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在门外仔细搜索了一圈儿,也没意外发现什么可疑人的地方,就又回屋里,不解地对凤居道:“门外边也没人啊!你怎么会感觉到有人在偷看我们呢?”“门外边也没人?那可能会是因为我精神上很紧张,不会产生了错觉。”凤居一点遗憾地说,“唉!你给我的这张藏宝图,上边除了一片片凤居说着,当着黑马的面儿,把手里的那片纸卷成了一个小纸卷儿,用双手把那个小纸卷儿递给了黑马。。...

黑马在门外搜寻了一圈儿,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就又回到屋里,疑惑地对凤居道:“门外边没有人啊!你怎么会感觉到有人在偷窥我们呢?”

“门外边没有人?那可能是因为我精神上紧张,产生了错觉。”凤居遗憾地说,“唉!你给我的这张藏宝图,上边除了一片片一点点的血迹,我啥也看不出来!我还是把你的宝贝还给你吧!”

凤居说着,当着黑马的面儿,把手里的那片纸卷成了一个小纸卷儿,用双手把那个小纸卷儿递给了黑马。

黑马不放心地又要把那个纸卷儿打开,说:“你看清楚没有啊?别让谁再把这张藏宝图给换走了啊?”

凤居赶紧抓住黑马的手,急切地道:“咱俩都在这屋里,外人又没有进来,谁能够把这张藏宝密图换走啊?你赶紧还把这张藏宝密图放起来吧!它在外边多待一秒钟,就多一秒钟的危险!”

黑马想想,凤居说的也对,就急忙把那个小纸卷儿塞进了警棍把手上的一个小洞里,盖上了盖子。这样,从外表上粗略地看,谁也看不出来警棍上还有一个藏着纸卷儿的暗洞。

“何保安,你知道墙头草住在哪里吗?”凤居想着赶紧找到墙头草,把墙头草手里的那份藏宝密图也搞到手,于是,她就这样问黑马道。

黑马警惕地看了凤居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警告你,你别打墙头草的主意!我只想让她在地球上好好地生活下去!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她!”

“你不想让别人打扰她,这可能吗?”凤居道,“跟着野狼来到这地球上的,只有你、狗尾花、墙头草三个人,而且,墙头草现在手里还握着一份藏宝密图。就是我不找她,龙飞那一帮子人也会找她,野狼和狗尾花也会找她。她躲得过去吗?”

“那,你说该怎么办呀?”黑马六神无主地道。

“依我说,你就劝说墙头草,让她把她那份藏宝密图交给我,由我来替她保管那份藏宝密图。然后,我给她找到一个安稳的地方,让她隐姓埋名,在地球上幸福地生活,你们天球国的人,除了你黑马以外,谁也找不到她!你觉得怎么样?”凤居敏感地意识到,这个黑马喜欢墙头草,不希望墙头草再在这腥风血雨中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黑马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忧心忡忡地道:“野狼带我们来地球的时候,也曾经信誓旦旦地承诺过,要让我们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没有想到,龙飞带人杀到了这地球上来,野狼现在是自身难保,他也没有多少精力管我们了。他只是让我们小心谨慎,设法逃避龙飞等人的追杀。当然了,能够把龙飞和他带来的那五个大内高手擒拿或者击毙更好,那样我们就安全了。可是,龙飞和他带来的那五个大内高手,不是等闲之辈,我们要想擒拿或者击毙他们,谈何容易啊?”

不知道为什么,凤居又想起昨天夜里狗尾花用火球击倒强国强的情景,她想弄清楚狗尾花和野狼到底谁在对她说谎。于是,她问黑马道:“何保安,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和墙头草抓住的那个强国强,现在在哪里呀?”

黑马道:“哪里有什么强国强?真正的强国强早就被我们关押起来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强国强,是野狼扮演的。那是野狼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目的是擒拿龙飞。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结果是你先过去了。野狼决定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目的就是想取得你的好感,利用你来对付龙飞他们一伙人。狗尾花用火球击倒强国强,我和墙头草把强国强抓走,那都是做戏给你看的。”

听了黑马的话,凤居明白了。那个给她说假话的人,应该是狗尾花。但是,狗尾花为什么要对她凤居说假话呢?凤居苦苦地思索着,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凤居急于把弄到手的那份藏宝密图带走,就对黑马道:“何保安,你既然不告诉我墙头草住在哪里,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等有机会了我再过来看你吧!”

黑马点了点头:“那好吧。”

凤居推心置腹地道:“何保安,我奉劝你,你要想安安稳稳地在这地球上过上幸福的生活,就要远离野狼和狗尾花,更要设法躲过龙飞等人的追杀。前路漫漫,危机重重。你只有跟我凤居合作,我才能设法保护你和墙头草的安全!你明白吗?”

“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了!”黑马道,“现在,我连天球国的人都不相信了,还会相信你一个地球人的话吗?你赶紧走吧!让我再好好地考虑考虑。”

“那好吧。你多多保重,照顾好你自己!”凤居真诚地道。

凤居告别黑马,离开大发银行营业厅,和高明一起,往高明家里飞去。

凤居和高明在别墅的院子里刚刚落下来,正要往屋子里走,突然看到,龙飞带着那五位大内高手,将她和高明围在了正中间!

“凤居美女,好身手啊!”龙飞微笑着道,“把你从黑马那里拿到的那张藏宝密图交出来吧?!”

凤居和高明一看势头不对,就立即背靠着背,做好了迎击龙飞等人进攻的准备。

凤居怒道:“龙飞先生,你们口口声声说是要让我协助你们破案,协助你们捉拿野狼等人,然而,你们先是让金龙从我眼皮子底下换走了野狼的那份藏宝密图;又让木龙当着我的面,抢走了狗尾花手里的那份宝图;现在,又倾巢出动,杀到这里,逼我交出黑马的藏宝密图!慢说我没有在黑马那里拿到什么藏宝密图,就是拿到了,我也不会心甘情愿地交给你们!你们欺人太甚了!”

龙飞皱着眉头说:“你说没有从黑马那里拿到密图,你说不过去。我们在你身上安装有跟踪系统,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们要不是确定你已经把黑马的那张藏宝密图拿到了手,我们也不会到这里来找你要那份藏宝密图。”

顿了顿,龙飞又说:“你说的金龙换掉他从野狼手里拿到的那份藏宝密图的事儿,我知道。那是我指使金龙干的。但是,你说的木龙从狗尾花的手里拿到藏宝密图的事儿,我却不知道。”

龙飞说到这里,把目光转向木龙,微笑着问道:“木龙美女,凤居姑娘说的是真的吗?”

“凤居美女是一派胡言!我哪里从什么狗尾花的手里拿到过什么藏宝密图啊?”木龙急得哭了起来,哽咽着道,“龙指挥,你不要听凤居的挑拨离间,不要上凤居的当!凤居是想破坏咱俩的感情,凤居是想破坏咱们追捕野狼等人的计划,凤居是想破坏咱们找到那笔宝藏的大事啊!对凤居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咱们可不能心慈手软,手下留情啊!”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往上升&。

    升着升着,它开始像陀螺一样地快速旋转起来,旋转着倾斜着往上升。

  • 东西发&出来的

    很快,凤居感到,这东西发出来的光线,强到令她不能再抬头看那发光体。

  • 使她想&东西现

    她紧闭着眼睛。好奇心又促使她想看看那东西现在的情况。

  • 够清晰&地听到

    凤居能够清晰地听到,那东西快速旋转上升时发出的呜呜呜的声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