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跟韩得平商议了一下,准备把山楂这些产品卖到府城去。韩得平吃惊“咱们离府城有个好几十里路呐,咋去?”光光嘿嘿笑“咱们一家从来不没出过远门呢,咱们就当作旅游度假呗。我也想去府城见识见识,顺道看一看有啥其他的商机也没?”许氏忧虑“咱们是普普通通的乡下人韩得平惊讶“咱们离府城有个好几十里路呐,咋去?”。...

光光跟韩得平商量了一下,打算把山楂这些产品卖到府城去。

韩得平惊讶“咱们离府城有个好几十里路呐,咋去?”

光光嘿嘿笑“咱们一家从来没出过远门呢,咱们就当做旅游呗。我也想去府城见识见识,顺便看看有啥其他的商机没有?”

林氏担忧“咱们就是普通的乡下人,又没进过城的,还这么远,一天也回不来啊?”

光光就说“咱们可以去找找游四爷帮帮忙,他不是说游家大爷是个走马贩子,在府城有宅子。”

韩得平踌躇“我们跟人家非亲非故的,就只是认识的,老是麻烦人家做啥?”

“我们又不要他帮啥忙?就是想了解下府城哪家商铺做生意正派,可不能再发生贸家那种事了。”

通过光光观察,游四爷看着粗犷豪迈,应该也是个有城府有成算的人,不像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找他帮点小忙啥的应该不成问题。

光光说动了韩得平,他们就买了一些礼品,又带了一罐山楂酱,包了一些山楂片山楂糕去找了游四爷。

“你们想去府城卖你家的吃食?怕被吃黑啊?”游四爷很讶异韩得平父女的坦白,直接把担心和目的说了说来。

光光和游四爷说“游四叔,你不知道,我们家已经被吃黑了一次了,现在有点害怕了,都不敢冒冒然出去卖东西了。”

游四爷一皱眉头“是谁啊?”

“就是县里的贸家啊,一开始我们家的凉粉卖的可好了,后来跟贸老爷合作后,他就强买了我家的配方,到明年夏天他们贸家就会在府城和县里还有其他县售卖凉粉了。”到时贸家的身家肯定会翻上一翻。

游四爷拽了把络腮胡子“贸端礼啊?我知道这个人,是个笑面虎啊,他的长子在府城的王府里做长使。

这样吧,我叫我的儿子跟你们一起去府城找他大伯,他大伯就是不在家也没事,他府城的宅子里还有人的。”

韩得平和光光自是千恩万谢,更是欠下了游家不小的人情。

转过天,韩得平赶着车带着光光去了游家接了游勇,三个人就往府城赶去。

梨花镇离府城少说有四五十里,光赶路就得大半天,他们进城的时候都是半下午了。

到了一个两进的宅院里,游勇领他们过去一问,游大爷去了北方都走了半个多月了,几个人大失所望。

宅子里游大夫人还在,她就说明天会给他们找找相熟的商铺去问问。

光光一阵失落,她不仅仅是想把东西卖出去,她也是想找个能跟贸家抗衡的买家,她害怕他们把山楂生意做大了以后,贸家又来抢。

还有一方面,她想打听下今年新征的兵都去了哪里?有没有可能能够探到韩孝周的下落。

第二天,游大夫人派了人多方打听,说是府城里做糕点酒楼生意的有不少,做的比较大,口碑比较好的就是武长使家的产业了。(武长使是个官职名称,指代大将军的秘书长之类的官员,大将军不在的时候武长使是可以代权的。)

光光不了解这些:“那到哪里去找武长使啊?”

游大夫人就笑了“武长使是个武将,一般都是跟在王爷身边的,你这点小事他怎么可能理会?

我家当家的跟武长使倒是处的不错,他要是在家就能直接带你们去长使府了。

城中心有家最大的蒋记糕点铺,就是他们家的产业,我叫人带你们过去,你们到了那里跟掌柜的报我们老爷的名讳,他们也不会慢待你们的。”

“武长使不是姓武吗?咋又去蒋记?”

游勇也被光光给逗笑了:“光儿妹子你不知道,武长使是个官职名称,武长使姓蒋呢。

蒋在我们大盛可是大姓,这位蒋武长使是朝中殿阁大学士的庶子,他的几位叔伯可都是位列一品的大官,最有名的就是他的三叔,位居北直地总政大都督,征北大元帅。”

光光一脸的懵逼,对于这些官名也搞不太懂:“哦,那就好。”

她只要知道这个蒋家的铺子后台很硬就行了。

游大夫人派人带他们去了城中最大的一家糕点铺子里,报了游大爷的名字,果然有掌柜的来接见了他们。

只是等他们拿出了东西,那个掌柜的脸色有些怪异,他就派人说要去请他们的东家。

不大会就来了个中年美妇,三十多岁的样子,还带着两个丫鬟和婆子,听掌柜的介绍了才知道,这位就是武长使夫人。

“这糕点是你们家做的?”武长使问韩得平。

韩得平点头:“是的夫人,我们乡下人没啥大的本事,只能瞎倒腾一些吃食。”

武长使夫人有些奇怪的问“你们跟贸长使家有啥关系没有?”

“没有。”

“那就怪了,这山楂糕一直是他们贸家在卖。”

这山楂糕自从王府太妃吃过以后就在府城大火了起来,都要卖到二两一斤去了。

“夫人,贸家不仅卖那山楂糕还卖凉粉是与不是?”

武长使认真打量这个小姑娘,长得又白又好看,五官眉眼都能够看出来长大以后定然是个美人坯子。

“不错,凉粉你们也知道?”

自从贸记有了凉粉山楂糕以后,他们蒋记的生意就变差了。

“夫人,那凉粉也是我家做出来的呢。”既然游家大爷跟武长使大人比较相熟,光光胆子也大了起来。

“我们家本来是跟贸记做生意,山楂糕还有凉粉都是我们家做的,后来贸老爷见我们小门小户好欺负,就强买了凉粉配方。明年他们夏天生意会比今年好上几倍的。”

武长使夫人惊讶无比:“有这种事?”

光光点头“因为山楂糕原料不好采,工艺也复杂,不能够量产,所以贸家才没要。我们今天来就是想重新找个买家,买我家的山楂食品。”

武长使夫人微笑:“小丫头够聪明。那你把东西卖给我们家了以后可不能再卖给贸氏了。”

韩得平连忙答应了:“这是自然。”

光光就说了山楂糕只要九十文钱一斤,山楂片制作起来又麻烦一点要一百三十文钱一斤,山楂酱一两银子一罐,大概也就一斤左右的小罐子。

武长使夫人笑开了花,自是喜不自胜,这成本确实不高,她转手就去献给王太妃,不知道能得到多少好处去了!

“夫人,就是贸家回头……”

武长使夫人自然明白光光要说什么:“放心,你们跟我们家做了山楂生意,他贸家要是敢插手……”

然后武长使夫人就没说下去了,只是眼神变得凌厉了几分。

这正中光光下怀“只是山楂季节快过了,货可能就不是那么多了,只能又等来年。

不过回头我们家还有其他生意可以和夫人合作。”

武长使夫人眼神一亮“是吗?那再好不过了。”

能够做出山楂糕,凉粉的人家也许还会再创造出其他惊喜也说不定呢。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只是现&脸色憔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光光才&发现屋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妇人是&三十左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在院子&里骂人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平家生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荣之家&,光光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