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他们分家以后得第一个年,一家人在正月里不是宴请别人,就是去赴别人家的宴。正月里一般是没啥活忙的,一家人除了走亲戚或者接待来拜年的人以外就是上山砍柴,他们要是重新开起...

过了他们分家以后得第一个年,一家人在正月里不是宴请别人,就是去赴别人家的宴。

正月里一般是没啥活忙的,一家人除了走亲戚或者接待来拜年的人以外就是上山砍柴,他们要是重新开起了作坊,每天都是要烧柴的,自家不砍,就得花钱雇别人打柴了。

村里人看到一家人每天上山下山的背柴都是夸赞不已“也难怪人家韩老二家能过好,你看看他们家现在的日子多红火,还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呢!”

“那可不是,人家的家业房子都是自己家挣来的。”

过了正月十五以后林氏就又重新开了粉条作坊,有些小商小贩老早都来问过她们家啥时候开业了呢。

又去找了周氏宋氏容氏,还有四叔公家的几个孙媳妇来上工,林氏主动涨了五文钱工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因为她两个闺女现在倒腾的绣活村里多的是大姑娘小媳妇去接活干,挣的比在作坊里多的多了,弄的林氏都不好意面对几个来作坊干活的妯娌了。

前院里此时就聚集了十几个小姑娘和村里的媳妇们,光光就对大家说:“各位姐姐,婶子们,我家的花样子你们可以随便拿回家绣了去卖,我们不管你们这些,只是在我们家做一天我希望你们就打起精神认真一天。

那粗布帕子荷包啥的做坏了三两个不要紧,绸缎的坏多了我们姐妹可是不依的。”

大家也都没有异议,毕竟谁都知道绸缎面料很贵,绣坏了不仅仅是小棉和光光心疼,她们也揪心。

光光也不怕他们抄袭了样子回家绣了帕子啥的拿到镇上去卖,样子再好看镇上的人消费水平是有限的。

本来四五文钱一张的粗布帕子,你卖到十文是不会有人买的,还要去除布料针线工夫这些本钱,仔细算下来还不如在她们家帮工赚得多呢。

她们家的东西主要都是销往府城去的,光光就买了不少绸缎面料,让几个手艺好的媳妇妇人绣屏风啥的。

她还在韩老爷子家定做了不少实木小框架,用于做小绣样的摆件啥的,她的梳妆台上就有一副旋转框架,上面是一副自己给自己画的简体小像,还是卡通可爱版的,旁边更是绣了一行小字。

绣的是“韶华将尽,三分流水二分尘”,语出明代李唐宾的《梧桐叶》第一折,韶华就是指光阴的意思。

春花都惊讶于光光的画工“光儿,你这小人画的可真是有意思,这画的是你吗?怎么这么可爱,可不可以给我也画一副?”

至于字,她们自然都是不认识,也不知道其意的。

光光偷笑“当然可以了,只是我给大家画简体像可是要收费的。”

古代除了专业的画师会画人物像以外,是没有照相机的,光光的简体像另类别致,简单又可爱,萌翻了一众少女,大家纷纷吵着要光光给画一副简体像。

“那大家就要努力了,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我们绣工坊每十天评选出一个绣帕子做荷包最好最快的人,我将免费为她画小像,另外额外奖励一次抽奖机会。”

“啥抽奖机会?”

“抽啥奖?”

光光早有准备“就是我们事先封好红封,里面装上十文到一百文不等的铜钱,抽到啥就是啥。”

大家也都觉得新奇,不过确实也鼓动了大家干活的士气,绣的都更快更认真了一些。

光光为武长使夫人画了一张小样,并另让人绣了“和气暖如春,世味甜如蜜”的赞美诗句。

过了正月光光又去了府城给武长使夫人送了一次绣品,武长使夫人对于自己的小样果然是爱不释手,喜爱非常。

在府城赚了不少银钱回来了以后光光就开始教孝延画简笔画,简笔画很简单,对于画各种人物动物孝延学的倒是挺快的。

就是各种词和诗句孝延写不上来,他现在只是跟孝正简单的学了点字,很多字都还认不全,就更别说写诗了。

光光觉得做绣品生意比做食品还有赚头,就打算盖个绣工作坊。

但是目前她手上的钱还是有限的,盖作坊肯定是不够了,就请了人先在对面的二十亩地里盖了三间小一点的小瓦房,还带了一个篱笆小院子。

这是用来给看顾地的人住的,他们马上就得移种山楂树了。

韩得平就去找光光商量“你说找谁来给咱们看顾山楂树啊,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山楂树种下去得两年才能结果,还得施肥翻土浇水,杀虫除草,这些都得找专人来伺候了,是离不了人的。

“要不咱把姥爷姥姥还有大舅他们接来住吧。

他们一家就靠种几亩地也没啥大的进项,山楂树种下去了其他的也不麻烦,就是得有人时常看着顾着,防止有人破坏和偷树苗,大舅他们应该照顾的来。”

林氏一听非常感动,小闺女能想到自己的父母她的心里还是挺烫贴的。

韩得平自然也没啥说的,请别人看顾山楂地也是请,何不照顾一下老丈人一家呢。

再说了就因为林宝丰跟游家定了亲,自家可是没少借游家的势呢。

隔天韩得平就去接了林老爷子林老太太和林大舅一家四口,安顿到对面的房子里住下。

说好了一个月给一两银子给林大舅夫妇,让他们在以后的时间里看顾山楂地。

到了三月,韩得平就去请了不少村里的汉子来家里移栽山楂树。

他们家一共打算种上十五亩地的山楂苗,路对面十亩空地全种上,另外十亩地目前地里是小麦,买来的时候里面已经被原来的主人种好了庄稼了。

西院墙外面还有五亩空地也都种上,这在大柳村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红果子树在山里算得上是比较常见的野果子,没见过谁家把良田用来栽野果子树的。

不过也有少数知道韩家做的山楂食品卖钱了的,就跟着去山里挖野山楂树移栽到自家地里,不过他们种的不多,像韩得平家这样一下种十几亩地的还是头一份呢。

韩老头和陈氏知道了以后把韩得平叫回去骂了一顿,说他败家啥的,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光光并没理会。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天气变暖,她的西瓜该种下地了。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奇葩老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你就&们呢?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韩得平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在异世&,光光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林氏心&替。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口众多&来不富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拉着女&了?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了几天&又是怎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