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步该怎么办呢?凤居苦苦地地思索着。再去找金龙吧?凤居现在的还不明白金龙究竟住在哪里。是找到了金龙,金龙可能了将那张藏宝密图藏到了一个极其隐密的地方,会再让她凤居看见了。凤居忆起野狼说的话,说是此外那三份藏宝密图,分别为1在狗尾花、黑马和墙头再去找金龙吧?凤居现在还不知道金龙到底住在哪里。就是找到金龙,金龙可能已经将那张藏宝密图藏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不会再让她凤居看到了。。...

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凤居苦苦地思索着。

再去找金龙吧?凤居现在还不知道金龙到底住在哪里。就是找到金龙,金龙可能已经将那张藏宝密图藏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不会再让她凤居看到了。

凤居想起野狼说的话,说是另外那三份藏宝密图,分别在狗尾花、黑马和墙头草手里。

凤居感到,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设法搞到另外的这三份藏宝密图,以防这三份藏宝密图再落到龙飞一帮人手里!

凤居同样不知道黑马和墙头草住在哪里,她只知道这三个人曾经在华夏武术研究院出现过。

凤居决定,再到华夏武术研究院去碰碰运气!

凤居来到武术研究院冰凌花的住室外边,隔着窗户向屋子里一看,屋子里没有人。

“狗尾花已经暴露,恐怕她不会再在这里出现了!”凤居沮丧地想道。

凤居决定先在冰凌花的住室里好好地睡一觉。她太累了!这做梦一般地忙了大半夜,她太需要休息了!

于是,凤居往冰凌花住室里的沙发上一歪,沉沉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当凤居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猛然间发现,狗尾花正笑容满面地站在她的跟前!

凤居被吓了一大跳!她立马一跃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拉开架势,准备迎接狗尾花的突然袭击!

“凤居美女,你睡醒了?”狗尾花笑吟吟地说,“早餐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赶紧洗洗手脸儿,咱们一起吃饭吧!”

凤居这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狗尾花已经把早点摆到了桌子上。

凤居确实是饿了!她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的早点,更是感觉到饥肠辘辘。她向狗尾花说了一声“谢谢!”洗了手和脸,就和狗尾花面对面地坐在了那张餐桌旁。

坐是坐下了,凤居望着桌子上的早点,却不敢吃。

狗尾花笑道:“凤居美女,你是害怕我在这早点里给你下毒吧?”

凤居警惕地说:“万一你要是给我下毒了呢?”

“我要想杀你,刚才在你睡着的时候就把你一招毙命了,何必等到现在?”狗尾花微笑着道,“凤居美女,你放心地吃吧!我们初来乍到,对这个地球上的很多事情还非常陌生。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帮忙,我们怎么能够杀害你呢?”

狗尾花说着,把一个包子递到了凤居的手上。

凤居不再客气了。她向狗尾花说了一声“谢谢!”就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狗尾花一边陪着凤居吃饭,一边对凤居道:“其实,我们天球国人和你们地球人的生活习性,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我们也和地球人一样,每天都需要吃喝拉撒睡。所不同的是,我们的某些科技比你们地球人发达。当然了,你们地球人的好多高端科技,也是我们天球国人望尘莫及的!”

“狗尾花,你已经暴露了,龙飞等人已经知道你住在这里了,你怎么还敢再在这里出现呀?”凤居担心地道。

“我干嘛要害怕他龙飞呀?”狗尾花语气轻松地道,“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这里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我还正愁着他龙飞不来呢!他龙飞只要敢来,只要不出意外,我就让他插翅难逃!”

凤居点了点头,不解地道:“昨天夜里,咱们在这里打得天昏地暗、响声震天,难道这武术研究院的人就发现不了咱们吗?”

狗尾花摇了摇头,微笑着道:“我们的超能系统,会在我们的周围自动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这就相当于我们的隐身草和隔音玻璃,我们在这里打破头,喊破喉咙,地球人既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的声音。”

“你们的这个超能系统简直就是无所不能了!”凤居感叹地道。

“凤居姑娘,你冒着被我抓住的危险,再次跑到这武术研究院里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狗尾花笑意盈盈地问道。

“我听野狼说,你狗尾花的手里有一份藏宝密图,是吗?”凤居直奔主题。

狗尾花怔了怔,道:“看来,凤居美女对这几份藏宝密图也很感兴趣呀?”

“是的!”凤居说,“这是我们地球上的东西,我对它感兴趣很正常。如果你们天球国的人对这藏宝密图感兴趣,那就不正常了!”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狗尾花赞同地道。

“既然你也觉得你们拿着这藏宝密图不正常,那你为何不物归原主,把这藏宝密图交给我这个地球人呢?”凤居微笑着问。

“我是想交给你,凤居美女,但这个事情我说了不算,你得经过野狼、黑马和墙头草的同意。”狗尾花道,“再说了,你就是得到了我的这一小片藏宝密图也没有多少用处,你只有拿到了全部的四份藏宝密图,你才有可能解开藏宝密图的秘密,你才有可能找到那个隐秘的藏宝地点。”

“我能够看一看你手里的那份藏宝密图吗?”凤居恳切地问。

“完全可以!”狗尾花笑道,“我还是那个老条件,只要你凤居美女帮助我擒拿或者击毙龙飞,解除龙飞以及他带来的那五位大内高手对我和野狼等人的威胁,我不仅可以让你看这份藏宝密图,甚至可以把这份藏宝密图完完整整地送给你!”

“野狼已经把他的那份藏宝密图让我看过了。”凤居诱导说,“我并没有能够从那张纸片上看出什么来。我就想看看,你的这份藏宝密图上,是不是也和野狼的那份藏宝密图一样,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呢?万一我要是能够看出点儿什么东西来,对你们找到那个藏宝地点不是大有帮助吗?你们找到了那个藏宝地点,难道你们会亏待我吗?你一直强调让我跟你们合作,你连个藏宝密图都不让我看,我怎么跟你合作呀?”

狗尾花想想,凤居说的话也对,自己不信任凤居,怎么能够让凤居跟自己合作呢?于是,她从桌子抽屉的夹层里,取出一个用保鲜薄膜包裹着的小纸包儿,递向凤居。

凤居一见狗尾花把纸包拿了出来,心里不由地暗喜。她伸手就去接那个纸包儿。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她感到浑身像是被一根绳子捆住了一般,动弹不了啦!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凤居能&旋转上

    凤居能够清晰地听到,那东西快速旋转上升时发出的呜呜呜的声响。

  • 速旋转&。

    升着升着,它开始像陀螺一样地快速旋转起来,旋转着倾斜着往上升。

  • 来自屋&屋里的

    凤居看到,这亮如白昼的光来自屋外,是隔着窗户照进屋里的。

  • 次将眼&前的那

    凤居非常害怕。她再次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观察她脚前的那一小片地方。

  • 只见它&的惨白

    只见它还是静静地悬停在那里,发着柔和的惨白中带点儿幽蓝的光。

  • 一瞬间&而变大

    就在这一瞬间,凤居看到,有树的影子在她脚前被来回地推拉着,忽而变大,忽而变小。

  • &点儿。

    凤居低着头,将自己的眼睛稍微睁开了那么一点点儿。又赶紧闭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