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开了二十桌的酒席,女客女客是分离了坐的,主食都是一水的白面饼子。菜分别为1是清炒猪耳朵,清炒凉粉,清炒凉皮,清炒黄瓜,除了一盘花生米,一盘炸茄饼。荤菜是一大碗红烧鸡块,一碗红烧肉、一碗四喜丸子、一碗红烧鸭肉、一碗红烧排骨、一条红烧鱼、一盘蒜菜分别是凉拌猪耳朵,凉拌凉粉,凉拌凉皮,凉拌黄瓜,还有一盘花生米,一盘炸茄饼。。...

中午开了二十桌的酒席,男客女客是分开了坐的,主食都是一水的白面饼子。

菜分别是凉拌猪耳朵,凉拌凉粉,凉拌凉皮,凉拌黄瓜,还有一盘花生米,一盘炸茄饼。

荤菜是一大碗红烧鸡块,一碗红烧肉、一碗四喜丸子、一碗红烧鸭肉、一碗红烧排骨、一条红烧鱼、一盘蒜苗炒肉片、一碗大葱炒鸡蛋、一盘青菜豆腐、一盘炒土豆片炒肉沫、再加一盆蛋花汤。

就这酒席水平都让一众吃酒席的人炸了锅了:“哎妈呀,这么多肉菜得多少钱啊?这韩老二家可真是舍得啊!”

“这么排场的酒席少见哦。”

“韩得平这是真的赚到钱了啊。”

反正说啥的都有,一般做酒席都是荤素搭配,像韩家这样舍得做这么多荤菜的还是不多的。

光光见大家大多都是甩开腮帮子可劲的吃着饭菜偷笑,这一桌酒席少说得一两多银子铺底,又是自家请的厨子,分量都足,自然是好看又够吃。

散了酒席以后各路亲戚都走了,林氏就把剩的肉类荤菜都给分了分,给村里那些熟的人和今天来帮忙干活的人家各分了点。

而林老太太和林舅母就被林氏留了下来,没让走。

晚上一家人把中午剩的饭菜热了一下凑合着吃了一顿。

睡觉前光光就去找了林氏把今天后院游勇和宝丰见面的事情说了。

气的林氏举手要打光光:“你这个丫头胆子真大,这男未婚女未嫁是你这个小丫头能乱拉扯的吗?万一人家男娃觉得你表姐不重规矩呢?”

光光委屈得躲开了:“娘,我就是觉得宝丰表姐这么漂亮,怎么也得配个俊秀的郎君啊。

我觉得游家哥哥长得好看,个子又高,家里条件也好,跟我表姐正好相配。表姐要是配合一般农户你不觉得委屈嘛?”

林氏顿时就泄了气“你个小丫头懂个啥?

你表姐长得好看性子也好,可是家里条件不好。凡事也得讲究个门当户对不是?

游家在镇上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我今个听王掌柜媳妇说就连县里官面上的人都得让游四爷三分呢,这样的人家你舅舅家的条件咋攀得上啊?”

光光不以为然:“我觉得游四夫人直爽大气,她肯定不是那种看中家庭门第的人。

要是游勇真的对我表姐上了心,游家回头肯定会找人来同你说的。”

林氏并不当一回事,对这件事也不抱有希望“再说吧。”

然后就各自安歇了,第二天韩得平套了骡车要送林老太太他们回家。

林氏拿了不少剩的肉类饭菜,这些短时间吃不了就会坏了,林氏就给他们多拿了些,平时林老爷子他们都是吃不到的。

然后又搬了一袋子豆面,一袋子白面上车,林氏还给林老太太拿了不少这才村里人来随礼拿来的尺头布料,鸡蛋红糖之类的东西。

林老太太一个劲的说:“我说绣娟呐,这怎么能行啊?”

