骡子和牛没办法安排好,所以老宅那边当然是没地方栓的,林氏就安排好两小子把骡子和牛赶往新宅的牲口棚里。天色已晚,又留两个小子在这里住一晚,说是明日早晨韩得平酒醒了以后再送他们去镇上,人家是帮自家而来总不能够让别人走路时回家去吧?第二天早晨,韩得平和林氏就天色已晚,又留两个小子在这里住一晚,说是明天早上韩得平酒醒了以后再送他们去镇上,人家是帮自家而来总不能让别人走路回去吧?。...

骡子和牛没法安排,因为老宅那边肯定是没地方栓的,林氏就安排两小子把骡子和牛赶到新宅的牲口棚里。

天色已晚,又留两个小子在这里住一晚,说是明天早上韩得平酒醒了以后再送他们去镇上,人家是帮自家而来总不能让别人走路回去吧?

第二天早上,韩得平和林氏就又去请了新宅子里请了两个小伙子到家里吃了顿早饭,走的时候还另外给了一人几吊辛苦费。

在去镇上的途中,两个人又尽心尽力的教着韩得平如何赶骡车,到了镇上把两人放了下来,韩得平就自己架着骡车带着光光去城里给贸记送山楂糕。

这是最后一次送山楂糕了,因为大柳村附近的几个山上已经很难摘到山楂了,眼看山楂的季节也要过了,他们就打算停了这个生意。

送了货,又跟贸记的人说明了情况,父女两又赶着车回来镇上。

韩得平买了不少点心尺头还有几坛子酒,分别送了王掌柜家里,柳老板,最后又去了一趟牲口行找游四爷。

说是感谢游四爷昨天的帮忙,顺便邀请他们十月十六到大柳村来吃自家的搬家酒席,父女两这才回了家。

回了家以后,韩得富就来找韩得平去上房说事,韩得平有些奇怪的询问:“三弟,有啥事你跟我说就是了,做啥子还要去上房?”

因为从今天开始就是孝延去出摊了,韩得平还以为自家兄弟是因为失去了工作而不满,要去韩老头那里说道呢!

“二哥,我家当家的有事情要掰扯清楚。”

周氏从西厢房走了出来,顺便拉着林氏:“二哥二嫂,走,咱们去上房说去。”

韩得平夫妻无法只能跟着老三夫妻两去上房,光光也赶忙跟上。

上房里只有韩老头和陈氏在,韩喜儿韩乐儿不知道去哪里了,见两个儿子来了,韩老头招呼他们“老二老三呐,都快坐吧。今个儿这么清闲啊?”

因为这一两个月二子和三子家都很忙碌,一般没事都很少到他们上房屋里来。

韩得昌在齐家公子的帮忙下去了县里齐家名下的酒馆里做了掌柜的,把吴氏也一并带过去在县里住了。

所以家里最近很冷清,韩老头看到他们来了还是挺高兴的。

“爹娘。”

几个人都给韩老头和陈氏行了礼,各找板凳坐了下来。

韩老头乐呵呵的问韩得平:“你们搬家的日子看好了?”

“这个月十六呢,爹,到时要请您和娘过去住呢!”

陈氏就在一边冷哼:“我们可消受不起你那大宅子!”

韩得平和林氏的笑容被陈氏这么一顶,就都僵了僵“看娘说的,您是我的亲娘,咋就不能消受了?”

韩老头不悦的瞪了眼陈氏“别听你娘胡说,你们盖那么大的房子是你们的本事,爹替你们高兴。

我们是不去那边住了,我和你娘得守着这个老宅啊,你们常回来看看我们就得了。”

现在长子一家都去县里生活,他也没啥烦心的事,二子家靠着做小生意发了家,在附近十里八村的盖那么大的房子还是很少见的,他现在走在村子里腰杆都挺的格外直了。

韩得平和林氏自是连连应了“十六那天,还得劳烦爹娘过去帮忙劳累呢。”

韩得平说的是客套话,做饭洗碗这些他们都已经找好了人,家里也没啥好忙碌的,他这么说就是顾虑韩老头的心情,想让韩老头觉得他们是被需要,被尊重的。

“好,好。”韩老头自然是高兴的答应了。

等他们唠了一会儿嗑,韩得富才开口:“爹娘,二哥二嫂。今天我们过来是有个事得掰扯掰扯。”

韩老头就问“啥事啊?”

韩得富就对着韩得平和林氏说事说开了:“二哥二嫂,我帮你们看摊子看了一个月。

你们信任我,每天我交给你们的钱,你们也不清点,都是我说多少就是多少,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这一个月来兄弟我帮忙卖了多少天,每天卖了多少钱,我都是记着的,但是有个事情我想我就是不说那王记酱油铺的掌柜的也告诉了你们……”

“老三,都是自家兄弟,那点小事就算了,就别在咱爹娘面前说了吧。”

韩得平打断了韩得富的话,他已经知道自家三弟要说什么了,他并不想让韩老头和陈氏闹心。

林氏也劝“三弟你就太较真,多点少点都是我们自家人,有啥掰扯的,太外道!”

周氏可不是那能吃亏的人“二哥二嫂,话虽然这么说,可这也不是那钱不钱的事,咱们得把事情说了,让咱爹咱娘听听,有没有这么办事的人家。

以后也省的大妹妹出门子了吃亏。”

“你们在说啥?到底啥事啊?”

陈氏一听关乎到自己大闺女就主动问:“老三,你仔细说来,究竟咋回事?”

韩得富就对陈氏说:“娘,您老不知道,我帮着二哥家出摊子卖凉粉卖了一个月那大妹妹的未来婆家就来买了半个多月的凉粉。”

韩老头点头“这新亲懂事,上道,给你们照顾生意呢,你也没客套啥的啊,一星半点的就不该收新亲的钱了啊!”

陈氏也看着韩得富“不错,你是不是收了钱惹人家不高兴了,你咋这么不懂事呢,那新亲上道你也不能那么小气不是?

就是少那么三瓜两枣的你二哥还能怪你?”

韩老头和陈氏这么说韩得富鼻子好险没气歪“上道啥啊?你们不知道这其中的事,那季母一开始来买凉粉,我就非常热情的客套了,她说要买二斤凉粉,我就说说啥买啊,都是实在亲戚,拿去吃就是了。

结果倒好,季母连句推辞都没有就真的拿了凉粉就走了。

第二天换成季家大嫂来了,还是一样的套路又拿去了二斤,第三天婆媳两一起来的,我就有点生气,我没嚷她们拿凉粉去吃,那季大嫂就说要买二斤凉粉,我又不能说不卖吧?

可是等到付钱的时候季大嫂却说没带钱。

这也就罢了,在之后的半个月里,他们天天来来凉粉,就是没给钱,还说让我记账,以后让我妹婿来还钱。”

周氏在一边冷笑:“这占便宜占到了没过门的媳妇娘家去了,他们也豁得出去脸面,丢的不仅是他们季家的脸面,也是给我们韩家难看呢。”

书评(453)

我要评论
  • 正慢慢&了一道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因为她&钱给韩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面孔,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意的随&穷光光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只是现&色裤褂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来不富&直就是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费了好&个韩光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个地地&、得富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来了忙&,可担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些光光&有加。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