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找了孝延和表哥林庆丰林宝丰回来一同帮着种了西瓜籽,浇水浇水后又在上面细细地盖了一层麦秸秆。中国古代是也没地膜的,盖秸秆是替代地膜的保温效果光合作用。他们在西院子种了两亩多地就没籽了,光光也没办法,都5分45秒一些空地,光光又种了不少山楂种子一直这样。“这得古代是没有地膜的,盖秸秆是取代地膜的保温光合作用。。...

光光找了孝延和表哥林庆丰林宝丰过来一起帮忙种了西瓜籽,浇水施肥后又在上面细细盖了一层麦秸秆。

古代是没有地膜的,盖秸秆是取代地膜的保温光合作用。

他们在西院子种了两亩多地就没籽了,光光也没办法,都还剩一些空地,光光又种了不少山楂种子下去。

“这得多久才能长出果啊?”林宝丰是没见过西瓜的,很好奇。

光光就答:“表姐,西瓜得等到六月的样子才能成熟。”

光光又带着几人去了家里的厢房里,里面有不少人都在做着绣活。

“我去大爷爷家拉屏风框架。”

孝延跟林庆丰一起套了牛车去了村里的林老爷子家,现在得禄得寿兄弟每天都帮他们家做屏风框架,摆件小框架啥的,活多到做不过来。

有时光光还会突发奇想,画出一些别致的框架来让他们打造,其实就是一些后世里常见的各种形状的相框类型的框架,或大或小可以裱她们家绣出来的绣画。

又过了一段时间,游勇过来说他要跟着府城的游家大爷去北地贩马,问林庆丰要不要跟他一起过去。

林大山和年氏非常惊喜,儿子也是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了,还没出过远门呢。

现在未来女婿有意带着儿子出去闯荡是个好事就答应了下来,孝延就也要跟着去,他跟韩得平和林氏说,想出去见见世面。

游家大爷在府城里是很有名的马贩子,据听说他年青时还闯荡过江湖,做过绿林好汉游侠啥的,后来在北方经商多年。

最后更是做起了南北马贩子的生意,经常往返于南北两地,在绿林道上和官面上都是号说得上话的人物呢,把孩子交给游大爷带着韩得平和林家人也都放心,就打包了包裹让韩孝延林庆丰跟着游勇去了府城。

到了五月里收了麦子,韩得平又把对面的山楂树地旁边的二十亩麦地给买了,这样他们家就有一大块连起来的土地了。

足足有四十亩,加上他们家其他的土地韩家现在的土地都有七八十亩了,每亩地的税收是五斗粮食,折合银钱下来光是交税银一年都得五十两银子。

韩得平陆续的给剩下的土地留了十亩到下个月种西瓜外,其他的都种上了山楂,那三十几亩的山楂树栽下去让十里八村的人都惊掉了下巴,因为会花那么大本钱栽野果子树的还是少见的。

到了五月底光光种的两亩地西瓜有些已经成熟了,长势很喜人。

韩得平和林氏光光小小棉都站在西院的西瓜地里,光光去摘了一个有七八斤重的大西瓜,用刀杀了,红红的瓤子流着汁水“爹娘,你们快来尝尝,可甜了。”

一家人都吃了几块西瓜,韩得平吃得最是香甜“可真甜。”

光光自豪一笑:“那当然,这两个月我可是日日都来看顾这些西瓜,一天都不敢懈怠呢。”

林氏就说:“可惜你哥和你表哥吃不到,也不知道他们啥时候回来呢,这都去了两个月了呢!”

“去北边打个来回怎么说也得三个月去了。”光光就不怎么担心孝延他们,游家大爷去北边又不是头一次,他每年都会跑几趟,而且带的人手不少,路又是走惯了的。

“咱们这瓜要卖吗?还是全部留种?”韩得平对于种西瓜是没啥意见的,对面有十亩地收了麦子就一直空着呢,就是给西瓜留得地。

“全部留种要不完,咱们挑大个的好的留做种子,剩下的吃不完得就运些出去卖。”

光光想过了,西瓜只能种在离自己家近的地方,等西瓜快成熟了的时候看守起来方便,要是种在远的地里看守起来就要费大力气了。

韩得平点头“那成,就种对面山楂树旁那十亩,这里扯了秧可以再种一茬,有个三亩多一点的地,够了吧闺女?”

“地是够了,这肥可咋办啊?”翻土沤肥都是不小的工程呢,五六月种下去,那就得等八九月才能有收成,那时就是入秋了,西瓜肯定没有夏天正热的时候好卖。

“我跟村里的人都打了招呼,有那地少的人家,肥多了的给我们留着,我们家也不白要他们的,花钱买呢!”

光光叹气,这个落后的时代就是麻烦,没有化肥农药,除草杀虫都得靠人工的,而肥料就是人肥,要么就是牲口的粪便。

“那也是有限的啊,咱家种那么多地,家里只有一头牛一头骡子,哪里来那么多粪便啊?”

林氏就说:“咱家不是还有头猪吗?”他们前院的猪圈里有头小猪,是开了春以后林氏买的,说是喂到年底杀了,省的买猪肉多花钱。

“那一星半点有啥用,要不咱们多养点**,爹娘!”

林氏犯愁“咱们的鸡圈就那么大,最多养个十几只吧。”

“咱们不在家里养,在山楂林里养啊,那里地方大,鸡可以任意跑,还可以吃虫子。有了粪便就叫人铲了堆积起来沤肥,一举两得的事啊。”

韩得平可不赞同“地方大是大,养起来麻烦,而且没有围墙肯定不行啊。”

光光嘿嘿一笑“那咱们就打个院墙呗,我有个规划,要把咱家的山楂林打造成一个农家庄园,回头在里面种上西瓜,养上鸡鸭鹅,以后再慢慢的种其他果树,将来果树花一开了,你们想想五颜六色的花得多漂亮。”

“几十亩地的围墙,那得花多少钱啊?”林氏有些肉疼。

“咱家也没那老些钱啊,现在天热了,粉条一天也就卖个一二两银子,凉粉卖的多点,一个集最多也就五六两银子。”

因为凉粉今年受贸家的影响,他们只在镇上卖,县里府城贸家都自己加工了凉粉售卖,他们卖出去的凉粉就只局限于一个梨花镇,也只有天热的时候好卖。

家里有多少钱光光当然知道,前些日子刚买了二十亩地花了一百多两银子,现在家底所有的钱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两呢。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把你们&指望得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现在,&笑开大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件虽然&母感情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便取了&是韩得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恢复恢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光光在&里骂人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了?也&套啊?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 睡着的&物了。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晕了,&其妙的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听到自&角用手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