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青木城的玩家中,最高的综合声望值!” 这一刻,叶空明白自己赌对了! 叶空借助‘破环任务道具’的举动,成功激发起了园艺祭司的愤怒的,并大大降低了自己的声望值,让自身成了了整个青木城中,综合声望值最高的玩家! 这是‘请援...

“整个青木城的玩家中,最低的综合声望值!”

这一刻,叶空知道自己赌对了!

叶空利用‘破坏任务道具’的举动,成功激发了园艺祭司的愤怒,并降低了自己的声望值,让自身成为了整个青木城中,综合声望值最低的玩家!

这是‘求援任务’的对立面!

正当其他的玩家们,都拼命的提升声望值,想要获得‘求援任务’的时候,叶空却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努力降低自身的‘声望等级’!

“在《魔境》的游戏世界中,任何剧情都有它的对立面,不存在‘唯一’事物!”

叶空看着手中的铜币,嘴角勾勒起了一丝笑意。

那是他长达六年的游戏生涯中,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更是上一世的玩家们,苦心研究出来的游戏成果!

上一世,《魔境》公测了两年以后,有一个玩家提出了一个观点——

“如果魔境的游戏机制,取决于诸多方面的因素(比如声望值,归属界域,好感度),那么,因素们是否也具有着‘对立性’?”

“打个比方,我们提升声望值的时候,可以获得相应阵营的任务,那么,我们将声望值降低下来的时候........能否获得敌对阵营的任务?!”

这个游戏观点,被那个玩家提出之后,立刻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整个魔境的玩家们,纷纷都加入了试验,以自身的经历来验证猜测!

最终,大量的实验结果都证明了,那个玩家的猜测是正确的——《魔境》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而是一个真实复杂的世界!

任何一个剧情,都有它的对立面,

如同一个月亮,即有光明纯洁的正面,也有黑暗污秽的反面!

那个‘求援任务’的对立面,正是剧情事件·隐藏的内奸!

叶空利用了这个要素,故意将自身的声望值降低,以‘声望值最低’的玩家身份,成功获得了敌对阵营的剧情事件!

事实上,玩家们对于老乞丐的猜想,本质上来说是正确的——不管交给他什么东西,都不会触发剧情,同样包括了任务道具·‘祝福的泉水’!

真正触发剧情的东西,不是祝福的泉水,而是叶空的声望等级!

老乞丐是冥夜国度的刺客,而青木城的玩家们,天生就带着「良好」的声望值(园艺教派),这种情况下,玩家如何接取老乞丐的任务?

如同‘求援任务’(正规剧情)对于声望值的要求,老乞丐的隐藏任务(反向剧情),一样要求了玩家的声望等级,不能达到「普通」(园艺教派)以上!

如果‘声望等级’符合了要求,你就是给老乞丐一根草,老乞丐也会交出这枚铜币!

目前,整个青木城的玩家之中,只有叶空一个人,在园艺教派中的声望等级是「普通」,符合了老乞丐的剧情要求!

祝福的泉水,唯一的作用就是激怒祭司·普利策,而老乞丐的索要清水,只是一种‘提示’罢了,真正目地是希望玩家‘激怒’园艺教派!

叶空找到了这个关键,并成功获得了剧情事件!

“计划成功了!接下来,我要赶在「冥夜入侵」以前,完成这个剧情事件!”

叶空的目光深沉,仿佛想起了前世的场景:“上一世,我在东部平原挂了一次,身上背着‘虚弱’状态,同时,我不是内测玩家而不知晓‘送信任务’的要素,也导致了本身的声望值,一直都是初始状态。”

“因此,当「冥夜入侵」剧情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自动获得‘求援任务’,只有最普通的‘生存任务’——我被留在了青木城中,抵挡冥夜军队的袭击!”

当时,叶空的身上背着‘虚弱’状态,本身还是一个0级剑士,没有刷怪升级(东部平原被霸占了),也没有好的装备,简直是最惨的新手玩家了。

这种情况之下,叶空又被‘生存任务’困在了青木城,还遇上了普遍2~3级的冥夜怪物(冥夜军队)攻城,结果也不言而喻了。

叶空再度挂了一次,身上的‘虚弱’状态被延长了2个小时。

PS:玩家在‘虚弱’状态下死亡,身上的‘虚弱’状态会被延长时间,惩罚的时间依次递增,如第一次为2个小时,第二次为4个小时等。

这样一来,叶空不仅没有获得‘生存任务’的奖励,身上的虚弱状态更被延长了,这就导致了,叶空的游戏开局十分糟糕,近乎是浪费了第一天的时间。

与其相反,百鬼公会,霸业公会以及经历过游戏内测的玩家们,却利用他们的经验,在「冥夜入侵」开始前,就做好了自身的准备。

当「冥夜入侵」剧情开始时,这些玩家要么接到了‘求援任务’,要么利用自身的优势,在青木城中疯狂刷着冥夜怪物,将人物等级和装备都冲了上去!

此消彼长之下,像叶空一样的普通玩家们,再是难以追上对方了。

“这一世,我不会让你们那么轻松了!”

