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居拉着强国强,飞离武术研究院,回到京城外边,在一处静僻的地方安全降落下去。“国强,谢谢您你一次出手救我!”凤居心存感激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声吼,该一次出手时就一次出手!”强国强笑道着说,“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咱们两个是老搭档了,互相帮组是所以的,无须言谢!”“你是“国强,谢谢你出手救我!”凤居感激地道。。...

凤居拉着强国强,飞离武术研究院,来到京城外边,在一处僻静的地方降落下来。

“国强,谢谢你出手救我!”凤居感激地道。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强国强笑着说,“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咱们两个是老搭档了,相互帮助是应该的,不必言谢!”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武术研究院遇到了危险的呢?”凤居好奇地问。

“有人怀疑武术研究院的那个冰凌花教练是个假的,就报了警。我受国际警察总部的委托,正在调查冰凌花的案件。”强国强解释道,“我刚要到冰凌花住室附近实地勘察,就看到你在冰凌花的住室里被三个人围住了。我害怕你孤军奋战会吃亏,这才出手替你解围!”

凤居点了点头,忧心忡忡地道:“我是怕你有危险,这才拉着你逃出了武术研究院。咱们两个就此告别,我还得杀个回马枪,回到那个危机四伏的武术研究院去!”

强国强不解地说:“为什么呀?咱们两个好不容易才从武术研究院逃了出来,你怎么还要再去武术研究院冒那个险呢?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野狼等人要是抓住了你,我再想救你就难于上青天了!”

“刚才我给龙飞打了电话,龙飞说是要赶到武术研究院去救我!”凤居焦急地道,“现在,龙飞恐怕已经赶到了武术研究院,也许他已经陷入了狗尾花等人的包围圈,情况非常危险!我得赶紧赶回武术研究院去救龙飞!”

“龙飞?龙飞是谁呀?”强国强一脸茫然地问。

凤居没有接强国强的话,而是说:“我再给龙飞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现在在哪里!”

凤居说到这里,就开始呼叫:“天球国龙飞!听到请回答!”

凤居没有听到龙飞的回音。

凤居急了,她提高了嗓门,再一次呼叫:“龙飞!天球国龙飞!听到请回答!”

凤居仍然没有收到龙飞的只言片语。

“坏了!龙飞没有接我的电话,他现在极有可能已经遇到了危险!我得赶紧回到武术研究院去,去救龙飞!”凤居急急地道,“咱们就此分手吧!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联系!”

凤居说到这里,就想飞身离开强国强。

强国强一把拉住凤居,奇怪地道:“凤居,你什么时候轻功学得这么好,能够带着我在空中自由飞行了呀?”

“以后再给你说!”凤居简洁地回答了一声,轻轻推开强国强拉着她的手,又要飞走。

强国强再一次拉住凤居,恳切地道:“你如果执意要回去的话,我也跟你一起回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那个险!”

凤居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得说:“那好吧!你注意安全!照顾好你自己!”

凤居说到这里,拉起强国强的手,飞到空中,又往武术研究院飞去。

凤居带着强国强,降落在了武术研究院冰凌花总教练的住室外边。

凤居一看,冰凌花教练的住室里,龙飞正和狗尾花、黑马、墙头草激战在一起!

凤居娇喝一声,飞身冲进屋里,加入了战斗,和龙飞联手,抵御狗尾花等三个人的进攻。

龙飞一见凤居来了,立时精神大振,一面和狗尾花撕打在一起,一边对凤居道:“我来到这里救你,却没有看到你的身影!没有想到我也被围在这里,脱不了身了!”

凤居以一敌二,一边与黑马、墙头草相抗衡,一边对龙飞道:“我刚才把强国强救出去,担心你的安全,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我想,你可能遇到了危险!于是,我就赶紧又杀回来了!”

“强国强?!”龙飞一边和狗尾花缠斗,一边疑惑地问,“强国强是谁呀?”

“强国强~~”凤居一时不知道应该怎样向龙飞介绍强国强了。

就在这个时候,强国强大吼一声,从门外冲了进来,接手凤居,去攻击黑马!

三个人对三个人,形势立时大变,狗尾花那三个人明显地处于下风。

狗尾花一见事情不妙,就打了一声呼哨,喊道:“撤!”喊完,收了招式,飞身逃出了门外。

黑马和墙头草一看狗尾花跑了,也不敢恋战,紧跟着狗尾花,逃出门去。

“哪里逃?!”强国强高喊着,冲到了屋门外边。

狗尾花回过头来,向着强国强的面部猛地一甩手。

刹那间,一团火球直扑强国强的面门。

强国强“啊~~!”地惨叫一声,仰面向后倒去。

黑马和墙头草趁机抓住强国强,一个人架着强国强的一只胳膊,和狗尾花一起,飞离武术研究院,瞬间就在凤居的视线里消失了。

这一切发生得是那样的突然,一眨眼的功夫,四个人不见了,屋里就剩下了凤居和龙飞。

待凤居反应过来,飞身就要去追狗尾花等人时,她却被龙飞一把拉住了!

“你要干啥去?”龙飞问凤居道。

“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救强国强!”凤居焦急地对龙飞道。

“哪里有什么强国强?!”龙飞道,“刚才被黑马和墙头草抓走的那个人,不是强国强,而是乔装改扮的野狼!”

“你说什么?!”凤居不相信地道,“我跟强国强同窗共读四年,难道我还看不出来他强国强是真是假吗?!你快放开我,让我去救强国强!不然,强国强就危险了!”

“他们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你去哪儿找他们去呀?!”龙飞说着,松开了紧抓着凤居的手。

凤居急急忙忙地冲到屋子外边,茫然四顾,确实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追,就跺着脚抱怨龙飞道:“都怨你!要不是你拉住我,强国强就不会被他们抓走!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呀?!咱们该到哪里去救强国强啊?!”

龙飞跟到屋子外边,向凤居笑了笑,道:“那个被抓走的人,真的不是强国强,他确实是野狼装扮的!”

“你胡说!”凤居着急地道,“你们不是说在我身上安装了异能超术系统吗?怎么你能够看出来那个强国强是假的,而我却看不出来呢?”

“为了保护我们天球国派到地球上的人员的安全,我们屏蔽了你的异能超术系统里的部分功能。其中就有,你不可能透视或者还原我们天球国人的真实面貌。所以,你就辨别不出来演技高超的野狼,到底是真的强国强,还是假的强国强!”

“你们这帮子天球国的人真卑鄙!”凤居气愤地道,“你们既想让我帮助你们破获天球国的叛逃案,又怕我知道你们天球国的某些机密!你们把我身上的异能超术系统收回去吧!本姑娘不给你们卖命了!”

书评(223)

我要评论
  • 静静地&点儿幽

    这东西静静地悬停在那里,发着柔和的惨白中带点儿幽蓝的飘飘忽忽的光。

  • 个安全&的地方

    她想跑,她想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但她迈不动步子。

  • 前在书&见到过

    凤居以前在书报杂志以及电影电视里,看到过许多有关飞碟的报道。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飞碟。

  • 下去的&的烟雾

    她看到,她脚前的那一小片土地,好像在旋转,在冒烟,在升腾。那片土地凹了下去。从那个凹下去的小坑里,徐徐地冒出一丝丝的烟雾来。

  • 凤居非&。她再

    凤居非常害怕。她再次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观察她脚前的那一小片地方。

  • 过来,&迷应该

    待凤居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还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她心里想,自己的昏迷应该是非常短暂的,因为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倒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