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定这日,韩老头带着一大家子人很早以前都回来了,他们是两手空空如也,啥也没准备好,啥也没带。徐氏跑到灶房一劲儿儿的吩咐林氏:“把点心瓜子都摆上,下午全面整治些硬菜,要像准备搬家那天酒席如果排场才行!”“小棉,快去烧开水,你这丫头发啥楞,把你家里那好茶陈氏跑到灶房一个劲儿的吩咐林氏:“把点心瓜子都摆上,中午整治些硬菜,要像搬家那天酒席那么排场才行!”。...

到了下定这日,韩老头带着一大家子人老早都过来了,他们是两手空空如也,啥也没准备,啥也没带。

陈氏跑到灶房一个劲儿的吩咐林氏:“把点心瓜子都摆上,中午整治些硬菜,要像搬家那天酒席那么排场才行!”

“小棉,快去烧开水,你这丫头发啥楞,把你家里那好茶叶拿出来泡上。”

林氏气的头上冒烟,也不理陈氏,跑到正房里去找韩老头,韩得平陪着韩老头和两兄弟在正房里坐着唠嗑呢。

“爹,咱娘说让我整治两桌像搬家那天一样的酒席,那肉类啥的咱们家最近都没买。

昨个儿我们当家的就买了二斤肉,我们家又没种菜啥的,我上哪里整治?”

韩老头意外的说道:“你娘没拿菜过来啊?”

林氏勉强的笑了笑“我跟小棉被使唤的团团转,我太忙了没看见拿啥。”

韩老头不悦的看了眼韩得平,他这个媳妇说话现在都学会夹枪带棒了,这是在抱怨陈氏只会动嘴皮子呢!

“我知道了。”

韩老头不大高兴的出了正房来到了院子里喊陈氏和江氏:“我前两天不就让你把菜准备好吗?你咋啥也没拿来?家里的鸡捉两只来,再去把地里的菜看需要啥摘点啥。”

陈氏气的憋红了脸,她恶狠狠的瞪着林氏大骂“你个扫把星,小娼妇,我来我儿子家吃饭老娘还得自己带饭菜伙食来,你咋不怕别人戳你脊梁骨?”

“小贱人,你小姑子这人生大事,你恨不得给搅和黄了是不是?你咋心肠这么歹毒呢,老天爷也不长眼睛,咋不打雷劈死你。”

江氏在一边煽风点火:“就是啊,二嫂,前两天就跟你们说过了,今天小妹妹定亲,你倒好,啥都没准备。还找咱爹告起咱娘的状来了。”

林氏被陈氏这么恶毒的咒骂了,气的浑身颤抖,孝延和小棉光光孝正兄妹几个听了都是怒瞪着陈氏和江氏。

而韩老头吩咐了一声陈氏后就没再开口,仿佛没听到陈氏那些难听的话似的。

光光气愤不已,见韩得平只是捏着拳头红着眼看着陈氏他们,就过去扯了扯韩得平的衣袖“爹,你是我们的爹,是我娘的丈夫,为啥咱姑姑定亲要咱家包办啊?”

“姑姑的亲事不应该是她的爹娘包办吗?前两天去老宅咱爷说的是要借用我们家得宅子整治两桌饭菜,又没说清楚他们啥都不买啥都不管啊?

我们也没个准备。我娘就被骂的这么难听,太冤枉了,你咋不替我娘说说话啊?”

林氏听了就哭出了声来“我嫁进韩家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跟婆母妯娌红过脸拌过嘴,就知道起早贪黑的干活,我不说不代表我的心不会痛啊?

娘,我哪点对不起你了?要你一直骂我小娼妇小贱人扫把星?

小姑子要定亲我也没啥说的,该尽力的我也尽力。

那天咱爹只是说想在这边整治酒席,我以为你们要自己来做呢!

咱爹也没吩咐让我早点做好准备,要是说清楚,就是把这事包给我办了,我能不早早啥都买好吗?这也能怪得着我吗?

再说了,这里是我家,是我们一家几口累死累活挣下来的,我就是不借给你们整治饭菜那旁人也说不出啥来。”

说完林氏就捂着脸跑着回屋了,她用力的把门甩上,扑到床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绣娟。”韩得平见了就跟了过去。

院子里只留下陈氏江氏和韩老头大眼瞪小眼,光光也很生气,就拉着小棉各自回房间了,管他们去死呢!

“还愣着做啥?还不回去拿菜捉鸡,狗屁不懂的玩意。”韩老头对着陈氏暴喝,也不知道是骂的陈氏江氏还是在骂林氏。

陈氏想翻脸,又想到是闺女重要的日子也就忍了,一行人又忙着返回老宅子里去捉鸡拔菜。

快到晌午的时候,外面来了一辆骡车,他们以为是新亲来了,韩老头带着韩得富韩得贵迎了出去,只是等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妇人的时候他们都诧异了。

“王家夫人?”

韩得富对这个妇人有些映像,他在镇上帮韩得平家守摊子的时候这个妇人去过酱油铺两次,那天搬家宴她还跟王掌柜一起来过。

王袁氏还奇怪这些人咋都在韩得平家呢“额,是韩家老太爷啊,失礼了。我来找林家妹子有点事。”

韩老头尴尬一笑:“额,快请进吧。”

大家就把王袁氏迎了进去,光光听说王掌柜媳妇来了心下一动忙跑了出去“王伯母。”

王袁氏摸了摸光光的头有些奇怪的询问:“你娘呢?”

她跟林氏相处了几个月了,按照林氏的性格她上门了不应该都不出来接一下的啊?

光光撇起了小嘴,一副要哭的样子“伯母,你快去劝劝我娘吧。”

王袁氏有些惊讶,就跟着光光往上房去,上房里间林氏还扑在床上抹眼泪,韩得平在一边好生哄着劝着,却没啥效果。

王袁氏就自来熟的进去了“哎呦,妹子。这是咋滴啦?”

韩得平见王袁氏来了,自己这幅小意赔礼的姿态被外人瞧了去,有些尴尬的就出去了,把空间让给了两个妇人。

光光走的时候还把门给两人带上,好让王袁氏和林氏好好说说话。

过了好大一会儿,王袁氏才拉着林氏的手出来,姐妹俩这才亲亲热热的去了灶房帮忙。

快到正晌午的时候,外面来了牛车,韩老头带着几个儿子去迎接,大陈氏夫妻两是媒人自是在其中,还有一对中年普通的中年夫妻带着一个年轻的后生。

据江氏的爹娘江老爷子和大陈氏介绍,中年夫妻也是他们江家庄上的人家,人口简单,一家就这三口,条件算不上好。

后生长的也很普通,个头不高,皮肤很黑,总之跟他父母一样都很平凡,不过光光觉得这个江姓后生虽然长得不咋滴好看,配韩乐儿也是足够了,因为韩乐儿长得也很难看。

吃了一顿不尴不尬的晌午饭,江姓后生的娘就拿出了一支银簪,一对耳丁来做定礼,然后韩老头和陈氏就都不大高兴了。

送走了江家几人,韩老头也带着一家人走了,林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陪王袁氏说了好久的话,王袁氏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走。

书评(233)

我要评论
  • ,但是&甚至说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容上可&美人。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己婆娘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己的手&一阵针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韩光光&外响起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体不由&的出去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韩光光&晃动就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