叶空握紧了铜币,转身走出了小巷,奔向了记忆中的紫罗兰商会。

正常情况下,玩家应该跟附近的NPC们交流,通过语言上的技巧,从NPC的口中获得紫罗兰商会的地点,这是任务上的一个流程。

青木城是园艺教派的大本营,城内大多数的NPC们,本身是园艺教派的信徒,而玩家的园艺教会声望值是「普通」等级...........

因此,玩家与NPC的交流不是一件易事,毕竟「普通」不是「良好」,不能获得NPC的友善对待。

如果是一个新手玩家,说不定15分钟过去了,依旧找不到紫罗兰商会的位置,最终导致了任务的失败。

叶空却不用担心,因为他的脑子里,装着整个青木城的地图!

上一世,叶白因病去世之后,叶空自暴自弃了一段时间,直到他成为司夜剑客,重新振作起来的时候,《魔境》就成为了他仅有的一切。

当一个人的精力,完全投入某个事情中,爆发出来的潜力将十分可怕。

主要城市的地图,野外首领的情况,各个职业的细节.........

叶空都记得一清二楚!

区区一个紫罗兰商会的位置,根本不在话下!

.....................

“到了!”

叶空停下了脚步,眼前是一座奢华的哥特式建筑。

紫罗兰商会位于青木城的贵族区,贵族区等同于现实中的富人区,位于青木城的北面,街道上有不少的巡逻士兵,治安情况比西面的居民区要好多了。

此刻,紫罗兰商会的大门两侧,也驻守了两个士兵,他们的身上都穿着铁甲,腰间配着一柄钢剑,绝对不是初期的玩家,可以对付的目标。

哪怕是「冥夜入侵」的前夕,青木城的卫兵也有5级实力,而「冥夜入侵」剧情之后,士兵们的实力更被提升到了10级!

叶空摸了摸背上的新手剑,不附加攻击的灰色装备,不能与对方的钢剑相比。

“就是前面了,”

叶空毫不迟疑的迈出了一步。

“什么人!”

两个士兵立刻上前一步,拔出了自身的钢剑,交替挡在了叶空的面前。

叶空感到了对方的冰冷视线,毫无疑问,要是他胆敢硬闯的话,两个士兵将立刻出手!

眼下的叶空,全身只有一套灰色装备,游戏人物还是0级,技能也只有初始的「落剑斩」和「敛息」,哪怕他的技术再好,也不是两个5级士兵的对手。

“我从别处听说,紫罗兰商会的成员,正在寻找这个东西。”

叶空表现得荣辱不惊,从怀里拿出了那一枚铜币,在士兵们的眼前晃了一下:“你们认识这个东西吗?”

两个士兵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士兵立刻返身,进入了紫罗兰商会,

过了片刻,那个士兵又跑了出来,朝着叶空鞠身行礼:“这位大人,请跟我来。”

“嗯。”

叶空点了点头,跟着士兵进入了商会。

紫罗兰商会的附近,正有一群玩家在闲逛着,他们大多是一些有钱的土豪,不屑于参加商业街的‘堵车’(怕丢了身份),本身也不是内测玩家,干脆就当起了风景党——反正,他们也不急着打装备和升级,大不了,以后找‘保镖团’带练就是了。

这时,有一个眼尖的玩家,恰巧回头望了一下,立刻惊叫了:“卧槽,那个玩家怎么回事?他跟着士兵走进商会了?!”

“怎么了?”

彩色焦糖好奇的问着,发出惊叫的那个人,正是她的闺蜜·草莓果酱,她们都是小土豪,玩游戏不在乎其他,只对景物感着兴趣——标准的风景党。

毕竟,联邦政府的虚拟技术太可怕了,包括了五官上的感觉,一切都达到了95%以上的拟真度,跟一个真实世界没什么区别,也造就了一批专业的风景党。

“那......那个玩家,居然走进了紫罗兰商会!”

草莓果酱指着前方说道。

“什么?你不会看错了吧?”

彩色焦糖明显不信,那个紫罗兰可是贵族区的最大建筑,不少的玩家都尝试着进去,无一例外的被两个卫兵阻拦了。

下一秒,彩色焦糖就发现了不对劲——门口的卫兵少了一个!

“等下,好像真的有人进去了?要不,我们试一试?”

“好,那我们去试一试。”

两个小美女,一块跑到了紫罗兰商会的门前。

两人看了一眼木头般的卫兵,便小心的走向入口..........

唰!

一柄钢剑横在了两人的面前。

“什么人!”

两个小土豪瑟瑟发抖。

.....................

叶空跟着士兵进入了商会,他是首次进入紫罗兰的内部——上一世,紫罗兰商会在「冥夜入侵」发生时,整个商会的成员就神秘失踪了,本身的建筑也毁灭殆尽了。

如今看来,其中的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了。

叶空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环境——

紫罗兰商会的内部,整个空间十分高旷,有着大量的束柱,撑起了一个绘满壁画的圆顶,墙壁上镶满了花窗玻璃。

有些昏沉的光线,从玻璃上照射进来,为事物蒙上了一丝压抑气氛。

整个殿堂,只有一个微胖的身影,站在最前方的壁画下。

“会长大人在前面等你。”

带路的士兵解释了一句,便主动退下了。

对方经过身边的时候,叶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却表情一凝——

“咦?”

