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步入了腊月二十六里通常庄户人家就都没啥活好干了,韩得平和孝延每日都去后山上山砍柴。许氏就带着光光和小棉每日做针线活,毕竟主要的是许氏和小棉在做,光光是主要负责去参观的那一个。“唉!”许氏缝着衣服不明白第多少次叹口气了。光光很好奇的问:“娘,你咋了,咋这两天林氏就带着光光和小棉每天做针线活,当然主要的是林氏和小棉在做,光光是负责参观的那一个。。...

天气进入了腊月里一般庄户人家就都没啥活好干了,韩得平和孝延每天都去后山砍柴。

林氏就带着光光和小棉每天做针线活,当然主要的是林氏和小棉在做,光光是负责参观的那一个。

“唉!”林氏缝着衣服不知道第多少次叹气了。

光光好奇的问:“娘,你咋了,咋这两天净叹气了?”

小棉就说“娘想大哥了呗。”

光光沉默,上次去府城找武长使夫人打探了一下五月里征的新兵去向,武长使夫人说那批新兵在府城守备兵马营里训练了个把月就被带往北边去了。

至于具体去向武长使夫人说不方便透露。

可能最近太闲了,林氏没事做的时候就坐在房间里胡思乱想,经常一发呆就是大半天。

光光想了下,就跟林氏说:“娘,都快过年了,咱们要不要做点小生意,给三哥挣点束脩呢?”

过了年韩孝正就又该交束脩了。

林氏果然来了精神“你有啥好主意?”

光光嘿嘿一笑“咱们做点粉来卖呗。就是要辛苦点。”

林氏道“怕啥辛苦,最近一直闲着,娘都快急死了。”

光光就跑到灶房里兜出来了不少土豆“娘,咱们去后面作坊里去做嘛。”

林氏就带着小棉把前门关了,娘几个进了后院的作坊里,作坊里一应用品俱全,当初是为了做凉粉和山楂糕建造的。

土豆想要做成粉首先得做成淀粉,这个过程有点麻烦,先把土豆去皮切成细丝,然后放在水里浸泡半个时辰,再反复搓洗土豆丝,直到搓洗成土豆泥。

然后过滤出土豆泥,再次清洗,反复三四遍就可以放在盆中沉淀一个时辰,沉淀出来的就是白色的土豆淀粉还需要晒干才能变成干淀粉。

娘三个忙碌了一上午做了不少的淀粉,等韩得平和韩孝延打柴回来的时候娘几个已经把淀粉晒上了。

韩得平就问小闺女“闺女,你这又倒腾的啥?”

光光嘿嘿笑“爹,这个也是淀粉,等晒干了用来做粉条。就跟面条一样,回头可以拿去卖”

韩得平吃惊“土豆也可以做面条?那好卖不?谁家不会做面条啊,这面条咋卖的出去?”

光光早有了计划“爹,你想过没有?一斤面条得用多少面多少粮食啊?”

韩得平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这些他自然是知道的“不管是绿豆黄豆还是麦子,都得一斤半去了吧。”

“老百姓大多吃的都是豆面,也有吃白面的,都是很少的。像咱们家吃的饼子馒头还有面条也都是三和面的呢,那别人家大多数指定不如咱家呢。

就来算豆面好了,一斤豆子在五文钱左右,要是去粮食铺里买现成磨好的豆面大概是八文钱一斤呢。

不过磨好的豆面只有镇上的人会买,老百姓家里都是吃的自家磨的面,那要吃一斤面条也得花上七八文钱的成本。”

韩得平被小闺女这番话给说晕了“啊,那又咋啦?”

韩孝延脑子就活泛了很多“爹,小妹这意思,肯定土豆做的面条更便宜更划算。”

“不是面条,是粉条。土豆在我们大盛朝来说是很常见的农作物,亩产大概在十几石到二十多石不等(一石约等于一百二十斤)。

我们花上一文钱可以买上三四斤,亩产的收入大概是在七八钱左右。

种土豆是没有种粮食种大豆划算的,所以老百姓大面积种土豆的很少,一般都只是种点吃,实在吃不完才会拿来卖。

而土豆做的淀粉,出粉率是五比一,就是五斤土豆出一斤淀粉,一斤淀粉可以做八两粉条。

简单点来说吧,一斤粉条要用五六斤土豆,成本就是两文钱。”

韩得平总算是听懂了一点“那这个土豆做的粉条跟咱们得面条比口感如何啊?是不是一样顶饿呢?”

