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刘金草就带着她娘来了,刘大河在村东面开着一家小杂货铺,他的媳妇光光是没见过的,而已也没跟金草大伯娘刘大山媳妇熟。刘大河媳妇是个中等个头的中年人妇女,望着挺爽直的。“刘大婶。您来了。”光光和小棉都跟刘大河媳妇旗号打招呼。“哎,你这两个丫头刘大河媳妇是个中等个头的中年妇女,看着挺爽利的。。...

不一会儿刘金草就带着她娘来了,刘大河在村东面开着一家小杂货铺,他的媳妇光光也是见过的,只是没有跟金草大伯娘刘大山媳妇熟。

刘大河媳妇是个中等个头的中年妇女,看着挺爽利的。

“刘大婶。您来了。”光光和小棉都跟刘大河媳妇打着招呼。

“哎,你这两个丫头真是越长越好看水灵。”

刘大河媳妇说的也是实话,韩家的姑娘除了韩喜儿韩乐儿长歪楼了以外,都挺漂亮的。

小棉以前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才导致的脸色蜡黄,身材瘦小,头发枯燥。

通过这大半年家里生活的改变,身材慢慢拔长抽条,脸也变得白皙水嫩了,五官模样有了林氏年轻时五六成的模样,再过两年肯定能长成一个大美女。

光光嘛,圆圆的脸,有些圆圆的身材,皮肤很白,五官精致,穿的干净喜庆,年纪虽然小看着却很喜人可爱。

“大婶。”光光被刘大河媳妇一夸嘻嘻一笑“您快来看这块料子。”

刘大河媳妇走到榻边,对,没错,是榻边,整个大柳村估计只有光光家是有榻的吧,他们家每个房间里面的窗下都有一张大大的矮榻

可以躺在上面休息,也可以写字绣花,平常老百姓家是不会做这么个奢侈的东西的。

“哎呦,这料子好啊。”

刘大河媳妇想摸又不敢摸,这光滑透明的薄丝缎一看就知道价格不便宜。

“大婶,你能不能绣上一副屏风面呢?”

光光就去里间把自己弄好的图画拿了出来,是一张呆萌可爱的机器猫拱手拜年的样式,旁边还写着恭喜发财几个大字。

刘大河媳妇端详了一会儿“绣是能绣,就是得费不少时间。”

光光就说:“大婶,你觉得多长时间能绣好啊?”

这块屏风面料大概有个两米宽,三米高去了,刘大河媳妇琢磨着“我一个人的话大概得绣上二十来天,我家嫂子的绣艺比我好,我请她一起来绣最多半个月吧。”

光光欣喜:“刘大伯母啊?那感情好,大婶你们帮我们家绣这幅屏风,咱们先不说多少钱,等卖出去了我给你们拿抽成。”

刘大河媳妇也没在意,反正她在家里也没啥事,韩家现在做着不少小生意,她也是知道的,工钱肯定是会有的。

刘大河媳妇就又去找了刘大山媳妇来一起绣屏风面。

转过了两天到了跟张老板交货的日子,韩家如期交了货,张顺就把剩下的五两银子也给付清了。

虽然没有了大的订单,但是一些小商小贩也都会来批发一些土豆粉走街串巷的叫卖,百姓家里买的还挺多的。

更是有不少小摊小铺子来韩家进货,在各地卖上了酸辣粉,光光另外还教林氏做了绿豆粉条,宽粉细粉一起卖了。

最后在腊月二十的时候光光更是做了不少彩色面条,又拉了不少土豆粉,带上了这半个月以来几个小姐妹一起做的绣帕荷包香囊和韩得平孝延一起来了府城。

因为快过年的原因,府城是格外热闹,街道上的行人比平时多了几倍。

到了蒋家点心铺子,韩得平说了要找掌柜的,蒋掌柜上次见过一次韩得平父女有些映象,就接待了他们。

一听说他们是来卖吃食的,蒋掌柜就有些为难“你们要是卖点心啥的,我还能做主,你们这个啥粉啊彩色面条稀奇是稀奇,我做不了主。我领你们去长使府见我们夫人。”

蒋掌柜就带着几人拉着一车东西往后街的一排排大院落来了。

武长使府是一座四进的大宅院,门房有人通报了,才让他们进了里边。

武长使夫人接见了他们,看了粉看了彩色面条挺高兴的“嗯,还不错。”

光光就把那些帕子荷包香囊都拿出来,摆满了桌子,最后才把那副绣着恭喜发财的屏风面在桌子上铺展开。

别说武长使夫人了,就是满屋子的丫鬟仆妇都被吸引了目光。

“哎呦,这图案可真是喜人。”

武长使夫人笑的眯起了眼睛“小姑娘,这些都是你们家绣的,绣工虽然普通,样式可真是好看可人。”

光光得意一笑“这些都是我家的几个姐姐们绣的,还有好多花样呢,夫人喜欢的话,我们还可以绣各式各样的图案呢。”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韩光光&中醒来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呢?一&知道躲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女才急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于家里&的吃穿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己在拍&已经挂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过两天&。这是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光儿喂&点吃的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府淮锦&户普通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