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也会觉得不明白韩小棠图的啥?绕了一大圈千方百计的抢了表妹的未婚夫,害死了吴家姑娘,嫁到了修身齐家给人做妾,图啥呢?“这些事说来说去,还也不是都怪吴氏这个扫把星,好好的的闺女不看严点,整出这么丢脸的事情来,老娘恨严禁扒了她的皮!”“别说那些没有用的。“老二啊,你家那园子都归整好了?”韩老头换了个话题就去问韩得平。。...

光光也觉得不知道韩小棠图的啥?绕了一大圈千方百计的抢了表妹的未婚夫,逼死了吴家姑娘,嫁到了齐家给人做妾,图啥呢?

“这些事说来说去,还不是都怪吴氏这个扫把星,好好的闺女不看严点,整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老娘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别说那些没用的。”韩老头闹心的朝着陈氏呵斥了一句,陈氏可能也是心情不好就没再说下去。

“老二啊,你家那园子都归整好了?”韩老头换了个话题就去问韩得平。

韩得平点头回答:“啊,对,是老三带人帮着弄的,最近栽了不少野葡萄枝,还移栽了一些桃树李子树啥的,不知道能不能活呢?”

韩老头默了默就说:“你那边忙得开吗?你看你四弟、四弟妹天天在家也没个事做,不如叫他们去给你们那帮忙,还有小莲,我看那绣活啥的她应该也能做。”

家里现在人多,粮食消耗的快,而且生活上处处都要花钱,可是能够撑起来门户的却没有,也没有能够进账的地方,就指望着家里那些地,韩老头是焦急无比。

韩得平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韩老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吧,他为了这个家为了他的儿女多打算一点是人之常情的,只是韩老头这颗慈父心从来都没有用过一点在自家身上罢了。

“爹,四弟四弟妹在家里都从来没干过活,你觉得到了我那里他们能做得下来吗?”

“咋干不来啊,我听说有田家的三个小子都在你家做了长工,平时不就在果园子里逛逛,看着点园子吗?一年给十两银子呢,你四弟能干这活,你去给得发说,让他们兄弟回去一个,把位置让给你兄弟来干。”陈氏说话可没韩老头那么客气了,是理直气壮的直接吩咐韩得平的。

韩得平没应陈氏的话只是拿眼认真的看着韩老头。这种无理的要求,韩得平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韩老头被儿子看的老脸一红,他有些尴尬的训斥了一顿陈氏:“胡咧咧啥呢?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你去人家就得让位,那老二成啥人了,以后我们家走出去咋面对四叔家的人啊?”

陈氏一阵气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倒是变出银子来啊?”

她转头瞪着韩得平,然后有些失望的哭了起来:“老二,你现在发达了,你厉害了,你就可以不管我和你爹的死活了是不是?

你别忘了你打哪里来的?你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啊,你不能啊!

你们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让我和你爹天天吃糠咽菜的,你咋就吃的下去,你们也不怕被雷劈是不是?”

被陈氏这么一通数落和哭诉,韩得平有些扎心,如果陈氏一味的强硬,他可能还没有那么难过。

他的亲娘,哭着对自己说过的日子苦,说他没良心,他自问对父母算是孝敬贴心,对得起良心,也不怕别人挑理。

但是他做的再多再好,还是得不到亲娘的一句夸赞,换来的是更多的索取和埋怨,他能够无动于衷才怪!

韩得平在心里算了下,韩老头手里还有十几亩地,家里还有大房四房加上韩老头和陈氏就是十一口人,一年收的粮食下来吃饭绝对是没问题的。

但是说有多少钱花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省吃俭用还算过的不错,可是继续供着孝宗读书,那就是很困难了。

他有些纠结,孝宗毕竟是家里长子长孙,他如果跟韩老头说,考不上就别读了,韩老头和老大两口子估计都会对他有意见吧!

