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却再次询问:“二哥,那你们遇上五六波劫匪都还安然无恙的回去了,选定是游大爷带的人更很厉害点呗?”韩孝延激动的点点头道:“那可不,你们是没看见那场景,游大爷那些手下都剽悍着呢,拾掇那些劫匪就像砍瓜切菜一样简单的简单轻松。”韩得平也被唬住了“咋滴?还杀了人韩得平也被唬住了“咋滴?还杀人了?游大爷不是去贩马吗?我咋听。...

光光却询问:“二哥,那你们遇到五六波劫匪都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指定是游大爷带的人更厉害点呗?”

韩孝延兴奋的点头道:“那可不,你们是没看到那场景,游大爷那些手下都彪悍着呢,收拾那些劫匪就像砍瓜切菜一样简单轻松。”

韩得平也被唬住了“咋滴?还杀人了?游大爷不是去贩马吗?我咋听

书评(285)

我要评论
  • 听到一&苦。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见天的&知道躲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了?也&知自己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 光是光&荣的光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着眼睛&的千金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 角用手&也不辩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在眼窝&掉色发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床上此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