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超见凤居挣开了他的怀抱,不由得地倍感大失所望。他怔了怔,不好意思地问凤居道:“姐,你也没什么事儿吧?”凤居摇了摇摇头,笑容着说:“我现在的感觉没事儿儿了!谢谢您你呀,高帅哥!”“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呢?”高超为了彻底摆脱尬尴的局面,就转移到了话题,这样问凤居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我现在感觉没事儿了!谢谢你呀,高帅哥!”。...

高明见凤居挣脱了他的怀抱,不由地感到大失所望。他怔了怔,不好意思地问凤居道:“姐,你没有什么事儿吧?”

凤居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我现在感觉没事儿了!谢谢你呀,高帅哥!”

“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呢?”高明为了摆脱尴尬的局面,就转移了话题,这样问凤居道。

“我感觉,我现在的武功太差劲儿了!”凤居伤感地说,“我不仅斗不过龙飞那一帮子人,也斗不过野狼这一帮子。我一遇到危险,还得烦劳你高帅哥来救我!我想快点把《心能神功》里的神功练成,这样,我就谁也不怕他们了!你也省得再为我的安全操心了!”

高明点了点头,道:“我也想让你快点把那‘心能神功’练成。这样,对咱俩破案大有帮助!”

“可是,你什么时候把那本《心能神功》一拿出来,那个神秘的黑影就会出现。”凤居忧虑地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心能神功》是一本宝书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见你已经把那本宝书拿出来了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抢夺这本《心能神功》;也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又去往何方?!”

“下次咱们提前做好准备,防着他!”高明道,“只要他再一出现,咱俩就争取合力抓住他!”

“别等下次了,就现在吧!”凤居微笑着说,“你把那本《心能神功》拿出来,我按照书上的招式练功,你就坐在旁边守着这本书,以防那个黑影再次出现,把这本宝书给咱抢跑了!”

“那好吧!”高明说着,就从怀里掏出那本书来,郑重其事地交给了凤居。

凤居说了声:“谢谢!”就按照那本书上的招式,专心致志地练习起来。

高明就坐在那本书的跟前,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以防那个黑影再次出现。

凤居静坐在那里,双手扣在胸前,脑子里想象着,有一团火从丹田那儿生发出来,然后一分为二,变成两个火球,沿着她身体两侧的血管,周游全身,最后到达她的两个掌心。她想象着,她的对面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魔,正在张牙舞爪地向她扑过来!凤居一惊,娇喝一声,猛地推出双掌,朝着那个恶魔击去!

高明就看见两个火球从凤居的两个掌心里发出来,在一丈开外的地方轰然炸裂,一时间,火光四射,浓烟滚滚!

高明骇然道:“姐!这一招我到现在都没有练成!没有想到,你的武功进展得这么快,你的级别已经超过了我,达到了四级了!”

凤居的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谦逊地说:“这本书通俗易懂,只要举一反三,融会贯通,很容易就能够学会。我把自己能够看懂的都跳了过去,只练习那些不了解、不熟悉的内容。能够练习这些,并不代表着我的水平就比你高。”

“不对。”高明道,“武功达不到那个级别,你练也练不成!这说明,你的武功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达到了令人恐怖的四级水平!”

凤居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一阵怪异的呼啸声由远及近。

“不好!他又来了!”凤居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死死地按住了那本《心能神功》。

高明也听到了怪异的声响,几乎是和凤居在同一个时间,也把一只手掌死死地按在了那本《心能神功》上。

伴随着一声呼啸,那个黑影已经来到了凤居和高明的身边,伸手就去抓那本《心能神功》!他见凤居和高明的手在那本书上按着,就只好作罢。飞身就想逃跑。

凤居和高明早有准备,两个人疾速伸手,一个人拉住了那个黑影的一只脚脖子,生生地把那个黑影从半空中拉回到了地上!

高明用两只胳膊死死地抱住那个黑影的一条腿,再也不撒手了!

凤居把那本《心能神功》揣进怀里,从地上站起身来,走到那个黑影的对面,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来去如风的神秘人物。

凤居看到,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衣,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只露两只眼睛,个头不是很高,但却很壮实,让人一看就感到不寒而栗!

凤居微笑道:“咱们见过几次面了,也算是老朋友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你能够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是黑脸无常!”那个黑影的声音阴森森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挡我去路者,杀无赦!我对女性吸其阳魂;对男性散其阳魄!你们两个,竟然敢拦住我!是想找死吗?!”

“我受过高等教育,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人类已经登上了外星球,哪里有什么黑白无常!”凤居道,“我想问你几个我不明白的问题,请你如实回答我。”

“那要看是什么问题了。我能够回答的,我就回答你。我不能够回答的,你问也是白问!”黑脸无常道。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把这本书一拿出来,你就会出现在我们的身边?你抢夺这本书的目的是什么?”凤居盯着黑脸无常的眼睛,问道。

“这本书原本是我祖上留传下来的绝世武学秘籍。我为了保险,就把它密封好,放到了一个悬崖峭壁上的山洞里。那个山洞里有一个悬棺,悬棺里边值钱的东西已经被盗光了。我想着,把这本旷世绝学秘籍放到那个悬棺里的尸骨下边,最保险。谁知道,这本书还是被你们拿走了!”

黑脸无常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我在这本书上,涂抹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儿,只要你们把这本书一拿出来,我就能够顺着气味儿找到你们!”

“这本书是你的祖上留传下来的?照你这么说,我们就该把这本书物归原主,送还给你了?”凤居笑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地来抢这本书?你光明正大地来跟我们索要不行吗?”

“我抢还抢不回来呢,你们会心甘情愿地把这本书还给我?”黑脸无常不屑地说。

“那,你要这本书的目的是什么?”凤居问。

“我已经快把这‘心能神功’练成了!等我练成了心能神功,我就可以笑傲江湖,称霸武林,统治全世界了!整个地球就都是我的了!哈哈哈哈~~!”黑脸无常笑罢,恶狠狠地道:“丫头!还不快把你怀里的那本《心能神功》交给我?你还等着我动手吗?我要是一动起手来,你们两个的小命儿可就难保了!”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出来的&看那发

    很快,凤居感到,这东西发出来的光线,强到令她不能再抬头看那发光体。

  • 厨房的&的发光

    她看到,在她家西屋厨房的后上方,静静地悬停着一个直径一尺左右的圆形的发光体。

  • 旋转上&升时发

    凤居能够清晰地听到,那东西快速旋转上升时发出的呜呜呜的声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