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季家来搬亲,韩得平和林氏但是过去的了老宅那边,无论内里咋样,韩喜儿是韩得平的亲妹子,出门时子的时候他最最起码得看中几眼,要不然村里人不明白咋讲求他们家呢!等季家搬亲队伍走了以后,韩得平和林氏也没在老宅吃他们的酒席就回去来了,他们不明白的是,过了腊月二十四他们一家又上山砍了两天柴,二十七的时候才到镇上采买年货。。...

第二天季家来搬亲,韩得平和林氏还是过去了老宅那边,不管内里咋样,韩喜儿也是韩得平的亲妹子,出门子的时候他最起码得看上一眼,不然村里人不知道咋讲究他们家呢!

等季家搬亲队伍走了以后,韩得平和林氏也没在老宅吃他们的酒席就回家来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回来以后村里人都在议论韩得平家和韩家老宅不和的事情。

过了腊月二十四他们一家又上山砍了两天柴,二十七的时候才到镇上采买年货。

他们家里是有豆面的,韩得平就买了两大袋白面,又买了一袋玉米面。

分家以后他们只在前两个月去韩老头和陈氏那里领过口粮,后面的这半年他们都是吃的自家买来得豆面。

林氏带着光光和小棉买了不少猪肉,排骨,还买了两只大公鸡,两只鸭子,买了一些新鲜的菜。

韩得平走前街给王掌柜家隔壁的柳老板送了两坛酒一条子猪肉,几包点心,算是节礼。

然后韩得平把家里准备的年货都用车拉回家里去了,他们娘三个就往后街的王家来了。

王袁氏见她们来了,自是热情无比“哎呦,我说大妹子,我还说明个儿去你们家,你们倒先来了。”

林氏和小棉光光带来了不少点心,炒货,一条五斤的猪肉,这就是他们家给王家准备的节礼了。

然后王袁氏带她们去见了王老太太,又叫了她一双儿女出来给林氏见礼。

“这是我儿子,县学里放假了,昨个儿才回来的。”

王家的儿子在镇上还是比较有名的,十五岁就中了童生,如今在县学里读书,那才气名望远近闻名。

“婶子安好。”王家儿子叫做王旭,还是个半大小子呢,不过长得很是俊俏英气,人也很有礼貌。

林氏见了一叠声的应了“好,好。”

王袁氏就笑着说“这是你小棉妹妹,和光儿妹妹。”

王旭端的是一本正经,给小棉和光光也都规矩的行了礼。

光光在心里偷笑,这个王旭年纪不大,咋像个老学究一样。

吃了一顿午饭,王袁氏差了家里的伙计赶车送他们回去,并说了明天会去他们家送节礼的事。

到了第二天韩得平老早把鸡鸭都杀了,林氏带着小棉光光在厨房里早早就忙活开了。

将近晌午,游四爷和夫人带着儿子游勇,柳老板夫妇两还有王掌柜一家四口都来了。

韩得平回老宅去请了韩老头和韩老爷子,又去请了里正和二叔公和隔壁的四叔公过来做了陪客。

游家算得上是林家的新亲,他们作为姑父姑母是长辈了,所以是不用先去游家送礼的,只等年后要办上排场的酒宴,宴请新亲。

一众大老爷们坐了一桌,一众女眷坐了一桌,女眷这边陪客的人选就比较有意思了,是韩老爷子的老伴王氏和里正媳妇。

据韩得平回来说,他去请了韩老头和陈氏过来,陈氏说她身体不舒服走不了路来不了,韩得平无法只能去请了王氏和里正媳妇。

一众女眷也没刻意去提陈氏的事情,大家好像都故意忽略了这个事情,林氏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的疼。

在她看来这是陈氏不开面,在新亲面前下她的脸面,故意给她难堪呢,还好游四夫人是个通透人,没有多问。

晌午林氏给做的主食是一盆白面馅饼,菜就丰盛了,一盆红烧鸡块,一大碗红萝卜炖鸭子,一盘红烧排骨。

一碗虎皮红烧肉,一盘回锅肉片,一碗红烧凉粉,一碗干菜扣肉,一盘炸春卷,一盘酸辣土豆丝,一盘酸辣大白菜,还有一盘下酒的炸花生米。

林氏还另外做了一盆粉丝肉丸子汤,两桌都是一样的菜色,大部分都是平常的农家菜,不过有些菜的做法还是比较新颖的,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在饭桌上说定了明天同游家一起去林家村送节礼的事,众人吃饱喝足才散了去。

第二天游家一大早就来了,这是游家第一次去林家送节礼,带的东西就很多,光是猪肉都带了半扇,足以看得出来游家出手很是大方了。

去了林家送了节礼以后一家人回到了家里,韩得平就整理了年货有些踌躇的看着林氏。

林氏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要送就去送好了,看我做啥?”

韩得平这才吐口气“给咱爹娘做的衣服……”

林氏就去把给韩老头和陈氏做的新衣服拿了出来,各一套细棉布的冬衣,平时跟老宅子里的人有很多口角争执不错,该孝敬的东西林氏还是都有做的。

“你跟孝延一块去得了,我们娘几个就不过去了。”林氏才不想过去看人脸色。

韩得平点头就收拾了两个篮子,一份是送给韩老头的,一份是送给韩老爷子家的。

等爷两走后,林氏就挎着篮子带着光光也出了门,她们先是去了四叔公家送了一条二斤的猪肉,还有一包红糖两包点心。

同样的东西后面又分别去送了二叔公,三叔公家,里正家,刘大山刘大河兄弟家,等她们回家的时候韩得平父子已经回来了。

孝延把篮子里的一条肉拿出来给林氏看“娘,咱爷给的,我们去的时候家里正杀猪呢。”

林氏看那条猪肉能有个四五斤重的样子,也没说啥,当初分家的时候说了那两头猪到年杀一头卖一头,杀了猪给他们家分猪肉。

对于分猪肉林氏都不抱有多大希望,能分个几斤已经很不错了。

韩得平的脸色就不是很好,林氏和光光都选择忽略没有去问他们去老宅发生了啥事。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没啥好事,看韩得平这样,十有八九是又挨骂了。

书评(132)

我要评论
  • 了这个&身上。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听汉子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抖了一&女才急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脾气&氏一手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的不是&陈氏,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又过得&子?你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口众多&庭里简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得富&字闺中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又小,&比以前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一把按&了。”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