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先去隔壁四叔公家跟四奶奶说了家里开作坊做粉条需人手的事情。四奶奶一张老脸乐开了花“那感情好,冬天里里也没啥活计,我看我家集合孙媳妇都也可以去帮着。”四奶奶家几个孙子跟韩得平是隔了几代的堂兄弟,叫作韩得喜,韩得发,韩得恩,四奶奶就喊来了三个四奶奶一张老脸乐开了花“那感情好,冬天里也没啥活计,我看我家集合孙媳妇都可以去帮忙。”。...

林氏先去隔壁四叔公家跟四奶奶说了家里开作坊做粉条需要人手的事情。

四奶奶一张老脸乐开了花“那感情好,冬天里也没啥活计,我看我家集合孙媳妇都可以去帮忙。”

四奶奶家几个孙子跟韩得平是隔了几代的堂兄弟,叫做韩得喜,韩得发,韩得恩,四奶奶就叫来了三个孙媳妇让林氏瞅瞅。

几个媳妇平时跟林氏都是认识的,自是没得说,林氏就说定了每天二十文钱的工钱,管晌午顿饭,然后又去了老宅找了周氏,周氏高兴的答应了第二天一大早就会过去上工。

说定了这些最后才去了韩老爷子家,跟宋氏容氏妯娌说了这个事情,妯娌也都是热络的应了。

第二天早上只有孝延一个人去镇上摆摊了,就没法做酸辣粉,他只好带着百十斤土豆粉去卖现成的。

刚吃了早饭,四奶奶家的得喜媳妇、得发媳妇、得恩媳妇还有容氏妯娌和周氏都来了,林氏就带着她们去了后院的作坊里。

几个人分工明确,已然成了一条做土豆粉的流水线,几个媳妇平时都是相熟的,加上都是韩家本家人,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韩得平只需要赶着车,到处收土豆拉土豆回来就行了。

这么多村里的媳妇们在作坊里干活自然就用不着小棉和光光了,林氏就把姐妹两给赶到前面绣花去了。

光光真是无语,林氏现在有点过河拆桥的嫌疑呢。

光光百无聊赖的看着小棉在一张绣帕上绣着牡丹花,光光突然问小棉“姐,你咋老是绣这些花花草草啥的啊?”

小棉白了她一眼“不都是这么绣的吗?”

光光突发奇想“姐,咱们可以锈点不一样的花样啊?你和娘绣那么多帕子不是拿去绣庄卖的吗?多少钱一张啊?”

“像这种粗布的也就三文钱一张,细棉布的五文钱一张。缎面的话十几二十文不等吧。”

乡下的女孩子和媳妇们没事的时候就会做针线活,家里所有人的衣物包括袜子鞋头巾之类的东西都是她们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普通老百姓家可没有去成衣铺子买衣服一说。

做完了自家活,她们会缝制荷包绣帕之类的一些小玩意儿,可以拿去绣庄里换些铜板补贴家用。

“嘿嘿,我想到了一个新样子呢。”

光光兴冲冲的跑到灶房的锅台下抽出一根烧火棍,回来找了一张粗纸画了一个简单可爱卖萌的皮卡丘。

小棉凑过来好奇的问“光儿,这是啥啊?怪模怪样的。”

光光满头黑线:“这么可爱的皮卡丘,你竟然说它怪模怪样?”

小棉翻白眼“是挺可爱的,就是没见过这个东西。”

“那姐,你能绣出来这个样子吗?它全身绣黄色的就行了。”

小棉找了一张帕子大小的细棉布料子,照着光光画的样子比划了几下“差不多吧,有样子就能绣。”

光光大喜,又画了几张表情不一样的皮卡丘,还画了不少表情动作不一的汤姆猫图像。

等晚上林氏忙完回来,发现两个闺女在倒腾着手帕,非常高兴。

在古代衡量一个女人是否贤良淑德,第一条件就是女工,看到两个闺女这么安静的做着绣活,林氏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

只是等林氏看到几张绣着皮卡丘的绣帕的时候惊讶了:“呀,这是哪里来的样子?我咋从来没见过?”

“娘,这都是我琢磨着画出来的,好看呗?”

林氏点头“也挺好看的,就是样子挺怪的。”

“娘,咱们要是趁着还没过年之前多绣点帕子,做点荷包香囊之类的东西,回头拉到府城武长使夫人家的铺子里肯定能够大卖的。”

光光想着画点喜庆可爱的图片出来,肯定会受到大姑娘小媳妇的欢迎。

林氏笑着点了点光光的头“你这小脑袋,一天到晚就知道琢磨着给娘找活干,娘只有两只手,可腾不出来空给你做这些了。

再说了,就这么点小东西,不是粗布就是棉布的,那府城的人能看得上啊?”

“娘,你就别管了,这事我跟姐姐做主了。”

林氏也懒得管姐妹俩,任由她们胡闹去,左右不过费一些布料和针线罢了。

第二天光光却是带着小棉跟孝延一起去了镇上,采买了不少各种颜色的绣线和布料,其中不乏一些大的绸缎面的好料子。

回了家光光又去了韩老爷子家,找得禄得寿兄弟紧急定制了几张绣架绣绷子。

光光就跟春花说了她们要做绣活去卖的事情,并邀请春花去她们家一起做,还说他们家提供面料针线花样,绣一张帕子给春花两文钱的工钱。

春花算了一下,她一天少说能绣十几二十张帕子,一天下来可比她娘在林氏作坊里挣的多了,自是答应了,走老宅里又去跟小菊说了这个事,姐妹俩才高兴的回了家。

等拿到了绣架绣绷,不仅是韩春花和小菊来了,她们还带来了刘大河的闺女刘金草,她们都是差不多大的年纪,平时总是一起玩,有啥事也都会叫上彼此。

小棉和她们几个都是差不多大的人,绣工这些都还不错,光光是一个不会拿针的人,不过她负责给几个人画不同的样子出来。

“这块这么大的绸缎咋整啊?”

几个小姑娘荷包帕子啥的都是能做的,就是这个整块的绸缎料子她们可不敢碰,也没那手艺。

光光也发愁:“咱们村有哪些绣活好的大婶伯母啊?”

“我娘手艺不错。”

“我娘的绣工也挺好的。”

得,小菊和春花说了等于白说,她们的娘这会都在后面的作坊里跟着林氏做土豆粉呢。

刘金草不确定的说“我娘在家里闲着呢,她的绣工还可以的,我可以问问她能不能绣?”

光光双眼发亮:“刘大婶啊?金草姐,你快去问问啊?”

刘金草就在光光不停的催促下回家找她娘去了。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是咋滴&板,恨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猪都&呢,没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咱娘的&咱娘挂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看了看&又小,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妇人一&有个人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喂了猪&着她呢

    你这个混蛋玩意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躲懒,还有你那个懒婆娘,别以为你帮她喂了猪她就不用干活了,早上吃了饭的锅碗泔水都还等着她呢。”

  • 己的手&一阵针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现场她&被什么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拌猪食&,你给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原主的&家是这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