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做了晚饭简单的的吃了,就都围到上房来侃大山。林氏还没气消,依然是不搭理韩得平。连同着光光兄妹几个也都不跟韩得平说话的。韩得平苦着脸,心里恼火无比“我一招谁惹谁了啊?”光光哼道:“爹,我娘每次被我奶骂,你都不明白保护好她,就任凭她被被欺负,你是一个林氏还没消气,仍然是不理韩得平。连带着光光兄妹几个也都不跟韩得平说话。。...

一家人做了晚饭简单的吃了,就都围到上房来唠嗑。

林氏还没消气,仍然是不理韩得平。连带着光光兄妹几个也都不跟韩得平说话。

韩得平苦着脸,心里郁闷无比“我这招谁惹谁了啊?”

光光哼道:“爹,我娘每次被我奶骂,你都不知道保护她,就任由她被欺负,你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

韩得平无奈的叹气“那是你奶,我能咋滴她啊?我还能跟她对骂对打啊,那爹成啥人了?要是有不好的风声传出去,以后你哥还咋滴说媳妇哦?”

这个朝代最是讲究孝道了,还有人因为极孝被举荐为孝廉(功名名称,同举人一样享有俸禄)。

也有人因为不孝被处于极刑,凡是都讲究个不谈父母是非,不说父母过错。

光光觉得这是一种愚孝,父母做得不对的时候就要勇敢的说出来纠正,而不是一味的纵容。

“都是因为你立场不坚定才惹出麻烦,你要是一开始就不答应爷的无理要求,我娘也不会受这些冤枉气了。

小姑定亲咱们跟着参合啥呀?你看大伯一家现在过得多自在,离得远就是好,人家就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哪像我们家,老宅啥事都得叫我们家去,去了还准没好事。那咱们惹不起躲得起吧,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咱们尽量躲远点不就能省好多麻烦了。”

韩得平点头,认为闺女说的很有道理,他又去哄林氏:“以后老宅再来叫我,我能躲就躲,尽量少去或者不去,你看成不?”

林氏冷哼“那是你爹娘,我可没这么要求你。”

韩得平陪笑“是我自愿的,再说家里啥事不都是你跟孩子们当家吗?我就是去了老宅啥时候自作主张的答应过他们啥事啊?”

这倒是真的,韩得平很少会自作主张答应韩老头和陈氏的要求,一般都会征求林氏和光光的意见,这点还是让林氏她们比较满意的。

他并没有这个时代大部分男性的通病,比如大男子主义,或者认为男尊女卑,就不把女人放在眼里了。

林氏想到这些,才缓和一点脸色。

光光就问林氏“娘,王伯母来做啥啊?我看你们俩说那么久。”

林氏想到这个露出了一点笑容“你王伯母来说媒的。”

“啊?给谁啊?”一家人都惊讶了。

不过光光心里可是有底的“嘿嘿,肯定是给我表姐说媒的。是游四夫人请她来的呗!”

林氏点了下她的鼻子“机灵鬼,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情。明个我就回林家村一趟,问问你姥姥他们的意思。”

第二天韩得平就带着林氏去了一趟林家庄,林家人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林氏留下了一些碎银子让林大舅找人把房屋给修整修整,就又转回来去镇上找王掌柜媳妇回话。

于是就在腊月初二这天下了定,交换了庚帖,游家人也没嫌弃林宝丰家里贫寒,定礼很是丰厚,约定了来年八月初八搬亲,几家人就算是正经的亲戚了。

书评(97)

我要评论
  • 己婆娘&驳。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被什么&么莫名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而坐在&自己的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现在,&,逆来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的中年&住韩光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好,绣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光光的&的光则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