在花窗玻璃的彩色光线下,士兵裸露在盔甲外的皮肤,居然露出了一丝紫青之色!

“冥夜人..........”

叶空不由眼睛一眯,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冥夜国度的人类,长期待在阴气沉重的冥土,他们的皮肤在彩光之下,会显露出一丝紫青颜色,这是‘冥夜人’的特点。

“果然,紫罗兰商会跟冥夜国度的关系不浅..........”

叶空目送了士兵的离开,下一刻,他走向了最前方的身影。

“你终于来了,勇敢的冒险者。”

微胖的身影听到脚步声,立刻转过了身体,露出了一张中年面容,他的头上有一串名字符号,正是紫罗兰商会的会长·莫德。

令人吃惊的是,莫德的皮肤比士兵更加紫色,全身都是酱紫色的皮肤,好像刚从染缸里打捞出来的染布,身上充满了诡异与神秘,让人体会到了一阵压抑感。

同时,

在莫德的皮肤之上,还有一条条的黑色斑纹,如同豹子身上的花纹,显得十分鲜艳。

“盲目教派的成员?!”

叶空悚然一惊,莫德的外貌形象,明显不是正常的冥夜人了,在叶空的记忆中,只有盲目教派的成员,体表才有豹子型的黑色花纹。

这种花纹,被人称为‘盲目之纹’!

霎那间,叶空明白了一切:“对了,园艺教派的信仰是「园艺之神·瓦利」,而盲目教派的信仰是「盲目之神·霍德尔」,两个神祗自从「新神年代」开始,就是一对纷争不断的‘宿敌’,同样,他们的教会一直也是仇怨深重!”

“果然,在青木城的剧情背后,也有盲目教派的一份力量!”

盲目教派,正是冥夜国度(第七界域)的宗教势力!

《魔境》作为一个庞大的游戏世界,有着独特的世界观和剧情历史,玩家们只有完成海量的任务,方能深入了解它们。

上一世,叶空作为千界树的传奇剑士,手上完成的任务不计其数,亲自读过的历史文本,更是成千上万了,因此,他对于冥夜国度的宗教实力,同样是‘知之甚详’了。

接下来,叶空应该用‘交谈’取得对方的信任,触发下一步的任务信息。

不过,叶空却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

只见,

叶空选择了单手扶额,做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姿势:“您好,尊敬的盲目祭司。”

这个手势是盲目教派的暗语,代表着‘友善’的含义,前世的叶空读过《盲目教典仪》,做出这个手势并不困难。

顺带一提,叶空当年读过的《盲目教典仪》,正是一个盲目主教爆出来的‘遗物’...........

见此场景,莫德立刻露了一丝笑意:“很好,勇敢的冒险者,看来你已经取得了‘莉莉丝’的信任,不过,我还需要你证明忠诚。”

叶空不知道‘莉莉丝’是什么鬼玩意,不过,看样子与老乞丐有一定关系,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美好误会,没必要去揭穿它。

“好的,我愿意接受您的考验。”

叶空顺水推舟,接过了莫德的话头。

系统提示:你接触了盲目教派的隐藏祭司·莫德,成功取得了对方的信任,盲目教派的声望值+5点,当前等级为「普通」。

眼下,叶空的个人声望为——

星辰公国:「良好」,园艺教派:「普通」,盲目教派:「普通」

园艺教派的声望值降低了,却多了一个盲目教派的声望值,倒也不算亏本了。

“很好!”莫德当即点头:“我要求你带回敌人的首级,向我证明你的忠诚!”

系统提示:

剧情事件·隐藏的内奸,任务内容发生变动——

隐藏的内奸:玩家请在30分钟内,击杀三个守城士兵,将他们的首级献给莫德,若超过规定的时限,将视为任务失败。

“三个士兵?!”

叶空的眼神一凝,因为...........

守城士兵的等级,至少都是5级!

完本感言

2020-11-22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不管&下的观

    这一点,不管解说台上的主持人,还是底下的观众们,几乎都有如此感觉。

  • 多,《&魔境奇

    “算一算时间,差不多,《魔境奇谈》节目也在播放了吧?”

  • 拜腿皇&的腿能

    眼下,陈娟出现于画面上,有一些弹幕就开始刷‘梗’了,比如:参拜腿皇,腿皇的腿能玩一年,我能把这条腿舔骨折........等等。

  • 勾勒出&她应该

    旁边的紫发少女,伸了一个懒腰,勾勒出颇为美好的曲线,从她的装扮来看,一身黑色长袍加上手杖,最典型的法师打扮,显然,她应该是一个精神系职业。

  • 的时候&比直播

    毕竟,直播模式是借用了虚拟设备的潜行,任何玩家都能发弹幕上去,这也是一种直播乐趣,有的时候,弹幕比直播本身更有意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