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而已普普通通的低烧了,但是发这么高的高烧可真不最常见。”后土老爷子稍稍把了号脉,接着瞥了几眼旁边矗的像根木头似的李泽华,“有些事但是切记让她太过参与其中为好。” 老爷子是后土,掌阴阳,滋万物,为地上围楼之领袖。是五方神灵中最...

“小姑娘只是普通的发烧了,不过发这么高的高烧可真不常见。”后土老爷子稍微把了把脉,然后瞥了一眼旁边矗的像根木头似的李泽华,“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过于参与为好。”

老爷子是后土,掌阴阳,滋万物,为地上围楼之领袖。也是五方神灵中最为强大和具有威望的一个。

本来这种发烧感冒的事情不应该来找他老人家。但李泽华却又这么一想——椿是因为牵扯这件事情才导致的生病,那找神灵的头头后土老爷子也准没错。本来他在围楼除了领导大家以外就是替人看病救伤。

不过一般的小病根本不会找上他;真要是出现他面前肯定就是要命的大事。

之前的三天。

自己是鲲鱼之身,所以哪怕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在天空舞转也没什么事情;除了精神耗费多一点外,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可是椿不一样啊。哪怕拥有名为权能的力量可身体还只是普通的肉眼凡胎,根本经不起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疲劳,其实早在末尾的时候她就已经发了高烧,只是一直强撑着达到现在。

送来时已经达到了49.3℃,如果再晚一段时间就可能会死掉。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好了,虽然还是发烧状态倒降下去很多,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的危险了。

“回去好生调理的,别再乱动,修养个一段时间就好了。”

后土老爷子摸了摸白花花胡须,便这样定下结论,然后便站起来向着里屋走去。

不过在经过李泽华的时候,目光稍微在他和椿身上多停留一小会儿。

李泽华知道他什么意思。

他在表达让自己和这个女孩少一些联系,尤其是关于鲲鱼方面的,还是不要太多参与为妙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椿才从噩梦之中幽幽转醒。

是的噩梦。

她之前仿佛一直都待在一个火热的地狱深处,那里有着滚烫的岩浆包裹自己,而自己无论怎么逃窜都逃不出这片天地。

然后忽然间地面的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缝,裂缝的对面便是另一片土地。在突如其来的一股水流帮助下自己纵身一跃,跳到了对岸上。

对岸虽然依旧炎热,却稀少有岩浆的包裹,并且愈往前走就愈加平静,土地与天空大多都化为了正常的颜色。

然后,然后,是什么?

有些熟悉的天花板?

椿幽幽转醒后,扶着脑袋,自己还是躺在湫的床上,但衣服却被换了一套。原本白色的亵衣渎裤却被人换成了红色的款式。

虽然可以看出是用心找,比量自己身子专门买的相同款式和大小,但我什么时候要别人帮忙买了啊!!

“呀,你醒了啊!”

湫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从门外走了进来,而且手上还端着一碗粥。

面前的是一碗八宝粥,成品色泽鲜艳、可以看得出是认真做的,也并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漆黑东西,并且看起来…挺好喝的样子。

“你居然还会做东西。”

椿稍微有些惊讶,但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态度温和了很多。就安静的任由李泽华坐到旁边,然后轻轻的拿起勺子小口的喂着自己。

椿的心中倒是有些惊讶。

是的。她一直以来的影响中,他都是一个智障蠢货。而对于一个智障蠢货来讲,做饭这种事情更是不可能了。

但这几天日息相处的时光当中,很多对他的看法都被自己重新推翻。

“以前有过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至少一些普通的家常菜和甜点我还是可以做的出来的。”

话是这么说,但所谓的以前却在前世的暑假。自己在老爸的指导下辛辛苦苦掌握了几种基础菜式,但却因为贪嘴却在网上自学了不少甜点的做法。

李泽华想到这里,心中就有些悲伤的感觉。

“还……不错。”

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有些吞吐的说了一句还不错。

不是还不错,应该是很好才对。

质软香甜、清香诱人,滑而不腻。这应该是自己饿久了的结果,所以对它的评价增高了太多。

“之后还有碗红糖姜汤,可能有点烫,但你喝完之后闷在被窝睡一觉,流一身汗后就会好很多了。”李泽华说。

椿是发高烧的过程中流逝了太多水分,也必须多喝一点水来补充自己。

现在的八宝粥和之后的红糖姜汤都是一样,然后在流汗的过程中驱一身的寒气,那样就会好很多。

椿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情绪,但大概有一点温暖和烦躁共存于心田之中。于是乎她就索性低头喝粥,便不发言语。

其实在李泽华的心底也有些烦躁。

对于自己来讲,椿既然已经度过生命危险那就任由她自行恢复就好了。少了自己调养她也不过恢复的慢一点,这样对自己好处还大一点。

可是毕竟之前的十七年时光中,自己灵智还未恢复,完全如同原著那般喜欢上了她。就算现在神智健全的自己,也被那种感觉影响了。

毕竟无论是现在还是之前,都是自己。

之后的红糖姜汤端了过来,椿接了过去,然后喝了一口皱起眉头。

李泽华之前说有点烫,但那不是有点烫,是很烫。如果不是刚刚体贴的行为,椿就想怀疑这是不是他的成心报复。

但现在却一言不发,捧着碗吹气,然后小口的抿着。

李泽华见此稍微叹了一口气也不说什么,姜汤就应该大口的喝下去,然后用这股火热冲散体内的寒气。可椿这种小家碧玉的慢慢抿又算什么啊。

然后又重新到外面端来一个洗脚盆和一壶热水,盆底早就烫着姜片,连原本清澈的水质都稍微有点发黄。

“脚。”

李泽华口中这般说着,但手中却是一把伸进被窝将她的两只脚拉了出来,然后扒掉袜子按到水里。

“烫!”

椿猛然皱起眉头,两只脚本能的就想脱离脚盆。

“烫?只是稍微罢了。”

李泽华平淡的开口,然后按着她的两只脚一动也不动。

水温自己都是清楚的,无论是姜汤还是这盆水都是一样。感冒发烧的人就是应该喝些烫热的水,来驱逐一下寒气。

女生都是比较娇生惯养,一些男生完全没什么感觉的水温对女生来讲就是很烫。可是李泽华心里有谱,并没有什么事情而已。

然后到她渐渐适应这个水温的时候,再掺加一点烫水进来,周而复始。

很快她的脚就烫成了大粉红,有些血管都向外爆出,不过就这样才能将“姜水”的热度传达到她身体里去。

“呐我的衣服是你换的吧。”

忽然间,椿就在上面开口了,她低着头看着下面为自己洗脚的家伙,捧着姜汤面无表情。

“嗯,因为流了不少汗都湿透了。”

李泽华有些忐忑,但不抬起头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那你还给我擦身子了啊。”

“额,是的。毕竟流了这么多的汗啊。但重点只是腋窝和手脚背心。”

“但我感觉不止这些。”

“或许多了点。”

“也就是说是你擦的对吧。”

“……嗯。”

椿一口将剩下的姜汤全部喝完,然后大力的抽出双脚缩进被窝里,裹着被子面朝墙壁闭上了眼睛。

忽然这么一出下来,搞得李泽华也有些尴尬。

半夜,时至子时。

这个时候正是离太阳最远的时段,也是非常的黑暗。

懵懵懂懂之中,李泽华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背后将自己抱住,一股温软的火热贴在自己后面,意外的让人很安心。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新刷新&页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