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了晚饭韩得平和林氏才带着家里几个孩子一同往老宅里来了。远点的来添妆的亲戚都了走了,这会老韩家还余下一些本家的来添妆的妇人,例如大奶奶王氏和儿媳妇孟氏容氏都是还没走的。看见他们来了,韩老头和徐氏的脸色都算不上好。“爹娘。”“爷奶。”一家远点的来添妆的亲戚都已经走了,这会老韩家还剩下一些本家的来添妆的妇人,比如大奶奶王氏和儿媳妇宋氏容氏都是还没走的。。...

吃过了晚饭韩得平和林氏才带着家里几个孩子一起往老宅里来了。

远点的来添妆的亲戚都已经走了,这会老韩家还剩下一些本家的来添妆的妇人,比如大奶奶王氏和儿媳妇宋氏容氏都是还没走的。

见到他们来了,韩老头和陈氏的脸色都算不上好。

“爹娘。”

“爷奶。”一家人给韩老头和陈氏行了礼。

韩老头叹气“老二啊,你现在过得好了啊,我和你娘都请不动你了。”

陈氏冷笑“你既然看不上你的娘老子还来我们这里干什么啊?有本事你就一辈子别上我老韩家的门。”

韩得平无奈的道“爹娘,我那边确实也忙,再说了添妆这种大事,我们又不会忘记,早晚都得来不是?不过来吃饭也是不想给娘添麻烦。”

“哼。”陈氏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林氏就把准备好的添妆礼拿出来放到了屋中间得一个箱笼里。

没让旁人上手,陈氏亲自过去打开了林氏带来的包裹,里面有两套缎面的新衣,还有一对枕巾,十张手帕,一对荷包。两只五两的银锭子。

陈氏气的顿时黑了脸,她对着夫妻俩破口大骂“丧了良心的,你们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妹子成亲却抠抠索索的,你们咋不怕被雷劈呢?这么点东西打发要饭的呢?”

对于一个农家来说,这些东西值几十两银子了,已经不少了,却还是被陈氏骂的一文不值。

林氏站在一旁没有吭声,韩得平站了起来“娘,我们一家人天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做点小生意糊口,什么时候吃香的喝辣的了?

添这么些东西我不敢说农村里是头一份吧,那也对得起我妹子,对得起我的良心了。

我不怕被雷劈,如果我真的做了啥亏心事就让雷劈死我好了。”

吴氏跳了出来:“二弟,不是大嫂说你,你家那房子最少都得二百两银子吧,你们那么大的家底咋好意思就拿十两银子出来给咱大妹妹添妆呢?”

“啊呸!丧良心的东西,良心都让狗吃了吧?黑心烂肺的玩意。”陈氏气的一把把衣服甩到了地上。

韩得昌老神在在的教训着韩得平“老二,你看你把咱娘给气的,不是我说你啊,就没你这么当哥哥的。你们那么有钱,能缺咱妹子这么一点东西嘛?”

韩得平都被这群人给气笑了“大哥大嫂,你们这么说我,那你们给大妹添啥了?

你们添了多少银钱?你是大哥你先打个样子给兄弟们看看啊。”

大奶奶王氏就插话了“你大哥能耐着呢,给你妹子添了二两银子,两块绸缎尺头。”

就这还比不上他们隔房添的多呢。

“也不知道是谁丧了良心黑了心肝,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走动还有马车坐着,却只给亲妹子添二两银子,老天咋不劈死你们呐?”韩得平这下是真火了。

“你咋说话呐?”

“你眼里还有没有大哥大嫂了!?”韩得昌和吴氏被韩得平骂了都气的变了脸色。

韩得平转向里屋跟韩喜儿说“妹子,当哥哥的我也做到份上了,衣服银钱都是你二嫂亲手准备的,就这份礼,少说也得值好几十两,在咱们农村算得上是顶尖的,我们对得起你。”

说着韩得平就带着林氏和光光他们往外走,韩老头焦急在后面喊“老二啊,你站住。”

韩得平并不理会,每次都是这样,陈氏骂他们的时候,大房挤兑他们的时候,韩老头的耳朵就不好使了,总要他寒了心摆脸子,韩老头才会多重视他一分。

他已经受够了老宅的这些人,有些时候他都在想,他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明知道回来没啥好还一次次往这跑!

书评(304)

我要评论
  • 韩光光&家女孩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得平&各自也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韩家人&平家生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本来也&不待见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光是光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老实巴&得平。

    “娘,光儿醒了,绣娟照顾她呢。”这是老实巴交的韩得平。

  • &,我们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朝淮阳&的农户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自己就&人看呐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