韩老头又叹气:“老二啊,你小妹妹还有一个多月出门子了……”

“爹,你放心,我肯定会让小妹妹体面的发嫁的。不是让我得禄哥他们打的嫁妆吗?回头我去结账。

我也听说了那江家条件不大好,我心里有数的。到时候你们别去找厨子做酒席了,我去镇上的酒楼里包二十桌席面,我们去镇上吃酒席就是了。”

韩得平这么说韩老头和陈氏也没其他的说道了,韩得平没有推脱,而是一口气把韩乐儿出门子的事情全揽了过去,他们两个还能说啥?就是大房两口子都不敢说这种话,人家二子都给包了。

一旁的韩乐儿听了眼圈都红了,韩乐儿在家里是个小透明,她没有韩喜儿那么任性刁蛮不讲理,只是韩家二房以前受苦的时候她大多时候都是选择无视漠视的,属于不坏但也绝对不好的那种人。

光光对她无感,但她毕竟是韩得平的妹妹,她也就没发表意见反对。嫁妆和酒席大概往好了办,最多也就几十两,这在农村来说,就是上等条件了。

一般人家闺女出门子,最多就是打嫁妆花点钱,七八两就顶天了,韩得平他们家现在有点余钱,也就没有那么计较,给韩乐儿风光大嫁还是没什么困难的。

唠了一会嗑,把这些事情说完了,几人就告辞离开了老宅。

爷几个回家的路上韩得平显然心情不好,一直沉默着,光光也没有做多安慰韩得平,这种事情还是得他自己想开才行。

到了家里光光就去作坊里把韩得平包揽了韩乐儿婚事的事情说了,周氏忿忿不平的道:“这些都该是咱爹咱娘的事情,二哥就是心软。”

林氏也不是那小气人:“唉!你二哥就是这样的人,心里总是念着兄弟姐妹情。随他去吧,家里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妹了,他当哥哥的现在有能力了,也应该多担待一点。”

周氏就笑着说:“还是二嫂你和二哥心肠好啊。就是小妹夫婿家条件好像不大好啊,还是大姨给说的亲呢。”

周氏说的大姨,自然指的是陈氏的亲姐姐大陈氏,也就是老四媳妇的亲娘。

“这条件好坏的也说不定,主要得看人品好不好吧?”

林氏三观很正,不是很看重别人家的条件,首先人得好才行,就是将来自家闺女找夫婿,她也是这个标准。

周氏就开玩笑的说着:“我家小菊回头还得麻烦二嫂啊。”

林氏一怔,这是要让她给小菊做媒?

林氏失笑道:“我哪说得来这事。”

“那游家和小棉她舅家的婚事不就说得挺好的?”

大家都以为是林氏帮忙去说的媒,游家才同意了同林家的婚事的。

他们却不知道是游勇自己看中了林宝丰,才有了王袁氏来说亲一事。

林氏也不能把这种事情到处说,就只能应了周氏“那是我侄女,回头有那好人家,我肯定先想到她。”

周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这才满意的下了工回家了。

“娘,你看三婶多精明啊,你可要学着点。”

光光觉得四个妯娌里就数周氏最精明,吴氏最奸滑,江氏最懒馋,林氏最笨。

林氏失笑:“她呀,没啥坏心,就是为了自家过得好点,会算了些,想让我帮着你小菊姐说亲,无非是觉得我们家现在过得好了,认识的人家都是有钱一点的,想给小菊找个好点的人家呗!”

光光讶异无比:“娘,你咋啥都知道?”

林氏现在变得这么通透了?

“那是自然,你娘我可不傻,我心里啥都知道呢!”林氏点点光光的额头就去前面做饭去了。

书评(109)

我要评论
  • 又看了&女才急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钱给韩&么一拖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薄的奶&顺受的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韩老&还未嫁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装剧拍&知自己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 小窗下&间里就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你这&又疼了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自家条&但好歹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