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居让高超带好那本《心能神功》,两个人离开了高超的住处,去到国际警察总部。凤居让高超在屋子外边放哨,她扣响了强国强办公室的门。野狼再打开屋门,仔细一看是凤居来了,他意外的惊喜地拉住凤居的手,亲昵地说:“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是凤居美女来了!快请进!快请进凤居让高明在屋子外边望风,她叩响了强国强办公室的门。。...

凤居让高明带好那本《心能神功》,两个人离开高明的住处,去到国际警察总部。

凤居让高明在屋子外边望风,她叩响了强国强办公室的门。

野狼打开屋门,一看是凤居来了,他惊喜地拉住凤居的手,亲热地说:“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凤居美女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野狼把凤居拉进屋里,心急火燎地说:“宝贝儿!我想死你了!”说着,就要把凤居往他的怀里搂。

凤居挣脱野狼的手,将野狼推到了一边,神情严肃地说:“野狼先生!现在,你和狗尾花的藏宝密图都被龙飞的人弄跑了!事不宜迟,咱们必须保护好黑马和墙头草的那两份藏宝密图!你告诉我黑马和墙头草住在哪里,我去找他们!”

野狼被凤居推到了一边,他有点尴尬地看着凤居,漫不经心地道:“你放心,没事的。我已经通知黑马和墙头草了,他们已经把藏宝密图严密地存放起来了,不会轻易示人的!”

“我不放心!”凤居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保住了这两份藏宝密图,就等于保住了咱们的命!只要藏宝密图还在咱们手里,龙飞等人就不会轻易地对咱们下死手。一旦龙飞把那四份藏宝密图全部拿到了手,他就有可能毫无顾忌地要咱们的小命儿!”

野狼想想,凤居说的也很有道理,就问:“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你告诉我黑马和墙头草住在哪里,我过去看看情况再说。”凤居道。

“我领着你,咱俩一块儿去找黑马和墙头草吧?”野狼真想和凤居在一起,舍不得离开她。

“不行!”凤居一口回绝了,“我这个人做事,都是独来独往,不喜欢拖泥带水,增加累赘。你把黑马和墙头草的住处告诉我就行了。”

“那,凤居美女,你知道强国强的电话号码吗?”野狼问。

“知道啊,怎么了?”凤居说,“以前我跟强国强多次合作办案,我当然知道他的电话号码。”

“那就好。强国强的手机现在在我手里,你有事拨打强国强的电话,我就能够接到。”野狼道。

“那行!有事我及时给你打电话。”凤居笑了笑,“你把黑马和墙头草的住址告诉我吧?”

野狼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对凤居说道:“黑马现在化名叫何其善,在中州市大发银行营业部做保安。至于墙头草住在哪里,你找到黑马,让黑马告诉你吧。”

凤居握住野狼的手,真诚地道:“野狼先生!谢谢你!我去找黑马了哈,再见!”

野狼想拉住凤居,和凤居多待一会儿,说了声:“你别走~~”他却愕然地发现,眼前的凤居已经不见了踪影!

凤居带着高明,按照野狼说的地址,来到了中州市大发银行营业部外边。

凤居让高明在附近望风,她独自一个人往银行营业大厅走去。

尖嘴猴腮的黑马正全副武装地站在营业厅门口值岗,看见凤居径直朝着他走了过来,他的眼里闪出一丝慌乱的神情,但很快,他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若无其事地倒背着双手站在那里,眼睛看向别处,装作不认识凤居的样子。

凤居走到黑马跟前,微笑着向黑马伸出手去,热情洋溢地道:“何保安!你还好吧?”

黑马被动地握着凤居的手,皮笑肉不笑地:“我好!我好!这个美女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呀!你是~~?”

“我叫凤居。”凤居笑着说,“昨天夜里,咱们在武术研究院里还打过一架,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黑马知道再也充不过去了,就只好道:“哦,我想起来了。咱们是见过面,见过面,呵呵。”

“何保安,我想知道,这中州市离京城那么远,你怎么能够做到既在这里上班,又可以跑到京城的武术研究院去跟我打架呢?”凤居奇怪地问道。

“你看过《西游记》吗?”黑马得意地道,“《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有分身术。我们的超能系统,根据孙悟空的这个分身术,也创造了一整套的分身法。你别看我人在这里,正在跟你说话,我的分身,可能就已经跑到武术研究院,去找冰凌花教练去了!”

“这么厉害呀!”凤居惊叹道,“何先生,我想知道,现在站在我跟前的,是不是真正的黑马呀?”

“这里没有什么黑马,只有大发银行的保安何其善!”黑马板着脸说。

“对对对!”凤居笑道,“这里没有黑马,只有何大保安!何保安,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你的那张藏宝密图,你放好没有啊?”

“强国强和冰凌花的藏宝图一丢,他们两个就通知我了,让我务必小心谨慎,妥善保管好我的那份藏宝图。”黑马道,“就那一张带着血迹的小小的纸片儿,他们说是什么藏宝密图!我颠来倒去地看,也没有从那张破纸片上看出什么玩意儿来,除了斑斑点点的血迹,那纸片儿上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我担心,这纸片儿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溅上血迹的白纸,压根儿就不是什么藏宝密图!”

“很有可能!”凤居道,“何先生,你能够把你的那份藏宝密图让我看看吗?兴许,我能够从那上边看出点儿什么门道来呢!”

“你能看出什么门道?”黑马怀疑地看了看凤居,摇了摇头,“你诳我的吧?我没有看出来,你怎么能够看出来呢?”

“那可说不准。”凤居道,“因为我是地球人,了解地球上的东西毕竟比你们多。你们看不出来的东西,我就有可能看出来。我看出来藏宝密图上的内容,咱们找到那笔宝藏,不是就发财了吗?”

黑马想想也是,就对凤居说:“那你跟我过来吧!”

黑马把凤居领到他的值班室,从随身携带的警棍里,抠出一个小纸卷儿来,递给凤居道:“你只准看,看了就还给我,不准拿走!”

凤居点了点头,接过那个小纸卷儿,把那个小纸卷儿伸展开来,认真地看着。那上面除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你看出来什么可疑的地方没有呀?”黑马盯着凤居,不放心地问道。

凤居摇了摇头,突然用手一指值班室的外边,惊道:“不好!我怎么感觉好像外边有人在偷窥我们呢?!”

黑马一惊:“谁?!”急忙往值班室门外冲去。

就在这一瞬间,凤居把黑马的这张藏宝密图塞到了内衣里,随手把金龙留给她的那张假藏宝图从内衣里掏了出来。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还是静&的光。

    只见它还是静静地悬停在那里,发着柔和的惨白中带点儿幽蓝的光。

  • 点多钟&到床上

    晚上十点多钟,凤居拉灭了电灯,正要爬到床上去睡觉,突然,屋里亮如白昼!

  • 影电视&但她从

    凤居以前在书报杂志以及电影电视里,看到过许多有关飞碟的报道。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飞碟。

  • 凤居能&往上升

    凤居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东西的后边,带着一条五颜六色的两米来长的尾巴,跟着那东西旋转着往上升,美丽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