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绿了几天,生意也算上了正轨,家里的房子进展也很不错,是每日要雇用骡车送东西,光光很是不不满意。“韩姑娘,韩二公子,幸苦。我们老爷在楼上等你们。”贸掌柜给光光结了账,拿了钱请他们到茶楼上去见贸端礼。光光心下大奇,贸家老爷了有几天没见他们了“韩姑娘,韩二公子,辛苦。我们老爷在楼上等你们。”贸掌柜给光光结了账,拿了钱请他们到茶楼上去见贸端礼。。...

忙碌了几天,生意也算是上了正轨,家里的房子进展也不错,就是每天要雇佣骡车送东西,光光很是不满意。

“韩姑娘,韩二公子,辛苦。我们老爷在楼上等你们。”贸掌柜给光光结了账,拿了钱请他们到茶楼上去见贸端礼。

光光心下纳罕,贸家老爷已经有几天没见他们了,难道是生意有变?

兄妹两就上了楼,来到了雅间,雅间里不仅仅有贸老爷,还陪坐着一个年轻公子,华服锦绣,丰神如玉。

兄妹两就给贸端礼恭敬的行了礼,一是身份地位上的差异,二是贸老爷年纪也摆在这里,他们理应放低姿态,认清自己的位置。

贸端礼呵呵一笑:“韩姑娘,韩公子,都坐吧。这位是老夫的幼子,贸冉。”

这位贸公子只是冷淡的跟孝延点了点头,并没说话,看起来是有些看不上他们兄妹的身份的。

光光也没生气:“贸老爷,您找我们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贸端礼高深莫测的一笑“是这样的,小娃娃,你们这凉粉我们家酒楼饭馆都卖了几天了,还不错。就是……”

孝延和光光都等着贸端礼说下文,贸端礼却突然止住了话没再往下说了。

光光奇怪的去看贸端礼的神色“贸老爷,有啥话您就直说……”

“就是不易存放,不好运输,我贸家有意买你家的配方,你们打算卖多少钱?”这道冷淡的声音来自那位贸公子。

光光皱眉,她注意到了贸冉说的是他们家打算卖多少钱?

而不是问可不可以卖?她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孝延绷起了脸“贸公子,这凉粉的配方是我们家安身立命的东西,怎么会轻易卖给旁人?”

贸端礼端坐在一旁,老神在在的不说话,贸冉却是嗤笑:“你们一天卖那么二百斤给我爹,就二两银子的事情,我爹是什么人物,怎么会看得上你们这点小生意?

我们贸家在别的县也有很多产业,有了配方,就可以在当地开了作坊现做,就不用再从你们家中转,何必费这么多工夫?”

光光心下悲戚,还以为贸家是什么良善之家,这是要行强取豪夺之事?

孝延气愤的道:“我们不卖配方。”

有了这个生意,他们家就可以吃上饭,穿起好衣服,住上大房子,他的爹娘弟弟妹妹也不会再受苦受累,他怎么会甘心让给别人!

贸冉冷冷一笑,阴狠的目光扫视着兄妹两:“现在不是我们贸家不是跟你们商量,是一定要买,不要不识抬举!”

“你们仗势欺人!”

孝延毕竟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有些血气方刚,他激动的站了起来。

光光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有些哀求的看着他:“哥,别冲动。”

然后就死死的拉住他,不让他惹怒贸冉。

光光转头去看贸端礼,曾经她以为这个微胖的老头是他们家的贵人,终究是她太天真,不了解人心,尔虞我诈,强取豪夺。

“贸老爷,配方可以给你们。”

贸端礼回望光光,微微一笑:“小友啊,你人虽然小,心倒是很通透。

老夫我是厚道人,也不欺负你,只要你愿意转让配方,我给你们二百两白银。”

二百两?他们只要把生意做大,一年就可以卖几个二百两?

贸端礼也好意思开口说给二百两!光光即使再憋屈不满却也只能往心里咽。

“倒是贸老爷,我们是平常的庄户人家,小门小户的,希望你给我们留条生路。”

贸冉不满道:“你们有啥资格跟我们谈条件,赏你们二百两都算不错了!”

“冉儿,不得无礼。”

贸端礼呵斥了自己的儿子,他这才平静的看着光光:“小丫头,我很欣赏你的心智和伶俐,那山楂糕我不是留给你们家了吗?

老夫一向心善,绝不会断人生路,你们每天依然是照样送糕点到我这儿来,我们的生意不受影响。”

孝延不服气的捏紧了拳头:“凭啥你们说要我们家的配方我们就得给你们?”

贸端礼的脸就沉了下来“小子,等你哪天比我们贸家有能耐了再来跟我大呼小叫的,你现在没资格!

齐解生的小妾是你们韩家的闺女?那又如何,不要以为这样你们就有什么资本跟我谈条件了。”

光光赶紧赔礼:“贸老爷,我哥冲动了些,你别生气,我代他向你道歉。

二百两银子是吧,我同意卖给您嘞,只是我们家每年还是会在镇上卖凉粉,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允许!”

贸老爷点头:“那是自然。”他们家那点小打小闹的他也不放在心上。

“我们家也没有会写字认字的人,配方我就口述,或者你们找人做的时候我可以去教一下。”

贸老爷自是同意了,他就命人去取了钱来“钱都在这里了,老夫说话算话,不会欺你们小门小户。”

然后贸冉就叫人传来了不少做糕点的大师傅,光光就把做凉粉的用料到制作方法详细的说了,有的糕点师傅还用笔记录了下来。

说好了这些事,光光把二十锭十两的银元宝用包袱包了,让孝延背着这些钱就离开了贸记茶楼。

走出了茶楼孝延急红了眼“光儿,你怎么可以答应他们,怎么可以……”

光光低下了头,忍住了眼眶中打转的眼泪,用低低地声音说“哥,这世上的事情不是一定的,现在我们还很渺小,我们就好比细小的胳膊,贸家就好比粗壮的大腿,胳膊怎么可能掰得过大腿呢?

可是我们都还小,我们有的是机会和时间成长,等到我们成长到比别人都强大的时候,就再也不会有人敢轻视我们,欺辱我们……”

孝延渐渐沉默下来,小小的少年心里从此埋下了一些阴暗的种子。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的哭泣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在拍摄&么莫名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话,你&子?你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床上此&三十左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光家里&全家会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又一个&裕的家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因为她&了。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韩光光&光是一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