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居离开了起航小学,给龙飞打电话:“呼喊天球国龙飞!”凤居的耳边,立刻响了了龙飞的应答声:“凤居美女,有话请讲!”“龙飞你这个没良心的!”凤居埋怨道,“你让我帮你侦破天球国叛变案,你还用紧箍魔咒害我,差点儿儿也没把我整死!你得给他我一个讨回!你“龙飞,你现在在哪里呀?我想去看看你。”凤居歉意地道,“高帅哥把你打倒了,我的心里挺担心你的。”。...

凤居离开启航小学,给龙飞打电话:

“呼叫天球国龙飞!”

凤居的耳边,立即响起了龙飞的应答声:“凤居美女,有话请讲!”

“龙飞你这个没良心的!”凤居抱怨道,“你让我帮你破获天球国叛逃案,你还用紧箍魔咒害我,差点儿没有把我整死!你得还给我一个公道!你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龙飞带着哭腔说:“你身边的那个姓高的小子,差点儿没有要了我的小命儿!咱俩扯平了。希望咱们能够不计前嫌,继续精诚合作,共同完成天球国王交给我们的神圣的使命!”

“龙飞,你现在在哪里呀?我想去看看你。”凤居歉意地道,“高帅哥把你打倒了,我的心里挺担心你的。”

“我现在在你凤居美女的家里。”龙飞道,“我们几个没有地方去,老是餐风露宿也不是个办法,就暂时住在了你的家里。”

这时,在凤居的脑海里,清晰地呈现出了龙飞等人住在她的家里的画面。

“你们几个人住在了我的家里?!”凤居吃惊地道,“那好,我这就回到家里去,去看看你,去看看你们!”

“好的!我们等着你回来!”龙飞热情地说。

凤居带着高明,回到了她的家里。

凤居的家,是一个独立的大院子。

父母下世后,凤居就一个人住在这个偌大的院子里。

凤居带着高明一走进屋门,就看到,龙飞带着那五位大内高手,分站在门口两边,列队鼓掌欢迎她和高明。

凤居向龙飞等人摆了摆手,笑着问龙飞道:“这里是我的家,你们反客为主,反倒欢迎起我来了!到底我是这家的主人哪,还是你们是这家的主人呀?”

“我们住到你的家里,事先也没有给你说,没有征得你的同意。请你原谅!”龙飞真诚地道。

“哼!你们干什么事儿征得过我的同意呀?”凤居生气地道,“你们在我身上安装超能系统,征得过我的同意吗?你们从野狼的手里,抢走那份藏宝密图,征得过我的同意吗?你们从狗尾花的手里,抢走那份藏宝密图,征得过我的同意吗?还有,~~”

“得,得,凤居美女,你别说了。”龙飞打断了凤居的话,道,“我们做得不到、得罪你的地方,请你原谅。反正咱们也不是外人,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你从黑马手里拿到的那份藏宝密图,我们不是没有跟你要吗?我们不是把从野狼手里夺到的那份藏宝密图,也交给你了吗?至于你说的,木龙从狗尾花那里抢走一份藏宝密图的事儿,木龙不承认,我也没有地方去查证。这是一桩悬案!”

凤居盯着木龙的脸,奇怪地说:“木龙美女,那天,你用定身法定住我和狗尾花,从狗尾花的手里拿走了她的那份藏宝密图,有这么一回事儿吧?我凤居没有冤枉你吧?”

木龙怒道:“凤居!我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干嘛要栽赃陷害我?!我没有单独去过狗尾花那里,没有见到过你跟狗尾花在一起,更没有从狗尾花那里拿到过什么藏宝密图!你这样无中生有,诬陷好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高明一听木龙那样说,就一步跨到木龙的跟前,伸手抓住了木龙的衣领,怒目圆瞪,咬着牙警告道:“俺凤居姐是个好人,不许你说俺凤居姐的坏话!”

木龙一见高明抓住了她的衣领,就吓得浑身筛糠般的哆嗦起来。

另外那几位大内高手,一见高明动了手,就“呼啦~~”一下子,把高明和木龙围在了中间,摩拳擦掌地就要打架。

凤居一看几个人要在她家里打起来,就对高明说:“高帅哥,松开她。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终会有一天,事实会告诉我们真相的。”

高明听到凤居那样说,就听话地松开了紧抓着木龙衣领的手。

金龙等人一见高明松了手,这才松了一口气,解除了对高明的戒备。

凤居看着木龙平淡如水的脸,感到非常纳闷,她想:“这个木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那天,用定身法定住我和狗尾花,从狗尾花手里拿走那份藏宝密图的,确定是这个木龙无疑!但她为什么不承认从狗尾花那里拿到过藏宝密图呢?这里边一定是大有文章!我得想办法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时,龙飞问凤居道:“凤居美女,你把已经拿到的那两份藏宝密图,研究得怎么样了呀?从那两份藏宝密图里,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没有啊?”

凤居微笑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唉~~!截止到目前,我还没有找到什么可以破解藏宝密图的方法。不过,如果能够把那四份藏宝密图都凑齐的话,兴许能够从中找到什么可以遵循的规律性的东西。”

凤居说到这里,问龙飞道:“龙指挥,我想跟木龙美女单独谈谈,可以吗?”

龙飞点了点头,道:“只要木龙美女愿意跟你谈,我没有什么意见。”

凤居走到木龙的跟前,亲热地拉着木龙的手,微笑着说:“木龙妹妹,走,咱们两个出去走走,说说心里话儿。”

木龙挣了几下,看到凤居一脸真诚,她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凤居拉着木龙的手,出了屋门,出了院子,来到了旷野里的田间小道上。

两个人沿着田间小道,慢慢地散着步。

凤居看了看木龙,微笑着说:“木龙妹妹,你感觉,姐姐我待你怎么样?”

“姐姐待我挺好的,没有什么可说的呀!”木龙心里有点害怕,不敢看凤居的脸。

“姐知道,你不承认从狗尾花那里拿到了那份藏宝密图,一定有你不敢承认的原因,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凤居诚恳地道,“你能够把具体原因告诉给我吗?兴许,姐姐能够帮上你的什么忙呢。”

“你为什么老是说我从狗尾花那里拿到过什么藏宝密图呢?”木龙急白了脸,呛道:“我再次向你郑重声明,我根本就没有单独去过狗尾花那里,没有见到过你跟狗尾花单独在一起,更没有从狗尾花那里拿到过什么藏宝密图!你不要再这样认定是我拿了狗尾花的那张藏宝图了好不好?!”

“如果那个木龙不是你,难道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木龙吗?那个木龙单单跟你模样一样还好说,问题是那个木龙还会你的拿手绝技~~定身法!这该如何解释呢?”凤居的眼睛,灼灼逼人地注视着木龙的脸,这样说道。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正要爬&,屋里

    晚上十点多钟,凤居拉灭了电灯,正要爬到床上去睡觉,突然,屋里亮如白昼!

  • 报杂志&来没有

    凤居以前在书报杂志以及电影电视里,看到过许多有关飞碟的报道。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飞碟。

  • 家西屋&的圆形

    她看到,在她家西屋厨房的后上方,静静地悬停着一个直径一尺左右的圆形的发光体。

  • 的眼睛&点儿。

    凤居低着头,将自己的眼睛稍微睁开了那么一点点儿。又赶紧闭上。

  • ,又是&今天不

    凤居记得,今天是农历的四月初一,又是阴天,今天不可能有月亮。她断定这光不是来自月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