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那个黑影的突然袭击,凤居和高超都也没心思再练剑了。凤居把那本《心能神功》交到高超,让高超把书贴身藏好,就对高超道:“高帅哥,我觉得自己这几天太累了!我想回去去好好的地睡上一觉。明日我再回来找你,好吗?”凤居是想回家里,或是找到了一个很隐凤居把那本《心能神功》交给高明,让高明把书贴身藏好,就对高明道:“高帅哥,我感觉自己这几天太累了!我想回家去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我再过来找你,好吗?”。...

经过那个黑影的突然袭击,凤居和高明都没有心思再练功了。

凤居把那本《心能神功》交给高明,让高明把书贴身藏好,就对高明道:“高帅哥,我感觉自己这几天太累了!我想回家去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我再过来找你,好吗?”

凤居是想回到家里,或者找到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好好地研究研究那两份已经搞到手里的藏宝密图。她本来是想和高明一起研究那两份藏宝密图的,但是,高明的过于神秘的身份,使凤居对高明有了一层戒心,她不敢把所有的秘密都一览无余地呈现在高明的面前。常言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凤居打心眼儿里喜欢高明,但她清楚地知道,这种儿女情长的私人感情,绝对不能和事关全局的藏宝密图混为一谈。于是,她决定,自己研究藏宝密图的时候,一定要避开高明,一定不能让高明看见。所以,她想离开高明,回到家里,关起门来,认真地研究。

高明一听凤居要回家里去,万分地舍不得让凤居走!他说:“凤居姐,咱们两个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心里能够多一点儿安全感。你一走,你身上带着两份藏宝密图,我不担心你的安全吗?你一走,我的身上带着那本绝世武学秘籍《心能神功》,你能不担心我的安全吗?咱俩在一起,都不用相互担心了。你要是一定要回家去,我就跟着你去到你的家里,保护你的安全!”

凤居听高明这样说,也不好意思再说要回家去的话了,就道:“那好吧!我今天就不走了!”

高明高兴地说:“以后咱俩就天天在一起,形影不离,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高明的话使凤居的心里感到热乎乎的,非常的温暖。

两个人吃过晚饭,来到卧室。

凤居看到,宽大的卧室里就一张床。

凤居对高明说:“你就在这卧室里睡吧。我去客厅里,睡沙发。”

高明抓住凤居的胳膊,注视着凤居秀美的脸,咽了一口口水,心驰神往地道:“姐,咱俩就都睡在这里吧?”

凤居看了高明一眼,呆愣了片刻,轻轻地推开高明的手,微微一笑,道:“这卧室里就这一张床,咱俩怎么睡呀?要不然,那我还是回家去吧!”

高明见凤居没有和他睡在一起的意思,就知难而退地道:“好好好,姐,你就睡在这卧室里吧,我去客厅里睡沙发。我去睡沙发!”

凤居趁机抓起床上的一个枕头和一条薄被子,塞到了高明的怀里,推着高明往卧室的外边走,一边推一边微笑着说:“那你就去睡沙发吧!你赶紧走吧!我想休息了!”

凤居一直把高明推到了卧室的门外边,给高明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轻轻地关上了屋门,把门反锁住了。

凤居还不放心,又蹑手蹑脚地从床跟前拖过来一把椅子,悄悄地顶在了屋门上。

被关在卧室外边的高明,无可奈何地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得去了客厅,把怀里抱着的枕头和被子往沙发上一扔。他把身子往沙发上一靠,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了卧室里的秘密监控。从监控画面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凤居的一举一动。

卧室里的凤居,用椅子悄悄地把屋门顶好后,又担心卧室里的什么地方安装有监控摄像头。

她在卧室里仔仔细细地搜寻了一圈儿,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监控摄像头。她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凤居走到窗户跟前,把窗户挂上锁,把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

凤居又认真地把卧室检查了一圈儿,确认安全以后,她才坐到床边,从怀里掏出那两张藏宝密图,认真地研究起来。

凤居先把这两张藏宝密图往一起拼凑。但是,颠过来倒过去,无论如何也拼凑不到一起。这说明,这两块藏宝密图,原来就不是相连在一起的。

凤居又对这两张藏宝密图上的血迹进行分析,希图从那些斑斑点点的血迹中找到什么可循的规律性的东西。

但是,这些血迹没有什么规律可循,很可能也就是陈翱翔被逼跳崖后,喷溅上的血迹。

凤居拿起一份藏宝密图,对着灯光照了照,除了那些血迹外,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凤居闭上眼睛,用手指认真地在纸片上一点儿一点儿地摸,把纸片的每一个地方都挨着摸了一遍,仍然是一无所获。

凤居有点儿泄气了。

她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藏宝密图放到桌子上,眼睛盯着那两张藏宝密图,倒背起双手,围着床跟前的那张桌子来来回回地转起圈子来。

转着转着,凤居看着那两张藏宝密图,暗暗地想道:“藏宝密图,密图,密~~密在哪儿呢?难道陈翱翔能够像一个间谍一样,是在这张纸上密写了什么东西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密写呢?是用什么东西密写的呢?”凤居这样问自己,然后,她开始按照这个思路进行推理。

凤居假设,陈翱翔进行科学考察,误入了一个地处偏远的无人区,那里没有手机信号或者陈翱翔的手机没有电了。陈翱翔意外地发现了一处蕴藏量十分可观的宝库。他该怎么办呢?他身上的手机呀笔呀什么的可能都丢了。他的身上只有一张纸。他就在这张纸上记下了那个藏宝的地点。他用什么记呢?是密写吗?他为什么要密写呢?那他是用什么密写的呢?

凤居苦苦地思索着。

突然,凤居的脑海里灵光一闪,她想起来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的一种密写方法。说的是古代的间谍,用米汤或者是动物的尿液在纸上密写,写上字以后,那写在纸上的米汤或者尿液一蒸发,从表面上看,纸上什么痕迹也没有。但是,密写过的纸一遇到水,那密写的内容就会在纸上清晰地显现出来。

凤居想,陈翱翔是不是也用米汤或者尿液在纸上密写的呢?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用米汤密写的可能性不大。他最有可能用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尿液。

至于陈翱翔为什么要去密写,可能是他身上没有带笔或者是带的笔已经丢了。知识渊博的陈翱翔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想起了用尿液在纸上写字的密写技术,记录下了那个藏宝的具体位置。凤居这样推断着。

凤居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个推断对不对,就用一个小杯子,在洗手间的水龙头那儿接了一点儿水,用手指头在水杯里蘸了一点儿水,在一张藏宝密图上轻轻地一划。

那张藏宝密图上,在凤居的手指划过的地方,立即就显现出明显的汉字的横竖道儿来!

“陈翱翔果然是运用了拿尿液在纸上密写这种古老的密写技术!”凤居不由地为了自己突破性的新发现而欣喜若狂!

客厅里,高明瞪大眼睛,通过手机上的监控视频,密切地注视着凤居的一举一动!

书评(142)

我要评论
  • ,凤居&亮如白

    晚上十点多钟,凤居拉灭了电灯,正要爬到床上去睡觉,突然,屋里亮如白昼!

  • 。她再&一条缝

    凤居非常害怕。她再次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观察她脚前的那一小片地方。

  • 月初一&,又是

    凤居记得,今天是农历的四月初一,又是阴天,今天不可能有月亮。她断定这光不是来自月亮。

  • 这光飘&。

    这光飘飘忽忽的,很柔和,但不恒定,惨白中带着一点儿幽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