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十七这晚上,全家人都早起了床,把被子衣服各种杂物都打了包裹,韩得平赶了骡车来把东西都搬上了车。旧的家具啥的就都还放到这里,他们新宅子里一应物什都是备齐备了的。凉粉昨天也关门歇业了,孝延就拿了一挂鞭炮在大门口放了,这是准备搬家的仪式,代表送行的旧的家具啥的就都还放在这里,他们新宅子里一应物什都是备齐全了的。。...

到了十六这一天,全家人都早早起了床,把被子衣服各种杂物都打了包裹,韩得平赶了骡车来把东西都搬上了车。

旧的家具啥的就都还放在这里,他们新宅子里一应物什都是备齐全了的。

凉粉今天也歇业了,孝延就拿了一挂鞭炮在大门口放了,这是搬家的仪式,代表欢送的意思。

就有左邻右舍的人出来围观,现在韩得平家在村口盖了一座那么大的青砖瓦房院子,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知道韩家二房的人现在过得好了。

而且人家还置办了骡车,这在大柳村可是头一份呢,就连里正家都买不起。

当然了有羡慕,有佩服,有尊敬的,也有说酸话嫉妒的,韩得平一家对此不予理会,反正又不影响他们的生活,说他们的去呗。

拉着骡车来到了村口宅子里,红漆大门此时是敞开着的,里面有早已经来做饭的厨子和帮忙洗菜摘菜的村里媳妇们。

院子并不是城里那种前后进的,格局是按照农村的四合院建造的。

正房是宽敞明亮的五间大瓦房,东边是四间厢房,两间卧室一间杂物房最靠近门的那间是灶房。西厢只盖了两间房子,剩下的空挡就是骡马牲口棚子,里面有栓马桩,喂马槽。

东西大门还建有两个很窄小的门灶房,这是光光设计得,万一以后他们家真的发达了有了仆人啥的,特意给看门的留的门灶房。

东西厢房和正房之间的夹档里都留有后门,从后门进去里面就是两排简易的房子了,没有房间,都是毛坯。

里面设有几口锅和灶还有石桌之类的东西,这是两个作坊,本来光光是打算开一个做山楂糕的作坊,再开一个做凉粉的作坊得,现在看来凉粉是没办法大卖了。

前院后院两边连接东西院子也都是留有门的,东边是两亩菜地,菜地边还盖了鸡鸭圈和猪圈。

围墙就正好打到村口第一家的旁边,西院子是只圈了三亩多点的良田,里面光秃秃的还没有农作物。

一家人就把各自的东西放进了房间,收拾妥当,反正家里房间多,出来韩得平夫妻的正房外,他们随便挑选。

然后韩老头和陈氏带着韩得贵一家和两个闺女也来了,最不高兴的就属小莲了。

她看着如此大的院子嫉妒的眼都红了,更是恨不得能够代替小棉和光光住进这里。

韩得贵四处乱看乱摸:“哎呦,二哥,你这房子这么大,光院子就圈了八亩多,咱们一大家子住进来都够了啊?你说是吧,娘。”

陈氏第一次来看韩得平家的房子,也被震住了,这得花多少钱啊?

光是房间就修了十来间了,再加上这八亩地都是围的青砖院墙,多奢侈多浪费啊?

陈氏一边心痛又一边纠结,她听了韩得贵的话又幻想着要是自己住进来会咋样?

韩老头不悦的瞪了一眼韩得贵:“说啥呢?这是你二哥一家起早贪黑挣来的,你凭啥住啊?再胡咧咧你回家去。”

韩得贵这才住口:“不说就不说呗,发啥火?”

