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出来时脑袋有点儿疼,就像是是昨天喝酒时喝高后的觉得。 虽然昨天上并也没和什么人拼酒,仅有那件略为让人觉得尬尴的事情。 李泽华这时就突然间很纳闷儿了,自己后来精虫上脑怎么就突然间半途退却了呢?完全不相符自己上辈子的行为啊!莫不是是...

早上起来时脑袋有点疼,就好像是昨晚喝酒喝高之后的感觉。

但是昨晚上并没有和什么人拼酒,只有那件略微让人感觉尴尬的事情。

李泽华这时就忽然很纳闷了,自己当时精虫上脑怎么就忽然中途退缩了呢?完全不符自己上辈子的行为啊!莫非是难得的良心发现?

也或许是心疼对方?还可能是突然心动了?但哪一种都有点让李泽华有点后悔。

或许更加高等的世界有逆转时间的神药,但现在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后悔并没有什么用。

天还只是蒙蒙亮,很意外的早上醒的还挺早。李泽华睁开眼看见的便是椿的秀脸,与自己近在咫尺,眉毛上的每一根都清晰可见。

不知道为何,李泽华突然就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胸部。

但还没有仔细感受发育如何对面的女孩就突然睁开了眼,眼神毫无波动的盯着他。

卧槽!你已经醒了啊!李泽华内心狂吼。

但表面上却是有些赧然,然后明媚一笑。

“早上好啊!”

但椿并没有理他,她应该就是早就醒了,但只是一直等着李泽华的转醒,她现在应该就是在为昨晚上的事情较真。然后现在便是起身换上衣服,完全没有避讳李泽华的意思。

但其实也没什么看的。

她一大早李泽华还没有醒的时候就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亵衣亵裤,把风光全部遮蔽起来。而现在只需要在外面套一层外衣就好了。

这几天的天气突然转冷,多加两件完全不会热。

关于昨晚和刚才的剧情展开,李泽华不禁有些戚戚。忽然想和她说点什么,但以她现在的态度估计无论说什么都不大可能搭理吧。于是乎就稍微坐不住就向着椿的一遍靠了靠,然后一脸笑容;

“要不哪天我给你烧只鱼吧,我烧鱼可好吃。”

不说这件事还好,可椿一听到这事顿时就恼火了。当即就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到外面去开始早晨的洗漱。

李泽华摸摸鼻子,神色戚戚。

自己烤鱼的确不错啊!在上辈子就专门买个烧烤架,放假过节就约着好友去城外野炊。

哼。她吃不到是她自己运气不好。

…………

这场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天都是倾盆大雨,但到了第四天就突然天空放晴,金乌高照。

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李泽华的身子就有些发痒,他立刻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乎就在那天晚上,走在雨幕之中化身一条红鱼。

化身的过程并没有什么感受,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其实具体以鹿神的话来说。

等于自己的灵魂可以控制两个身体,一个自己现在的人身肉体一个鲲鱼的身体,两个身体并不相融,所谓的变身也只是身体切换罢了。对于灵婆的所言,只是他在口花花罢了。

从变身开始,自己就有一米之长,和剧情中的那个小豆丁大的太的太多。

红色的鱼身,还是仿若海豚。头上顶着一根白中透翠的晶莹小角,鱼尾却是逐渐向着深黑色靠近。

抛弃这些回到现在的话,李泽华在雨中游荡,可以感受到一种满心的快乐。

在雨中自己完全可以自在的飞翔,并且自己可以清晰察觉的出来,这个天地之间的灵气在疯狂的涌入自己体内,就好像自己是整个世界的宠儿一样。

因为具有“雨水”权能李泽华才能更加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比拥有雨水权能的人身更加具有对“雨水”的亲和力。

不不不,对于现在讲完全不是亲和力这么简单。这个天地所有的雨水全部都是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

隐约之间李泽华有一种感觉,自己如果有足够强大的力量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掌控这个世界所有的雨水。

