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就来了不少食客,关于价钱五两重一份的酸辣粉是收六文钱的,三两重的酸辣粉只收四文钱。还卖了不少现成的粉条,很多人都会觉得买一斤粉条回家去煮着吃,跟买一斤豆面回家去自己做面条成本是差不多,而粉条更更方便更简单的一些,是做好的,不需要自己不动手。第三天还卖了不少现成的粉条,很多人都觉得买一斤粉条回去煮着吃,跟买一斤豆面回去自己做面条成本是差不多,而粉条更方便更简单一些,是做好的,不用自己动手。。...

不一会儿就来了不少食客,关于价钱五两重一份的酸辣粉是收六文钱的,三两重的酸辣粉只收四文钱。

还卖了不少现成的粉条,很多人都觉得买一斤粉条回去煮着吃,跟买一斤豆面回去自己做面条成本是差不多,而粉条更方便更简单一些,是做好的,不用自己动手。

第一天做生意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卖了有百十碗酸辣粉,外带回去的粉条也卖了有百十斤。

直到把带来的一百多斤土豆粉都卖完了一家人才准备着收摊。

走的时候还给王掌柜送了两斤土豆粉,王掌柜自然是极力邀请一家人去他家吃晌午饭,现在韩得平家也正是忙的时候,就没有去王掌柜家而是直接回家了。

回了家,一家人也都是吃的酸辣粉,现在天冷了,酸辣粉又酸又辣好吃方便,大家都喜欢吃。

吃了饭清点了一下银钱,卖粉条大概是七百文,一百碗酸辣粉卖了五百多文钱,除去六百多斤土豆的本钱还赚了有九百文钱呢。

光光就从九百文钱里拿了一吊钱出来“以后咱们得这么算,从赚的钱当中除去咱们家这么多人一天的工钱才行,剩下的才是净赚得。

现在农闲时分,咱们还是按照平常一个成人一天的工钱来算,大概就是二十五文钱一天吧。”

一家人都没啥意见,不过除去的这个工钱光光就另外拿钱盒子收了,做了个简易的账本记着。

现在一家人都跟着孝正学了些算账记账啥的,基本上一些简单的数字一家人都够认识记得下来,要说写账本只有光光写得上来。

吃了晌午饭一家人又忙碌了起来,还是重复着前几天的工作,收土豆,切洗,搓土豆泥,清洗沉淀淀粉,晾晒。

然后把前面晾晒好的干淀粉拿出来放入一定比例的清水搅拌,然后加入烧开的沸水搅拌,再二次加入少量的淀粉,放一勺盐,搅拌至透明糊状然后再放入一个漏斗似的模具里。

漏出一条条粉条至烧开的水里定型后捞出放冷水冷凉才算是完成了。

第二天韩得平夫妻带着光光又来出摊,昨天那个第一个来吃酸辣粉的行脚商人就又来了。

“我说大嫂,你家的粉我看都是湿的,这存放时间上是多久呢?我是说能放多久会坏?”

林氏还真不知道这个问题就去看光光,光光就解答了这个问题“大叔,我家的粉像这样浸泡着的一般能存放四五天的样子,不过中间得每天换凉水。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把粉风干,那种可以存放个把月,不过吃的时候麻烦些,得事先两三个时辰浸泡。”

行脚商人的脸上露出了喜色“那你们有风干的粉吗?”

林氏摇头“都是乡里乡亲的来吃我家的酸辣粉,风干的制作起来麻烦些。”

“我是隔壁淮上县里的人,过来贩卖蔗糖的,我想进点你家得干粉回去试试好不好卖,大嫂,你们能做点干的出来吗?”

光光就说“大叔,我家湿的粉要卖七文钱一斤,干的话就要收你十文钱一斤了。”

行脚商人点点头“那你们做干粉还要多久才能做出来?”

光光算了下“天气好的话,后天就有了吧!大叔你要多少呢?”

“来个一千斤吧。”

韩得平吃了一惊“这么多啊?那得做多久啊?”

林氏也犹豫了,他们家里也就存了有一百多斤的粉条而已,每天回去现做一百多斤,卖前一天做好的,这样每天都有存货人也能够轻松点。

这一下子要一千斤,还是干的,也不就得做出来一千多斤湿的去了?他们一家人不吃不喝也做不出来啊!

“可以,大叔,最迟三天后,你就可以来这里拿货了。

你要是找不到我们,后面这个王记酱油铺的掌柜的跟我们家相熟,你可以去问问他,他找得到我们家的。”

光光却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大叔,你得交些定金才行,咱们一下子做那么多干粉,你要是跑路了咱们卖给谁去啊?”

中年汉子爽朗一笑“交定金是可以,我也不放心你们啊,看你们穿着打扮都是农民啊,要是你们收了钱明个不来摆摊了,我在淮锦县人生地不熟的上哪找你们去啊!”

“咱们可以写个契约啥的。”光光就去王记酱油铺找了王掌柜过来写了一张契约文书,约定了三日后晌午交货。

要是中间有阴雨天交货日期就要顺延,行脚商人签了名交了五两银子定金,光光这才知道这个行脚商人原来他姓张,叫做张顺。

一家人卖完了一百斤土豆粉,就收了摊回家。

林氏就焦急的道:“光儿,你咋答应了张老板呐?这么多土豆粉,咱们哪里做得完啊?”

光光早已有了主意“娘,现在都进入腊月里里,家家户户没啥活计,咱们可以请人来帮忙啊。

大家闲着也是闲着,到咱家的作坊里多多少少可以挣点,我想肯定有很多人愿意来的。

比如我三婶,容二伯娘,宋大伯娘,这些不都可以来做工嘛?”

韩得平和林氏一合计这果然是个好办法:“那吃了饭我就去跟她们说说。”

韩得平就说他去村里有土豆的人家去问问卖不卖土豆了,村里没有就得去隔壁几个村里转转。

一家人就又忙活开了。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光乱动&了。”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面孔,&纪,中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是鸠占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娟,你&别再哭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只是现&身洗的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娘,&娟照顾

    “娘,光儿醒了,绣娟照顾她呢。”这是老实巴交的韩得平。

  • 啦?头&板,恨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老二&见天的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