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他们来了以后果真就风平浪静再也没有没闹过贼。转眼间到了农历七月十六这天,许氏病了十多天也差不多大好了,一大早她就请了林老太太、林舅母年氏和周氏回来帮着准备好上午的添妆宴。早上大约会有几桌客人,她们自家备菜就需早做准备好。而第二天的喜酒,韩得平了早转眼到了七月十五这天,林氏病了十几天也差不多大好了,一早她就请了林老太太、林舅母年氏和周氏过来帮忙准备下午的添妆宴。。...

自从他们来了以后果然就风平浪静再也没闹过贼。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这天,林氏病了十几天也差不多大好了,一早她就请了林老太太、林舅母年氏和周氏过来帮忙准备下午的添妆宴。

晚上大概会有几桌客人,她们自家备菜就需要早做准备。

而第二天的喜酒,韩得平已经早早的在镇上最大的酒楼包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不是什&韩得平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了。等&要是听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林氏心&不得自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的来到&了一个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字闺中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把你们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扎似的&痛感袭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了。”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