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听完凤居有关天球国间谍案的详细介绍,忧心忡忡地问:“凤居姐,下一步,咱们所以怎么办呢?”凤居说:“依我看,咱们但是所以想办法先从黑马和墙头草的手里,夺回来那两份藏宝密图。接着,咱们再从金龙和木龙的手里夺回来此外那两张藏宝密图。凑足这四份藏宝密图“那,咱们就先去找黑马吧!”高明道,“凤居姐,黑马住在哪里?咱们怎么样才能够找到他呀?”。...

高明听完凤居有关天球国间谍案的介绍,忧心忡忡地问:“凤居姐,下一步,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凤居说:“依我看,咱们还是应该想办法先从黑马和墙头草的手里,夺回那两份藏宝密图。然后,咱们再从金龙和木龙的手里夺回另外那两张藏宝密图。凑齐这四份藏宝密图,破解这四份藏宝密图上的具体内容,设法找到那个藏宝地点,保护地球上的这个宝库不被天球国的人掠夺,应该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那,咱们就先去找黑马吧!”高明道,“凤居姐,黑马住在哪里?咱们怎么样才能够找到他呀?”

凤居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黑马住在哪里。我只知道野狼和狗尾花的住处。狗尾花不让我去找黑马。她肯定不会告诉我黑马住的地方。要想找到黑马,我只有去野狼那里碰碰运气了!我去试试,看看能不能从野狼的嘴里套出黑马住的地方来。”

“目前,也只有这一条捷径可走了。”高明道,“那行,你去找野狼,我在外边保护你!万一你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会随时出现在你的身边的!请你放心吧!”

凤居不放心地道:“我身上被天球国的人安装有超能系统,我要是想去哪里,心念一动,就能够瞬间到达。你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地球人,你怎么能够追得上我呀?”

“我身上虽然没有安装超能系统,但我练的有心能神功!我要是想去哪里,也是心念一动,瞬间就能够到达!”

“心能神功?!”凤居第一次听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功法,就好奇地问,“什么是心能神功?!”

“心能神功,是地球上一个叫心能的武僧,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创立出来的一种独特的功法。练成了心能神功,你就能够随心所欲,几乎是无所不能!你想去哪里,心念一动,哎,睁眼一看,到地方了!你要是想我了,心念一动,哎,我高帅哥就来到你身边了!哈哈哈哈~~!”高明笑嘻嘻地说。

凤居笑了笑,问道:“高帅哥,你说你练了心能神功,你的心能神功是跟谁学的呀?是跟着心能武僧学的吗?”

高明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跟心能武僧学的!我有一次去办案,在一处悬崖绝壁上的山洞里,发现了一个悬棺。那个悬棺已经被盗,里面的值钱的东西几乎已经荡然无存。我在那个悬棺的尸骨的身子下边,发现了一个用油纸包裹着的方方正正的东西。我打开那个油纸包,发现里面包着的是一本图文并茂的古书,就是那本《心能神功》!”

凤居目不转睛地看着高明的脸,想问什么,但她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没有打断高明的话。

“这本书的开头,就讲了心能武僧刻苦研究,创立心能神功的艰辛过程。”高明接着说,“接下来,循序渐进,通俗易懂地介绍了心能神功的练习方法。我按照那本书上说的练习方法,目前才练到第三级,离练成心能神功还差十万八千里!不过,现在我已经能够把武术里的轻功、气功、硬功揉合到一起,不说已经是达到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境界,一般的地球人,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凤居点了点头,非常感兴趣地问道:“高帅哥,那本《心能神功》现在在哪里呀?”

“那本书我放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只有我什么时间有空练习的时候,我才把它拿出来。”高明道,“怎么?凤居姐也对这本书感兴趣吗?”

“我非常想看看这本书。”凤居神往地说,“如果有可能,我想跟你一起练习心能神功!”

“那好吧!”高明道,“我就先带你去见识见识这本绝世武学!”

凤居高兴地拉住了高明的手,真诚地:“谢谢你呀,高帅哥!”

高明顺势把凤居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咱们走吧!”

凤居把一张百元大钞压到面前的茶碗下边,跟着高明出了一品茶馆。

高明拉起凤居的手,瞬间在一品茶馆门前消失了。

高明把凤居带到了他的家里。

凤居看到,高明的住处是一座独立的别墅,宽敞明亮,装饰考究。

高明打开一处墙壁的夹层,从里边掏出一个密封着的小皮箱来。高明打开那个小皮箱,从那个小皮箱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本纸张发黄的线装书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凤居。

凤居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从高明的手里接过那本《心能神功》。只见封面上写着:“心能神功,心能【武僧】著。”

翻开扉页,凤居看到,第一章介绍的是心能武僧是如何刻苦钻研心能神功的。接下来,一招一式地介绍心能神功的练习方法,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图文并茂,通俗易懂。

“这书真是无价之宝啊!”凤居感叹道,“高帅哥,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练习这心能神功呀?我给你当陪练,好吗?”

“那太好了!”高明兴奋地道,“这本书大部分的招式,都要两个人一起练,这样有了实际的对手,比一个人单独瞎琢磨强多了!以后,咱们两个就男女双修,一起练习吧!”

凤居握住了高明的手,真诚地道:“高帅哥,谢谢你!”

就在这个时候,凤居突然发现,有个人影映现在了屋子的窗户玻璃上。

“谁?!”凤居低喝一声,飞身冲出了屋子。

只见一道黑影,匆忙离开窗户,瞬间消失在了半空中。

高明跟着凤居跑到屋子外边,心神不宁地道,“这家伙听没听到咱俩说的话呀?他别是为了这本武学秘籍《心能神功》而来的吧!看他那来无影去无踪的不凡身手,一定不是等闲之辈!以后咱们应该怎么办呀?”

“这本《心能神功》已经暴露,以后不能再放在你的家里了!”凤居担心地道。

“那放哪里去呀?”高明无可奈何地问道。

“咱们就带在身上!”凤居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咱们就把这本旷世武学秘籍随身携带,这样,咱们就放心了,还可以抽空按照书上的那些招式练习!”

“那好!我听你凤居姐的!”高明好像觉得自己有了主心骨似的,对凤居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看到,&不知道

    当凤居转过身去,想回屋睡觉的时候,她看到,不知道啥时候,一个英俊的陌生小伙子站在了她的跟前!

  • 和的惨&的光。

    这东西静静地悬停在那里,发着柔和的惨白中带点儿幽蓝的飘飘忽忽的光。

  • 过来,&没有倒

    待凤居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还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她心里想,自己的昏迷应该是非常短暂的,因为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倒下去。

  • 历的四&阴天,

    凤居记得,今天是农历的四月初一,又是阴天,今天不可能有月亮。她断定这光不是来自月亮。

  • 影电视&飞碟的

    凤居以前在书报杂志以及电影电视里,看到过许多有关飞碟的报道。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飞碟。

  • 一小片&去。从

    她看到,她脚前的那一小片土地,好像在旋转,在冒烟,在升腾。那片土地凹了下去。从那个凹下去的小坑里,徐徐地冒出一丝丝的烟雾来。

  • 那东西&到高空

    那东西一直升到高空,看上去有拳头那么大,呈橘红色,又静止不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