光光自信一笑“那当然了,只会更好吃更美观。晚上咱们就做点来尝尝。”

到了晚上韩得平去私塾接了孝正回来,光光就同林氏一起做了一锅酸辣土豆粉,那味道让一家人都是赞不绝口。

韩得平吃了两大碗才放下“闺女,你说咱们做土豆粉条去卖,是咋个卖法?

卖做好的吃食呢?还是只卖粉条啊?粉条是湿的,可咋滴卖?”

光光早有计划“爹,一个成年人,一顿最多吃上个半斤粉条,像我和我姐一顿大概在三两左右就吃饱了。

咱们可以在镇上摆一阵子摊子,专门卖酸辣土豆粉。

过段时间大家都接受了土豆粉,我们就可以只卖做好的粉条,不卖热的吃食了。”

林氏现在对于做生意是非常热衷的“那咱们卖多少钱一斤合适啊?”

“这个粉条卖贵了平常老百姓指定不会买来吃的,咱们就卖七文钱一斤。”

“啊?”

对于卖这么便宜的东西林氏是大失所望“就算一天卖上个一百斤好了,还要去除本钱,也就赚个几百文钱而已。”

光光失笑,现在家里人都见惯了一天赚好几两银子,再来赚这几百文心里就有了落差“娘,咱们闲着也是闲着,就是赚点辛苦钱而已啊。”

韩得平点头“不错,离收麦子还有几个月呢,一天虽然只有几百文,一个月也有一二两呢。也不少了。”

这么一合计,一家人又商量着收土豆的事情。

吃完了晚饭,韩得平就去了隔壁四叔公家去问问他家的土豆卖不卖?

因为四叔公家今年种的土豆不少,他们两家是邻居,所以就清楚这些。

去了没多大会,韩得平就背着一大口袋土豆回来了,四叔公还吩咐他的两个大孙子给送了一趟,称了重能有个三四百斤的样子,光光就给拿了一吊付给了四叔公家。

第二天一大早林氏和小棉就起来洗切土豆,孝延帮着搓土豆泥,过滤土豆淀粉这些。

而韩得平先是赶了骡车送了孝正去私塾,又去了铁匠铺买了一个大铁炉拉回家来,然后就又去村里其他人家购买土豆。

一家人忙碌了两三天,做了不少的淀粉和粉条才去镇上摆摊。

摆摊第一天全家人都来了,大铁炉上支了铁锅,老早熬上了一锅大骨头汤准备着,肉汤的香味随着风飘出去老远,不用吆喝就吸引来了不少食客。

“嗯,闻着挺香。你这是卖的面条啊?”有个行脚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在摊子前观望。

“大叔,咱们家这不是面条,是粉条,您吃了以后就知道差别在哪里了。你看板上面的字。”

听光光这么一介绍,行脚商人果然看到了摊子旁的木板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字“酸辣粉。”

“酸辣粉啊?名字挺稀奇的。就是这字太寒碜。”中年汉子本着试一试的想法就坐了下来。

“给我来一碗吧。”

那字当然就是韩孝正的杰作啦,小人儿现在已经能够写不少字了,就是写的还不大好看。

孝正的字被嫌弃了林氏也不恼,麻溜的下了一碗粉条在锅里,盛了碗放了葱花放了香菜又放了不少辣椒和醋就端上了桌。

土豆粉是比较有劲道弹力的,加上又酸又辣,中年汉子吃的是额角见汗,直呼好吃。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算正派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子又不&。这是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比以前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在异世&的爸爸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雪上加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归那世&了。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异世里&老韩家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怨,蹲&叹气的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秀丽的&美人。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