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路缄默着回了家,接着光光就跟林氏说了她把凉粉的制作配方转卖了城里的贸老爷家了,她就不需要每日做那么多了。林氏十分惊讶:“你咋还把法子说人家了呢?”光光没说话的,抱着那包银子就进了房间,坐在床上发了老半天呆。其他人就去问韩孝延,孝延就把林氏非常吃惊:“你咋还把法子告诉人家了呢?”。...

两个人一路沉默着回了家,然后光光就跟林氏说了她把凉粉的制作配方卖给了城里的贸老爷家了,她就不用每天做那么多了。

林氏非常吃惊:“你咋还把法子告诉人家了呢?”

光光没说话,抱着那包银子就进了房间,坐在床上发了老半天呆。

其他人就去问韩孝延,孝延就把在贸记茶楼里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家人的心情都变得不好了起来。

林氏一阵唉声叹气:“谁让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呢,那些有钱有势的绅士权贵们说一句话都能让咱们家破人亡滴……”

孝延也低下了头,面色变得晦暗起来。

“那贸家也太坏了,山楂糕我们还做吗?”小棉就问林氏。

林氏哀叹:“不做了吧,那贸家不是好相与的人家。”

光光从屋里走了出来“做,为啥不做?

没饭吃的时候不能因为饭凉了,或者饭不好吃就不吃了吧?既然贸老爷说我们家的糕点他们照收,我们就接着做!骨气啥的值几个钱啊,等有了资本的时候再来谈骨气。”

光光这话是故意说给孝延听的,少年今天被这种事情打击了,难免心里会产生一些不好的负面阴影。

光光又怕孝延还年少,会产生啥过激的举动,她要引导他学会隐忍。

这个强权社会就是这样的,等级划分明确,而他们只是最底层的小人物,无论是谁都可以来随便踩一脚。

孝延赤红着眼睛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会让贸家后悔!”

然后少年就背着背篓上山摘山楂去了,连晌午饭也都没吃。

从那以后孝延就没再跟光光一起去送山楂糕,而是跟韩得平换了日常工作。

又经过一个月的赶工,光光家的新宅子总算是完工了。

韩得平带着泥瓦匠大师傅来找光光对了账,说清用了多少砖,多少瓦,几根大樑,上了几扇木窗这些。

“我带来了十二个徒弟,说好了徒弟们都是五十文一天,建宅子从开始到今天为止是四十五天,十二个人那就是二十七两整。”

光光点头,这些她也都有算过的,她就点了四十两银子给了大师傅。

“辛苦您嘞,大师傅。以后我们家要是还要修房子啥的,还找您。”

像泥瓦匠大师傅这样的领头师傅都是不干活的,他负责教徒弟手艺然后带他们一起干活,徒弟们挣了钱也得孝敬一部分给他,这种手艺人还是比较挣钱的。

房子建好了还得晾晒几天才能居住,一家人就把韩老爷子家打造的家具一点点的给搬了过去。

家里的事到这里就算是忙了差不多了,每天林氏和小棉还有孝延都接着做山楂糕,再做些在镇上卖的凉粉。

林氏还雇了隔壁宋氏和妯娌周氏每天帮着洗山楂,切山楂,他们自家人只负责捣山楂泥,熬煮糊糊就行了。

下半晌韩得平带着光光去了镇上,光光从家里包了两斤山楂糕,又从镇上的糕点铺里买了两包糕点,韩得平还买了两坛酒,父女两这才往王记酱油铺里来。

王掌柜见他们来了,自是高兴:“我说韩二兄弟,你可是大忙人啊?终于想起来来看我了。”