然后来的早的就是韩老爷子一家,他们可不像韩老头他们是空手来的,带了不少鸡蛋尺头,木桶木盆啥的。

农村的搬家酒席,一般人随礼都是随一些实用的物品,都是很常见的东西。

陆陆续续的就有村里的人来随礼了,韩姓族人来了个七七八八,再就是跟韩得平相熟的人家像里正一家,刘大山一家,刘大河一家都是备了不少东西来的。

再就是甄家老爷子和吴氏,像这样跟韩老头陈氏相熟的也都会来随礼。

韩老头和韩老爷子就陪着里正,韩家的二叔公,三叔公四叔公,还有甄老爷子,刘大山兄弟俩到了正房里坐了,林氏早早准备好了茶水点心。

林氏就带着陈氏,江氏周氏和村里来的媳妇婆子们去了厢房里的厅房里说话唠嗑。

韩得平父子还要接待来客,自然是没有时间进去坐的。

然后陈氏娘家的兄弟陈舅舅一家和江氏娘家大陈氏一家也都到了,好不热闹。

林氏娘家人来的就有些晚,他们村离大柳村有些远,要走上一个多时辰,今天来的是林老太太和儿媳妇林氏还有林宝丰。

宝丰一来光光和小棉早就得了林氏的吩咐把她拉林了自己的房间。

小棉给林宝丰做的衣服是水青色的褂子,宝蓝色的襦裙,宝丰这么一打扮更是人比花娇。

等光光小棉带着宝丰去了东厢房的时候,一屋子女人都惊艳了一把。

然后都夸赞了起来,陈氏却黑了脸,因为她知道宝丰身上的衣服肯定是林氏掏钱给做的,看料子颜色都是上等的,而林氏却没给她的两个闺女做。

“娘,王伯母他们来了,爹叫你出来呢。”

孝正今天也没去私塾,家里摆酒的日子韩得平还特意去请了私塾里的老童生过来吃酒。

林氏一听就起身出去迎接,果然是王掌柜和媳妇来了,柳老板媳妇还有游四夫人带着游家小子跟在后面。

柳老板和游四爷倒是没来,说是镇上忙走不开。

林氏就牵着王袁氏和柳老板媳妇、游四夫人亲亲热热的去了东厢房,一众人一番见礼,好不热闹,而游家后生自然是被孝正带去了一边游赏后院去了。

光光看到游勇,突然间福至心灵的想起来一个好主意,就拉着表姐林宝丰出了东厢房。

“表姐,你还没参观完我们家呢,我带你去后院看看我家的作坊。”

宝丰不疑有他,跟着光光慢慢走来了后院,跟游勇正好走了个对面。

光光就发现游勇见到表姐眼睛都亮了,然后就是红了耳朵,再看林宝丰,毕竟是个十五六的大姑娘了,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突然看到这么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也是羞的粉面通红。

光光就故意天真的问游勇:“游家哥哥,你咋就要出去了啊,我家的作坊你都看完了?”

游勇搓了搓手,有些不知所措“额,看得差不多了。”

光光见孝正跟在游勇后面就说“三哥,我爹刚刚叫你呢,你去看看他有啥事。游家哥哥,这位是我舅家表姐,林宝丰。”

孝正并不知道光光是故意支开他,以为韩得平真的叫他,就真的去了。

林宝丰羞羞答答不敢看游勇:“见过游公子。”

游勇看着粉面害羞的宝丰都有些呆愣了,光光叫了好几声他才回神:“游家哥哥,我说我再带你看看我家的菜园子。”

“啊?好,好。”

游勇这会完全忘记了林宝丰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他就这么跟着宝丰走在一起有多么不妥。

光光在前面给两人领着路,不时偷笑一下,觉得古代的小伙子小姑娘真是害羞。

当然了菜园子就这么大一点,光光干巴巴的介绍完了鸡圈猪圈以后就没啥好说的了,就只能草草结束了这场暗中进行的相亲。

书评(118)

我要评论
  • ?我可&替。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你这个&饭的锅

    你这个混蛋玩意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躲懒,还有你那个懒婆娘,别以为你帮她喂了猪她就不用干活了,早上吃了饭的锅碗泔水都还等着她呢。”

  • 的小闺&面还有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的光则&词。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一个人&健壮的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又看了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的话立&?”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外响起&尖利嘶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老二&媳妇,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