在神话传说中,鲲鹏虽然以速度见长。但在御水方面并不比祖巫共工、玄冥弱上多少。也只能说术有专攻。

相比于他们,鲲鹏在对风云,雨水,雷电上的掌控更加奥妙。

不过现在想这些没什么用,这具身体在度过大劫之后十有八九也会力竭而死。毕竟是背负一个青天,如果不开一个“天魔解体大.法”之类的招数完全抗不下来。

不过现在自己完全可以尽可能的在这片天地游荡,在此期间快一点长大,以此能够度过更加的把握度过劫数。

忽然间,李泽华就看见椿站在围楼下的一旁,痴痴的看着自己。

她站在这不奇怪,毕竟这几天她是很缠着自己,恨不得上厕所都一并跟着。

不过还好,自己这些拥有权能的人,对体内食物的消化程度是很高的,一顿饭下来也只是有着极少的渣滓,完全就是几天上一次厕所。

话题有点偏,回到重点。椿在这不奇怪,但她的眼神就有些奇怪了。

痴痴?她什么时候用这种眼神看自己过,莫非自己刚才不注意期间她脑子被雷劈了?她一向都是面无表情好伐,连个厌恶眼神都没有的家伙。

但是现在,她的眼神却让李泽华有些不习惯。

但是,李泽华游到她身边才发现,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身体。

“鲲…”

椿呐呐的将脸紧贴着着鲲鱼的头,抱着他的身体,一脸的幸福。

“是你回来了。”

椿蹭了蹭,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

回来你个大头鬼啊!

一瞬间李泽华就像一尾巴甩死她这个痴女!

奸夫被老子吃了你还能意淫,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下海和王八嘴对嘴呢!

虽然是这样想,但硕大的鱼目看见椿脸上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容,心中莫名的顿时一软。

少女也不容易,为了报恩和追逐一见钟情的爱郎,可所谓拼尽全力了,哪怕被所有人不理解也是坚持到底。

好吧好吧好吧。就当这次老子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李泽华喷了一个响鼻,但还是安稳的允许她这样抱着自己。

这样抱着自己的她,也给自己的心中带来了不一样的情绪,那是一种安心的感觉。不过自己一想到她真正想要抱的人是另一个奸夫,心中又有些恼火、

早知道你这白莲花还是对这死鱼念念不忘,昨晚上就不吊下留情了,完全是惯着你!

心中是这样想着,但现实中却顶了顶椿的脑袋,示意她骑上自己的背。然后也不管暴雨和闪电,就这样驾驭着风雨飞驰于天空。

这样一连三天皆是如此,无论日夜。

李泽华为了应对不久就要发生的劫数,在这难得的暴雨天气一直都是化为鲲鱼。不过成果也是显著。

从一开始的三尺大小,哗哗的长到了二十米开外,完全就是迎风便生。

不知道是因为是主动性,还是风雨权能。电影后期才二十多米大小的鲲鱼,现在就已经达到了。李泽华对自己的成长也算满意,就算到时候放弃感觉也有脸和句芒讲自己努力过了。

三日之后雨过天晴,两个人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即使门窗闭合,但热切的阳光还是透过蒙蒙的玻璃照了进来,将屋内晒成一片亮堂。

李泽华看着外面日光高照,身子顿时不由得伸了个懒腰。

这三天不眠不休的鱼生,真是累坏了,所以这一觉也是睡的好爽。

旁边的椿还是在继续睡,她只是骑在上面并没有做什么。但三天不眠不休的日常,却还是累坏了她。

李泽华就重新躺下去,趁此良机继续捏着她的胸部,变化着各种造型好一个肆无忌惮。

可是,渐渐李泽华忽然发现她怎么也没有反应。

一开始只是以为,睡的太死或者故意装睡不好意思起来。但直到他摸了摸椿的额头才忽然发现。

简直……烫的吓人。

第八章灵婆

2020-11-22

书评(479)

我要评论
  • 请稍等&txt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请记住顶点小说www.booktxt.com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