王掌柜现在跟韩得平已经熟到称兄到弟了,光光也是真的喜欢跟王掌柜一家亲近,每次他们家有啥事来找王掌柜,王掌柜总是会尽力帮忙。

他们刚开始最穷最落魄的时候,来这里摆摊王掌柜也没有看不起他们家,还照顾他们不少生意,当然他们家也经常回送王掌柜家东西,两家人现在已经处的很不错了。

“伯伯,我们家最近很忙,你看我爹的嘴上都还有泡呢,都是给上火着急的。

他天天盯着工地上那么大一滩子事呢,我们家房子一盖好,我爹就带着我来看王伯伯了。”光光甜甜的说了。

王掌柜呵呵笑:“哎呦,你这小嘴,伯伯是最喜欢你了。”

王掌柜就叫父女两到店铺里坐“韩二弟,你家兄弟现在每天都给你们看摊子,有个事你们还不知道呐?”

“啊,咋啦?我兄弟出了啥纰漏?那凉粉每天都是有斤数的,就是差点少点都是自家兄弟也没啥。”

韩得平以为王掌柜要说韩得富看摊子中饱私囊了呢。

“不是这个事,那个南街的季家胭脂铺你们知道吗?掌柜得叫季培祥。”

韩得平一头雾水:“不认识啊,我媳妇也从来没去那边买过啥胭脂。”

光光心下一动,想到了什么就说:“爹,我咋记得我大姑的婆家就是姓季的,当时甄家吴奶奶不是说季大公子在镇上开了家胭脂铺嘛?是不是就是这个季家胭脂铺呢?”

王掌柜一拍大腿:“不错,就是这个季家胭脂铺,我们镇上大大小小有多少铺子我都知道。

咱们镇上只有这么一家姓季的胭脂铺,他们季家的小儿子是你妹夫啊?大兄弟。”

“准妹丈,我妹子还没过门呢,说好了腊月里来搬亲。咋滴啦?”(本地方言搬亲即迎娶的意思)

王掌柜呵呵一笑:“咋滴啦?那个季家也是个极品了,你不知道啊,你兄弟来看摊子,那个季婆子和季大嫂可是天天都来照顾你家生意的。”

光光奇怪大问王掌柜:“伯伯,这不挺好嘛?说明季家看中我大姑,上道,知道照顾着新亲。”

“上道?那是挺上道的。”王掌柜嫌弃的撇撇嘴“。

“那季婆子第一天来买凉粉,你家三叔抹不开面,毕竟是亲戚就客套句亲家太太拿去吃就是了,别说钱不钱的事了,那婆子直接接了句我就不客气了,然后就真的拿着二斤凉粉走了。

我当时就在边上看着呢,差点给我笑死,第二天换人了,季培祥媳妇来的,一样的套路又白拿了二斤凉粉。”

光光听的是目瞪口呆,这季家的人是什么骚操作?

“季家也不像是缺钱的人啊?”

王掌柜接下来的话差点让父女两给惊掉下巴:“第三天人家直接婆媳两相拌而来了,你三叔也有意思,这次学聪明了,不嚷她们拿凉粉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那季培祥媳妇直接跟你三叔说,亲家舅老爷,我要买二斤凉粉,既然人家要买你三叔总不能说不卖吧,就又给打了凉粉。

那季培祥媳妇就左掏右摸说忘了拿钱,下次再给,把你三叔脸都气绿了。”

别说韩得富气的脸绿,这会韩得平听王掌柜说了以后,脸色也都有点不好看。

“这咋滴也是新亲,不能这么不上道吧?”(本地方言,上道是指人会来事,心里有成算。)

王掌柜拍着巴掌说的更起劲了:“哎呦,可乐死我了,你们肯定想不到,转过天来那婆媳又来了,还是同样的套路,一连半个月呐,是白吃了你家三十斤凉粉!”

哎妈呀,这都啥人,光光无语,这季家婆媳也真是豁得出去脸!

书评(248)

我要评论
  • 时抱着&容上可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韩光光&军人,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现在&摄现场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醒的闺&女才急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在嘴上&”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贵能帮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而原主&大小的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来问一&副药来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