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了礼以后,许氏和光光就被带进后院的偏厅里去吃了席面。等席面撤了,齐夫人身边的齐嬷嬷回到了许氏近前低声的说:“韩二奶奶,二姑娘,我家夫人说让我带二位去去见我们府上的棠姨娘。”许氏无心想说不去,人家齐夫人好心一片好推拒。反正她怎么也算娘家等席面撤了,齐夫人身边的齐嬷嬷来到了林氏近前小声的说:“韩二奶奶,二姑娘,我家夫人说让我带二位去见见我们府上的棠姨娘。”。...

观了礼以后,林氏和光光就被带到后院的偏厅里去吃了席面。

等席面撤了,齐夫人身边的齐嬷嬷来到了林氏近前小声的说:“韩二奶奶,二姑娘,我家夫人说让我带二位去见见我们府上的棠姨娘。”

林氏有心想说不去,人家齐夫人好心一片不好推拒。

再说她怎么也算是娘家嫡亲的婶娘,都来到侄女家门口了,有机会却不见,林氏又怕齐家人多想。

到时再给韩小棠带去麻烦,可就不大美妙了,所以她也就没推辞。

母女两跟着齐嬷嬷一路穿堂过院,渐渐地就偏僻了起来,前院那边热闹喧哗,这边的小院落仿佛是在第二个世界一样,寂静无声。

来到了一处小院子门口,光光见院门是落了锁的,门口还有几个粗壮的婆子守着,心下了然,看来韩小棠在这高门大院里混得也不咋样啊!

齐嬷嬷叫婆子开了锁,带着林氏和光光就进了小院,院子不大,里面只有正偏六间房子,院中间有个小丫鬟在用小炉子熬煮着汤药,中药的味道飘出去老远,非常刺鼻。

“姨娘可安歇?”齐嬷嬷非常严厉的问那小丫鬟。

“未曾。”小丫鬟似乎很怕眼前的齐嬷嬷一样。

也没叫小丫鬟进去传禀,齐嬷嬷径自进去了,不一会儿齐嬷嬷出来笑着对林氏说:“二奶奶,二姑娘,棠姨娘就在屋内,你们快进去吧。”

林氏非常不习惯这个齐嬷嬷一口一个二奶奶,也很排斥她一直叫韩小棠棠姨娘,可是这是人家的规矩,又不是她能改变的。

母女两也就迈步进去了,这次齐嬷嬷没再跟着进来。

穿过明间到了内室,里面陈设倒是还算过得去,韩小棠正仰躺在床边的榻上,榻边还有一高一矮两个丫鬟守着。

见到林氏母女的穿着韩小棠的眼中露出震惊之色,随即她就掩面哭泣起来“婶婶,光儿妹子,我可算是见到亲人了。”

林氏也很吃惊于韩小棠的瘦弱憔悴,以前的韩小棠是很明媚漂亮的,现在瘦的都快脱相了。

而且韩小棠的脸色苍白还有点发青,林氏紧走了两步坐到了榻边询问道:“小棠,你这是生病了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韩小棠想说什么,却抬头看了一眼榻边的两个丫鬟,复又什么都没说只是哀哀的哭泣。

林氏是个软心肠的人,韩小棠怎么说也是在她眼皮底下长大的孩子,林氏被她这么一哭,弄的也有些难过。

“孩子,你是受了啥委屈啊?有啥你跟我说说,我回去给你娘送个信啥的。”

韩小棠哭的更厉害了:“婶婶,我命苦啊,我可怜的孩子啊,都没机会来到这个世上就没命了……”

林氏听的云里雾里的,旁边的丫鬟就说“韩二奶奶,我家姨娘前阵子刚小产过一回,现在身子虚着呢,整天又爱胡思乱想,吃不下饭,您好好劝劝她。”

光光清楚的看到韩小棠用怨恨的目光看了眼丫鬟,然后就低下头呜呜的继续哭了。

光光觉得真是有意思,一个是公子少爷的妾室,一个是侍候妾室的丫鬟,怎么妾室反而有点怕丫鬟呢?难道丫鬟是齐夫人派来的?