光光就抱住林老太太的胳膊“姥,这些东西又不是我们花钱买的,都是人家随礼送的,吃不完也穿不完,你就拿着吧。

还有啊,姥,我给你说的事别忘了跟大舅和表哥说啊。”

林老太太点头“忘不了。”

原来大柳村附近已经很难摘到山楂了,光光就想让林家舅舅在林家村附近找找,要是有就多多采摘,有多少他们家收多少。

转过了天,韩家的生活就恢复了平静,每天韩得平早上会把孝正拉到私塾里去,有时他去守镇上的摊子,有时孝延会去。

光光清点了下手中的钱,加上贸家给的那二百多两,还有近三百两银子呢,她就琢磨着把钱拿去买些地来种。

他们家现在除了院子里的三亩良田,就还有当初分家分得那四亩地,她把想法跟韩得平说了,韩得平就去镇上找了牙侩。

要是不专门负责人家转卖土地的,靠自己去打听哪家卖地是很难的。

牙侩就翻看了账本,隔壁大王庄就有一家要卖土地的,而且主人家韩得平还认识。

是个叫做王小三的烂赌鬼,他在赌坊里输了很多钱,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拿去当了,是越堵越输,没得卖了只能卖地。

因为他卖的急,而且是要现钱,就没卖高价,二十亩地才要一百一十两银子。

因为大王庄离大柳村只有二里地,土地也都挨着韩家土地没多远,韩得平就痛快的买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光光很想买靠近自家院墙边上的土地,这里靠家近,土壤又好,光光打算买来种山楂树。

打听了以后这块地有五亩地,是刘大山兄弟刘大河家的,两家的地本来是挨着的,刘大山家的那三亩多被光光家买来打了院墙圈了起来了。

韩得平又去找了里正,让他在中间说和,又给每亩加了半两银子,以六两半钱一亩买了过来。

在买地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甄家的人主动上门来说马路对面有十亩地是他们家的,要是韩得平愿意每亩加一两银子可以转卖给他们家。

韩得平跑回来问光光“闺女,咱买不买?这甄家主动找我说七两银子一亩地卖给咱们呢。”

光光冷笑“买啊,怎么不买?都在咱们家周围,这种好事上哪里找去?”

这个甄家人还真的挺有头脑得,这十亩地他们就多赚了十几两,回头再去买其他的地,他们一点也不吃亏。

“给他们家那么高的价,回头你刘大叔家知道了该不高兴了。”

因为买刘大山刘大河和四叔公家的地都是六两半钱银子买的,一般的良田成价都在五两多,他们家已经是给了高价了。

“没事,这几家都是厚道人家不会说啥,要说只会说甄家,主动抬价卖地他们不厚道着呢。”

韩得平得了光光的话就也把路对面的十亩地给买了,整合起来一共买了二十五亩地,花了二百一十两白银,那家里就只剩下几十两的零用钱了。

光光又让韩得平和孝延在西院子的良田里种了山楂种子,所谓的山楂种子是做山楂糕的时候取下来的核。

经过暴晒温水浸泡,在这个季节种下去,来年三月份移栽到其他土地里,最少得两年才能开花结果。

一家人忙着这些,又把大王庄那块十五亩的地,加上自家那四亩地都中上了小麦,马路对面的十亩和院墙隔壁的五亩就留着来年种山楂树。

这中间林家舅舅来了一趟,说是让光光家赶车过去拉山楂,韩得平去拉了好几趟足足有二三百斤。

光光要给钱林舅舅怎么都不要,光光就趁他回身的时候给塞到了他拿回去的布袋子里。

光光带着林氏把山楂做成了山楂糕,山楂酱,山楂片各种食品。

只是如何卖出去倒成了问题。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中醒来&晕乎乎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口众多&庭里简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韩光光&息,屋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氏生那&光家里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的中年&终于醒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些光光&算不上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钱给韩&归那世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娘,&老实巴

    “娘,光儿醒了,绣娟照顾她呢。”这是老实巴交的韩得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