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里许氏是翻箱倒柜的找着衣服,现在的许氏并不缺衣服穿,虽然大部分都是粗布和棉布的,她每日都得干活儿,穿太好的衣服也是白白地糟践布料也不是?许氏把两身绸缎面料的衣裙拿了出,在身上比画着“光儿,小棉,你看我穿哪身最合适?”光光认真地的上下打量了老半天林氏又问在一边傻笑的韩得平:“你觉得呢?当家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氏是翻箱倒柜的找着衣服,现在林氏并不缺衣服穿,但是大部分都是粗布和棉布的,她每天都得干活,穿太好的衣服也是白白糟蹋布料不是?

林氏把两身绸缎面料的衣裙拿了出来,在身上比划着“光儿,小棉,你看我穿哪身合适?”

光光认真的打量了半天就说道:“娘,我觉得青色的好看,显得年轻。”

林氏又问在一边傻笑的韩得平:“你觉得呢?当家的。”

“都好看。”韩得平憨笑,说了等于没说。

小棉白了她一眼“娘,别听小妹的,我觉得蓝色的那套好看。大气又成熟,跟爹的长衫正相配呢。”

韩得平就这么一身像样点的行头,还没上过身呢,蓝色的缎面长衫,外面罩一件同色镶黄边的比甲。

林氏果然选择忽略光光的建议,选了蓝色的那套。

“爹,姐,我就是觉得咱娘的头上太素净了。啥首饰都没有,就是穿了那么好看的衣服也不像那么回事呢!”

光光这么一说,一家人才反应过来,林氏就发愁道:“咱们也从来没买过那些东西啊。”

他们一家只顾着赚钱吃穿了,对于金银首饰方面都没什么兴趣,以前家里总是有各种事情要办,银钱也不凑手,林氏又节约就没想着添置啥东西。

“那就去买吧,想买啥买啥,咱家卖西瓜不是得了二三百两银子呢吗?”

韩得平大方的说道,自从他跟林氏成婚以来,还没有给妻子添置过什么贵重物品呢。现在家里有了点余钱,韩得平就想着补偿一下林氏。

光光翻白眼:“爹,那是公中的钱是不能动的,除非是要大家集体做啥生意,或者添置土地房产才能花的,像买首饰啥的得花各自的零花钱。”

韩得平傻眼了,他嗫嚅着道:“那我只有二两银子,能给你娘买啥?”

这计划岂不就是泡汤了?

小棉和光光捂嘴偷笑:“够给我娘买对银耳丁吧!”

林氏也白了韩得平一眼“就你那点钱能买啥,不用你,我有工钱。”

林氏的工钱平时除了会贴补一下林老太太外就自己收着,还是有个十几两左右的。

光光就抱着林氏撒娇:“娘,我有钱,我给娘买首饰。”

“我也给娘买。”小棉也表了态。

韩得平汗颜,被两闺女给比了下去,也有够丢人的。

林氏非常满足于两个闺女的懂事和孝顺,她一手抱了一个笑着道:“哎呦,还是我的闺女贴心。”

韩得平就套了车,让周氏帮忙看着下作坊里的事情,现在家里的作坊就只做每天去镇上卖的几百斤凉粉。

作坊里一般都有周氏容氏和宋氏来帮忙,林氏轻省很多,她就是不在半天也没啥大的影响。

锁了正房和厢房,只留了东厢里暂做绣工坊的两间房子,里面还有十几个姑娘和媳妇在做着绣活呢。

其他的房间都一一上了锁头,一家人就坐着骡车去了镇子上。

因为林氏没到镇上的首饰铺里买过东西,就先去王家找了王袁氏,并把骡车先寄放在了他家后院,一行人就往镇上最大的首饰铺子来了。

首饰铺子的掌柜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美妇,见到王袁氏进来就先热情的打了招呼:“哎呦,王夫人,您可有阵子没来了。”

王袁氏也过去跟掌柜娘子寒暄,客套了好几句,掌柜娘子知道是韩得平一家要买首饰就请了林氏到柜台边去看样式。

王袁氏就对林氏说:“这位梁掌柜的娘子跟我很是相熟,她家的首饰样式也不错,妹妹只管挑,回头我给你去说价钱。”

林氏深深觉得,有熟人就是好办事,王掌柜夫妻可真是他们一家人的贵人呢!

梁掌柜娘子热情的招待了她们,并吩咐了铺子里的伙计端来茶水点心“大妹子,想看啥样的?我这边金银玉都有,全套的头面也有,也可以自己画了样式送来我这边定做。”

林氏跟小棉光光在柜台边看得是眼花缭乱,一些金银玉翠摆的是琳琅满目。

林氏有些局促,她从来没有买过首饰,跟韩得平成婚以来也没置办过啥东西,这还是人生第一次呢。

韩得平看了一下这些珠翠就对林氏说:“孩他娘,你随便挑,钱不够就先预支我的工钱,回头从我工钱里扣,行吧,闺女?”

