的声音,顿时就集中精神观察四周。

可是下一秒,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碰了碰自己的脚。本来还以为是谁不小心踩到自己了,正准备挪挪的,可是那个东西突然就裹住了自己的腿,然后一股大力就将自己抽上了天空。

尖锐的叫声从自己的口中发出快要刺破喉咙,呼啸的风从自己脸颊的脸边挂过带来一丝刺痛。就在这短短的一秒当中李泽华从地上瞬间飞到了天空,自己的头顶就是碧波蓝天。一种熟悉至极的过山车的感觉好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而自己也好像听见了那绕梁不绝的尖叫和惨痛声。

自己随着向上逐渐飞到了最高点,而那股大力在上升过程中逐渐耗尽。正当李泽华想要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缠绕自己脚脖的东西却还没有放手,它现在却又一转向下,准备将李泽华抽入地下。

紧急之下李泽华也来不及做什么,反手就是一个风刃切割在那个莫名的东西上,然后只听见一声“嗡”的叫声,和风刃入体切割的快感,自己又一次的向下坠落。

但这一次,这种自由落体的感觉却给李泽华带来的莫大的欣慰。

噗通的一声落入河中,不过幸好自己上辈子为了看美女专门学了游泳。然后身子一扭又翻回了河面。

“啊呼!”

李泽华连忙大口的呼吸,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虽然现在自己的要好于前世,但这一连串心惊肉跳的感觉身体还是有些撑不住。

赛龙舟的人还在继续,但是岸上的人却把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哦不,并不全对,应该是自己背后才正确。

李泽华颤巍巍的扭过脑袋,然后看见的…….是一双比自己脑袋还要大的眼睛。

自己的嘴角一抽,感觉到天空都开始旋转了,这种剧情的展开不对啊!

甲辰月,丁亥日。

诸事不宜、诸事不宜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请稍等&m内容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