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超、黑马和墙头草仔细一看凤居倒在地上,四只手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儿儿,都傻眼了。龙飞一见凤居被他的紧箍魔咒打倒了,也不由得地呆住了。片刻,他才从惊诧中清醒回来,朝着金龙等人一挥,命令道:“上!给我把黑马和墙头草拿到!”金龙等人可以得到龙飞的指令,就齐齐龙飞一见凤居被他的紧箍魔咒击倒了,也不由地愣住了。片刻,他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朝着金龙等人一挥手,命令道:“上!给我把黑马和墙头草拿下!”。...

高明、黑马和墙头草一看凤居倒在地上,两只手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儿,都惊呆了。

龙飞一见凤居被他的紧箍魔咒击倒了,也不由地愣住了。片刻,他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朝着金龙等人一挥手,命令道:“上!给我把黑马和墙头草拿下!”

金龙等人得到龙飞的指令,就一齐呐喊着向黑马、墙头草跟前扑过去。

躺在地上双手抱头的凤居痛苦不堪地忍着剧痛,向高明道:“保护~~黑马~~墙头草~~”

“是~~!”高明声如洪钟地答应一声。

只见高明把双手一挥,刹那间,从高明的手掌处发出一串串的火球来,这些火球呈扇面形向外扫射,携带着震耳的声响和滚滚的浓烟,直向金龙等人击去!

金龙等人一看势头不妙,纷纷惊叫着往后撤,躲过了高明发射过来的那一串串火球。

龙飞一见高明出手击退了他的五个大内高手,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用手指着高明,怒道:“咱们几个一起上!制服这个姓高的小子!”

金龙等人得令,和龙飞一起,呐喊着就往高明扑过去。

高明把双掌一旋,然后猛地对着龙飞推出了双掌,从他的嘴里吐出了一个字:“走~~!”

两股强大的力道从高明的双掌里发出来,相互揉合后,形成一股合力,排山倒海一般击向龙飞。

龙飞一见高明向他进攻,不敢怠慢,急忙收住脚步,全力对付高明发过来的掌力。

那股掌力太过强大,龙飞抵挡不住,他被那股掌力击出了一丈多远,“噗通!”一声,四肢朝天,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金龙等人一见龙飞被打倒了,哪里还敢再往高明跟前去?他们几个跑到龙飞身边,架起龙飞,急急忙忙地落荒而逃。

高明见龙飞一伙人跑了,他就赶紧扑到凤居的身边,紧紧地握着凤居的手,眼里含着泪,焦急地问:“姐,你感觉怎么样?”

凤居伸出一只手,替高明擦了擦眼泪,声音微弱地道:“刚才,我的头疼得厉害,像是要爆炸似的。你高帅哥一把龙飞打跑,我就感觉好多了。”

黑马和墙头草走到凤居的身边。

黑马对墙头草说:“草儿,你看看人家凤居美女和高大侠,感情多好,你恩我爱的,羡慕死个人!以后你也学着温柔点儿,对我好点儿!”

“谁不想做个小鸟依人的娇女人啊!”墙头草叹道,“可是,现实是这样的残酷!我有那个小鸟依人的权力和资格吗?我有那个小鸟依人的时间和精力吗?我有那个小鸟依人的环境和条件吗?!”

黑马被墙头草怼得无话可说了。他瞪了墙头草一眼,不再理会墙头草,后悔不迭地对凤居说:“凤居美女,对不起,我不该把你骗到这儿来,害得你差点儿丢了性命!”

凤居苦笑了一下,安慰黑马道:“黑马弟弟,不怪你。是我想找墙头草妹妹,想帮她摆脱野狼等人的控制,想帮她逃脱龙飞等人的追杀,想帮她找到一个安全稳妥的地方,想让她过上那种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为了墙头草妹妹,我受多少苦都是值得的,我受多大的罪都毫无怨言。”

墙头草冷笑道:“凤居美女,你别口口声声地说是为了我怎么怎么的!其实,你就是想从我的手里拿到那一份藏宝密图!我不是三岁小孩儿,你说几句甜言蜜语就能够把我哄住了,我就乖乖地把那份藏宝密图拱手交给你!做梦去吧你!”

黑马怒斥墙头草道:“草儿!你这是怎么跟凤居美女说话的呀你?!人家救了咱,你还不知道感恩!”

“哼哼!我看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根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墙头草撇着嘴说,“凤居姑娘,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我走了!拜拜了您呐!”

墙头草说完,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黑马一见墙头草跑了,就急忙喊道:“唉!唉!草儿!你等等我!”他这样说完,朝着凤居和高明抱拳一揖,急忙飞身追赶墙头草去了。

高明见墙头草和黑马跑了,就一只手握着凤居的手,另一只胳膊托着凤居的脖子,把凤居扶坐在地上,关切地问道:“姐,你好些了没?”

凤居微闭上眼睛,缓缓地道:“我比刚才好多了。只是,头还有点儿疼,浑身无力,站不起来。”

“我看你的症状,你可能是受了龙飞的寒气,感冒了!我用《心能神功》里的真气给你驱驱寒,试试效果怎么样!”高明道。

高明坐到凤居的背后,把两只手掌紧贴在凤居的后背上,闭上眼睛,气沉丹田,发动内功,给凤居传送热量。

凤居紧闭着眼睛,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高明的丹田那儿发出来,通过高明的上半身,传送到高明的两只手掌上;再透过高明紧贴她在后背上的那两只温暖的手掌,源源不断地传送到她凤居的身体里。

凤居感到全身都被那股暖流包围着,令她筋舒身软,心旷神怡!她真想就这么沉醉在高明的温柔乡里,躺在高明温馨的怀抱里,好好地睡上一觉,不再醒来!

“高帅哥,你一次又一次地救我,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拉了回来!”凤居梦呓一般的喃喃地说,“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你相貌英俊,武功高强,潇洒阳刚,侠骨柔肠,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我梦寐以求的男神偶像!”

凤居说着,把自己的身体往高明的怀里靠过去!

高明把贴在凤居后背上的那两只手掌,慢慢地往自己跟前收,让凤居的头轻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伸出双臂,把凤居轻轻地揽在自己的怀里;他把自己哆嗦着的嘴唇,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凤居的脸上凑过去,凑过去~~

凤居感觉到自己的头靠在了高明宽厚的肩膀上,感觉到高明温暖的双臂搂住了她的身体,感觉到高明粗重而急促的呼吸离自己的脸庞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凤居的眼前闪现出林威庄重的脸,闪现出高明神秘莫测的人皮面具~~

凤居知道自己重任在肩,现在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她猛地睁开眼睛,挣脱高明的怀抱,看着高明尴尬的脸,明知故问道:“高帅哥!你想干什么呀?!”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觉的时&候,她

    当凤居转过身去,想回屋睡觉的时候,她看到,不知道啥时候,一个英俊的陌生小伙子站在了她的跟前!

  • ,那东&升时发

    凤居能够清晰地听到,那东西快速旋转上升时发出的呜呜呜的声响。

  • 凤居记&,又是

    凤居记得,今天是农历的四月初一,又是阴天,今天不可能有月亮。她断定这光不是来自月亮。

  • 儿,观&地方。

    凤居非常害怕。她再次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观察她脚前的那一小片地方。

  • 的地方&,但她

    她想跑,她想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但她迈不动步子。

  • 外,是&隔着窗

    凤居看到,这亮如白昼的光来自屋外,是隔着窗户照进屋里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