“娘,小棠姐身体不太好,而且有点伤心过度,我们以后再来看她吧!”光光见韩小棠也不说其他的,就是一直哭有些心烦。

而且,她身为齐家的妾,就是齐家人,她并不想让自己搅和到别人的家务事当中,尤其是这个装可怜的人还不值得他们同情的情况下。

听光光说她们要走,韩小棠果然立马止住了哭声,她紧紧地抓住林氏的手:“婶婶,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夫人她怎么会放你们进来看我?”

“我们是来参加……”说到一半林氏突然意识到什么又住了口。

韩小棠用力的咬了咬牙“是受齐家邀请来参加我们公子的大婚的?”

她在心里百转千回,最后跟林氏说:“婶婶,你帮帮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你救救我吧,我求你了……”

林氏呆了呆“你咋啦?发生了啥事?”

韩小棠红着眼睛道:“我从进门后就一直被关着,夫人不让我出院子,也不让别人来看我。

你们还是我来到齐家以后第一次见到的外人呢!

有时公子会来看我,那也是有限的,我去年刚进门两个月就怀了孕,夫人说公子还没娶妻,不能留庶长子就差人给我灌了落胎药。”

林氏惊的张大了嘴巴,她哪里见过高门大户的后宅里的这些血腥阴私?

“上个月我又有了身孕,夫人说公子就要娶正妻了,不能正头娘子一进门就让妾室给她添堵,就又……”

韩小棠说到这里哭的是悲痛欲绝,也许她也没想到她心心念念的豪门生活是如此的凄惨吧!

光光就对林氏说:“娘,我们回去跟大伯娘说一声,叫她来看看我小棠姐吧!”

林氏呆楞楞的点头“好。”

她可能是被韩小棠说的这些阴私之事吓到了,脸色有些不大好。这种事情,也不是她一个外人,一个普通农户能够插手的。

韩小棠用力抓住林氏的胳膊“婶婶,你帮帮我,你跟夫人好好说说,放我出去,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每天就跟坐牢一样……婶婶。”

两个丫鬟见韩小棠激动不已,就过来拉扯她,一会儿就把她跟林氏分了开来。

“婶婶,我知道你们家现在过得好了,只有你能帮我,你帮帮我……”

林氏看着有些癫狂的韩小棠,复杂无比,也不知道是该同情可怜她,还是该埋怨她自作自受?

齐嬷嬷在外边听到动静就走了进来“哎呦,姨娘这是又犯病了啊,二奶奶、二姑娘让你们受惊了,我们出去吧。”

林氏无法,只能带着光光跟着齐嬷嬷走了出去。

在去前院的路上,齐嬷嬷唉声叹气的跟林氏说了韩小棠的情况“二奶奶是不知,姨娘进来为的是妾,啥是妾啊?

我大盛朝的律法就是妾通买卖,那妾的身家性命都在当家主母手里呢,不让她留孩子夫人是为了棠姨娘好。

公子成了亲有了正头娘子,那少奶奶咋能容得下一个妾室在她前头生了庶长子啊,到时候棠姨娘的日子就难过了。

不如现在受点罪,以后等少奶奶生了嫡子再要个孩子,到时母凭子贵,不比什么来的强哦。”

这些鬼话也就忽悠忽悠林氏这个小白菜行,光光是一点都不信的,真的是母凭子贵,那韩小棠一开始怀孕的时候齐家就应该把她扶正,而不是想着给她落胎。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齐家是不怎么看中子嗣的,又谈什么母凭子贵呢?

或者说齐家就是压根看不上韩小棠这个母,宁愿不留子也不要抬举韩小棠。

应该说齐家是厌恶韩小棠的吧,齐夫人只是碍于儿子喜欢才不得不把韩小棠抬进门来。

而韩小棠一个农家长大的姑娘,仗着姿色,加上有着几分小聪明就以为她能够在齐家的后院里玩得转了,却没想到她这一点小心思到了齐夫人面前压根都不够看的,落得如此下场也是自作自受吧!

光光一点也不同情她,反而有点反感齐家和韩小棠吓住了林氏。

书评(263)

我要评论
  • 她呢。&”这是

    “娘,光儿醒了,绣娟照顾她呢。”这是老实巴交的韩得平。

  • 声的,&又是怎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没人通&套啊?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 ,对面&床,房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自家条&算不上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魂魄莫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的中年&光乱动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是在一&觉得脑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奶,穷&包子父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现场她&东西给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