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老头和徐氏都敢不敢置信的大张了嘴巴,韩老头扭头去问韩得平“老二,得富说的是也不是真的?”韩得平只好答了“嗯,是真的。”韩老头一阵的缄默,老半天都没说话的。徐氏铁青着脸地说:“当然有啥一场误会啥的,他们来下定的时候并不抠门,送中秋礼都送了一个猪腿,韩老头一阵的沉默,老半天都没说话。。...

韩老头和陈氏都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韩老头转头去问韩得平“老二,得富说的是不是真的?”

韩得平只得答了“嗯,是真的。”

韩老头一阵的沉默,老半天都没说话。

陈氏阴沉着脸说道:“肯定有啥误会啥的,他们来下定的时候并不小气,送中秋节礼都送了一个猪腿,人家家里还有铺子,咋回贪图你们这一点?”

韩得富不高兴老娘的说辞“反正事情我还是要说清楚的,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这个事情镇上王记酱油铺的掌柜的是亲眼看着的,人家能不往外面说道?

丢人又不是丢我的人,我怕啥,我就是怕大妹妹嫁到这样的人家去以后有得罪受,你们二老考虑清楚。”

陈氏不高兴了:“用你说,我等会就去甄家找你吴婶子唠唠这事。”

这季家人的行事作风真让人有点摸不准头脑,大事上也看不出啥,怎么就会去占那么点小便宜呢?

说完了事情,两家人就都散了,韩得平家现在要收绿豆了,就是分家的时候种得那四亩晚绿豆。

家里其他也没啥活计,就是做几十斤凉粉孝延上午拿去镇上卖,中午就收摊。

吃罢了午饭,韩得平和林氏带着孝延就下地干活去了,因为搬家在即,怕农收赶不及日子,林氏就又雇了韩得富夫妻两帮忙收豆子。

家里就剩下了小棉和光光,小棉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帮家里人做衣服,或者是做做鞋袜这些。

“光儿,来我教你绣帕子吧。”

光光猛的摇头“姐,你就饶了我吧。”

小棉失笑,这个妹妹现在变得活泼开朗又聪明,哪点都好,就是不爱学针线这些。

光光百无聊赖的趴在窗前“姐,咱们不是都做了好几身衣服了吗?你咋还一直做呢?”

“这些是帮表姐做的,娘说表姐是大姑娘了,却没有两件像样的衣服穿。”小棉说的表姐自然是林家舅舅的女儿林宝丰。

光光想到漂亮的表姐,就想起了林氏答应了林老太太要帮表姐找夫婿的事。

林宝丰长得很漂亮,就是跟韩小棠比起来都不遑多让,只是家里太穷,平时也没有好衣服穿没钱打扮,光光又在心里过了一遍周围所有人家的后生小子,一时也想不出来啥好的对象。

想到了韩小棠,光光就跟姐姐讨论起来:“也不知道小棠姐在齐家过得怎么样?”

小棉就停下了手中的活认真思考“应该是不差吧,不然那齐公子咋能帮忙把大伯一家都弄进县城里啊?”

“哦。”光光平静的应了,她并不想打破小棉对婚姻的憧憬和想象。

韩小棠就只是一个妾,过得再好能好到哪里去呢?

等齐解生娶了正头娘子,她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吧!

转过两天,家里的绿豆收完了,韩得平就开始准备搬家酒席的各种事宜了,因为是分家以后第一次摆酒,韩得平也估摸不出来能有多少桌人。

就去找韩老头商量,关于季家的事,那天陈氏说去找吴婆子唠唠,结果当然就是再也没信音,不了了知了。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自己是&装剧拍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 韩老头&主,至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尤其&来不富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在一部&是正在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 &的时候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声的,&,咱娘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载的朝&鹊巢的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了的病&眼的奶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会咱娘&你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