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恭谨的给武长使夫人躬身施礼道:“夫人谬赞了。”武长使夫人又吃了两片西瓜以后就盼咐人“把这些送去前院给老爷和公子们尝一尝。”回过头来才问光光“你们家这西瓜你们想怎么卖啊?”她也看出了,每次来取货的时候都是这个六七岁大的小姑娘拿主意的多,她猜测这武长使夫人又吃了两片西瓜以后就吩咐人“把这些送去前院给老爷和公子们尝尝。”。...

光光恭敬的给武长使夫人施礼道:“夫人谬赞了。”

武长使夫人又吃了两片西瓜以后就吩咐人“把这些送去前院给老爷和公子们尝尝。”

回头来才问光光“你们家这西瓜你们想怎么卖啊?”

她也看出来了,每次来送货的时候都是这个七八岁大的小姑娘拿主意的多,她猜想这个小姑娘多半是有副玲珑心,对于韩家是这么个小姑娘主事,她聪明的选择并不多问。

光光就去看韩得平,韩得平会意就答了:“夫人,这西瓜虽然是自家种的,可贵就贵在于我们是第一个种的。

现在送来的就是第一批,我家里也就只剩下亩把地的西瓜了,卖完了以后就得等八月底秋西瓜下来才能吃得到了。所以现在我们打算卖一吊钱一斤。”

武长使夫人没有意外,毕竟物以稀为贵嘛。

“好,一吊钱就一吊钱吧!今个天也不早了你们就歇在我府里好了,明个再回去。回头我派人跟你们一起回家里拉西瓜过来,省的你们来回跑了。”

以前他们来府城从来没有在武长使府留过宿,一般都是在城里长客栈休息的。

现在武长使夫人主动留他们,说明她对西瓜还是比较看中的。

长使府的管家找人称了他们带来的西瓜,一共是三十多个西瓜,有近四百斤重,给了他们四十两银子。

韩得平和光光都非常高兴,他们才带了这么一点就卖了四十两银子了,家里最起码还有一两百个西瓜呢,得有个两三千斤的样子,这样算下来他们一亩地西瓜能卖上三四百两银子去了。

等秋西瓜大面积上市了价格肯定会降下来,等那时候没准平常老百姓都能够吃得起了呢,那是以后得事情韩得平和光光也不贪心,眼下能赚得第一笔也很满足了。

第二天早上两人吃了饭就准备套车回家了,长使府的管家却拦住了他们:“韩二爷,韩二姑娘,我家夫人去了王府里给太妃王妃请安去了,夫人吩咐过了,等她回来以后你们再走。”

他们为客,走了也得跟主人家说一声才是,他们只好等武长使夫人回来。

只是他们没等回来武长使夫人,却等来了淮阳王府的内侍仆妇,说是太妃请他们到王府上去回话。

韩得平紧张无比,光光来自于异世,没有本土的人那么重的等级观念,所以她倒是没那么害。

他们两人都只是穿着寻常的细棉衣服,好在干净整洁,王府里宫人仆妇态度也都还算和蔼客气,就领着他们坐了小轿往城中心的那座高大宏伟的建筑去了。

淮阳王府坐落在府城中心位置,高大的门楼廊柱上雕龙画凤,汉白玉台阶两旁上稳稳的坐着两尊石师狮,门房里站着不少守门的侍卫。

进了王府,庭院深深,九曲回廊,院落林致,丫鬟仆妇门人小厮井然有序的做着本职工作,光光撩着轿帘一路看着王府的景致,奇花异草,假山异石数不胜数,感叹古代高级门阀的穷奢极欲。

进了内院的垂花门,他们就下了轿子,有宫人嬷嬷领着父女两穿过影壁墙,越过百花齐放的小花园到了几间华丽的花厅门口。

门房有人进去禀报,两人这才得进了花厅,一进门光光就有些愣住了,不仅仅是因为花厅里的奢华得装饰,昂贵的摆件,而是因为一进门就看到了内外间门边的那张大屏风。

屏风正面是一只超大的可爱加菲猫,肥嘟嘟的加菲猫做拱手状,旁边还绣有恭喜发财四个大字,光光无语,这不是出自她们家绣工坊的第一副屏风面嘛,咋摆在了这里?

“太妃,你看这丫头都看傻了。”

听到武长使夫人的声音光光才回神,顺着声音往内间看去,此时里面的榻上坐着三个人,正中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不用说这个妇人就是淮阳王府的太妃了。

太妃左手边坐着一个青年男子,身穿一身藏青色常服,头戴玉冠,剑眉星目,面如寒霜,正是在武长使府有过一面之缘的淮阳王。

而太妃的右边还坐着一个面容白皙憔悴的青年妇人,说不上多漂亮,气质倒是很好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出来的高门贵女。

而武长使夫人就坐在年轻少妇的下首,此时正谈笑晏晏“韩二爷,小丫头,还不过来给太妃王爷王妃见礼。”

韩得平紧张的手心和额角见汗拉着光光就跪下行了大礼“见过太妃娘娘,见过王爷,王妃。小民无知,请贵人们见谅。”

那位太妃态度和蔼亲切“呵呵,都快起来吧。”

光光起身的时候才看到榻上的矮几上放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还有装点精美的西瓜捞,光光汗颜,人家王府里的厨师可比自己做的好看多了。

“太妃,这屏风面就是这个小丫头画的样子,你是没看到她画的人物小样,可是有趣的很呐!”武长使夫人笑着对太妃介绍。

然后屋里几个人的目光就都齐唰唰的看向了光光,光光一阵赫然,虽然她没啥封建等级观念,可是毕竟她们家是最底层的农民,在这些天潢贵胄的人眼睛命贱如蝼蚁,一个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就有可能丢了小命呢!

太妃来了兴致:“什么样的人物小样啊,能给我画一个吗?”

一旁的淮阳王声音冷淡有些不赞同的道“母妃,乡村之人能有什么好的技艺,改天儿子给您请了宫廷画师来为您作画。”

“哎呦,宁川啊,瞧你说的,我不过是觉得小娃娃家聪明有趣,何必较真。”

太妃这么说,淮阳王就没再说什么了。

一旁的王妃开了口,声音有些孱弱的说道:“无非是逗个乐子博母妃一笑罢了,小姑娘,你既然会给人画像不如就给我们太妃画一张如何?”

光光有些犯难,她只会画简笔画,哪里画得来古人的人物画,万一给这个太妃画她不满意,觉得丑了啥的,她不是闯了大祸了,她就为难的看着武长使夫人“小民愚笨,只会一些粗陋的简笔画,人物画像是没画过的。”

“什么是简笔画啊?”太妃对于这个说辞觉得很新奇。

武长使夫人笑着说“要不我叫人回府去取我的人物小样来给太妃瞧瞧。”

光光从身上拿出了自己的小身像,这是自己给自己画得,只有手掌这么大,是小棉绣的,用园框架装了,上面有眼下面有拖,可以做挂饰可以放桌子上做摆饰。

“太妃娘娘,这个就是简笔画,是小民我画的样子,我姐姐绣出来的,请您过目。”

有宫人嬷嬷接了小样挂饰呈给了太妃,几人就把目光移向了那个巴掌大小的绣面摆件。

上面绣的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娃,可爱的双手拖着一只超大的西瓜,卡通版得人物生动有趣,夸张的手法做着搞怪的动作,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这种大小不一的人物小像,光光的房间里或摆或挂着不少。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道道土&有得昌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什么大&和睦幸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起闺女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韩光光&自于一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异世里&,光光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正慢慢&息,屋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还不下&指望得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现在&代里的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子又不&几个当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