韩得平特意去问光光,光光嘿嘿一笑:“娘,那你可要把握好机会。”

小棉给林氏选了一支金簪,大概有个三四两重的样子“娘,这个样式别致,适合你戴。”

梁掌柜娘子见小棉一个小姑娘家第一件首饰拿的就是金簪,眼神一闪,脸上笑容不变:“妹子,你闺女的眼光就是好,这支掐丝飞蝶金簪可是新款,你快戴了试试。”

林氏更是不安的直摆手道:“我哪戴这么贵重的东西?”

光光就去问韩得平“爹,我娘能戴不?”

“能,当然能,你娘配得上所有的首饰。”

光光觉得这是韩得平这个大老粗说的最好听的一句土味情话了。

林氏果然红了脸,王袁氏笑着把金簪插到了林氏的头上称赞:“妹妹人好看,戴啥都好看。”

“这对耳坠我娘戴好看。”光光指着一对翠绿的翡翠耳坠说道。

梁掌柜娘子闻言把耳坠拿出来给林氏戴上,并拿来铜镜“哎呦妹子,你闺女眼光真好。”

“爹,你觉得哪个好看啊?你就不想给我娘买点啥?”光光见韩得平在一边傻笑就问他。

韩得平指着一直点翠玉簪子“爹觉得这个最配你娘。”

光光觉得韩得平的眼光很不错,玉簪子显得高贵大气典雅“伯娘,这个给我娘戴上,是我爹选的呢。”

“哎,好。”王袁氏就把林氏的金簪取了戴上了玉簪“嗯,还是韩家兄弟会看。”

林氏自己选了两对小银镯子,当然不是她戴的,是给两个闺女买的。

光光就给林氏又挑了一只细丝金手镯,最后又要了一副整套的银制头面,是给韩乐儿添妆用的。

“好了,掌柜娘子给算下多少钱?”

梁掌柜娘子见他们挑了那么多东西,就拿来了算盘开始算账,两幅银手镯,银制的整套头面不是很贵,一共加起来就是三十多两银子。

贵的是金簪玉簪和金镯子,那支金簪重二两二钱,所谓一两金十两银,就是说一两金子要换十两银子。

簪子本身就值二十二两银子加上工费,老板还要抽成要折合成银子二十六两。金镯子重四钱九钱,要价就是五十五两。

最贵的还数韩得平看中的那支成色不错的玉簪子,要价在七十八两。

梁掌柜娘子噼里啪啦打着算盘说着价格“一共就是一百九十两银子,零头给你们抹去了。”

林氏吓得脸都白了“这么贵啊,那就只要银的头面好了。”

光光偷笑“爹,你快来付钱。”

韩得平羞涩的从袖袋中掏出二两碎银子放在柜台上,梁掌柜娘子的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

王袁氏笑着打圆场“韩兄弟没带够钱啊,我这就回去让你家王大哥送钱来。”

王袁氏果然大气,光光却是笑着拉住她说道:“伯娘,我们一家开玩笑呢。”

就在王袁氏和梁掌柜娘子的惊诧中,姐妹两从带来的袖袋中掏出了一锭锭银子,足有一百二三十两之多。

最后林氏又拿出了十几两银子,一家人把钱合计起来也才一百五十多两。

光光无奈的说道“还是没带够啊!”

王袁氏就拉着梁掌柜娘子一阵讨价还价,最后楞是把一百九十两的东西砍到一百六十八两,王袁氏给他们添了十八两银子这才让梁掌柜娘子把首饰都包了。

他们走的时候梁掌柜娘子还一直打量着韩得平一家人,因为在这小镇上一下子买得起这么多贵重首饰的人家可是不多的。

而且夫妻两身上没多少钱,钱竟然随意的让两个闺女装着,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有钱还是没钱呢?

回了家林氏肉疼到不行,这一下子就去了一百好几十两,她得卖上三个月的凉粉才能赚的回来。

光光就安慰林氏“娘,也不是很多啦,一百多两,也就是我姐多卖一次绣品就回来了。以后我们给娘买更好的。”

尽管不是林氏付的钱,她也非常心疼,闺女挣的钱也是钱不是?不能因为闺女挣的比她们多,就可以尽情挥霍了!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拌猪食&点吃的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县梨花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眼前混&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一个&丫头片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的话立&郎中抓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光光的&词。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猪都&嗷叫着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光家里&。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明明是&大小姐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