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过天,光光和孝延又去了县里,并带了三十斤凉粉。这一次他们也没走路时,从村里徒搭到镇上,接着雇了辆骡车直接入城,给他们拉到了贸记茶楼门口。虽然费用高了点,虽然也没办法,他们这一次带给的东西有点儿多。昨天贸老爷没在茶楼里,他们就跟茶楼的掌柜交接了山楂这次他们没有走路,从村里搭车到镇上,然后雇了辆骡车直接进城,给他们拉到了贸记茶楼门口。。...

转过天,光光和孝延又去了县里,并带了二十斤凉粉。

这次他们没有走路,从村里搭车到镇上,然后雇了辆骡车直接进城,给他们拉到了贸记茶楼门口。

虽然费用高了点,但是也没办法,他们这次带来的东西有点多。

今天贸老爷没在茶楼里,他们就跟茶楼的掌柜交接了山楂糕,一共是八十多斤,加上来时雇的骡车钱贸掌柜给结了七两五钱银子。

光光就把带来的凉粉拿出来交给贸掌柜“掌柜的,这个吃食叫做凉粉,也是我们家做的,在梨花镇我们家已经卖了几个月了,口碑也很不错。您帮忙问问贸老爷,可不可以在他的酒楼里帮忙代售?”

贸掌柜不解“啥是代售?”

光光详细的解释了“就是说我们提供凉粉给你们,你们把凉粉放到酒楼里当一道凉菜来卖,每卖出一斤给你们从一斤卖价里抽多少成红利这么来算!”

贸掌柜就笑“这个凉粉早两个月我是吃过的,城南的刘员外家幼子做百日宴的时候我在他家吃过一次。”

光光并不奇怪贸掌柜知道凉粉,他们在过去的三个月旺季里没少接城里的订单,只是现在天就要转凉了,乡下每天卖出去的量是有数的,她需要打通新的市场,就是不知道贸老爷会不会帮忙?

“回头我们老爷来了,我会禀报他的。”

得了贸掌柜的话,兄妹两就走着出了城,去做了便宜的骡车回镇上,雇的骡车进城里和不进城里价钱上是有差别的,因为进城需要缴纳进城税。

到了家又是大晌午了,周氏现在不仅仅负责把工地上十几个泥瓦匠的饭菜做好,顺带也给他们一家做饭,他们一家都太忙了,加上东厢房只有一口锅,做凉粉,做山楂糕,林氏已经是分身乏术了。

韩得富收了摊子回来就帮着韩得平把饭菜用竹筐装了,兄弟俩一人挑一担挑去了工地上,他们也会留在工地跟泥瓦匠大师傅一起吃饭,就不再转回来吃了。

吃了晌午饭,光光就跟孝延来对账,除去摘山楂要付的人工费,再除去白糖的成本他们还净赚七两呢!

孝延非常满足“这买卖划算,就是太累太忙了。”

一家人现在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变少了。

小妹妹才只有七岁,每天跟着连轴转,孝延既心疼又自责,他要是再多分担一点就好了。

光光叹气:“主要是咱们家没有场地工具,回头咱们弄个作坊,专门来做凉粉,山楂糕,请上工人咱们就轻松了。”

孝延也觉得是这样“咱们家只有一口锅,想多做点也铺排不开。”

光光心下有了计较“下午我去村口那边看看,二哥你们就先去山上摘红果子。”

下午光光就去村口看了新房子的建造,山墙基本都垒好了,光光去找了韩得平说了自己得想法,韩得平又去跟泥瓦匠大师傅商议加盖厢房,加盖作坊和把院墙一起砌上的事情。

他们家这个宅基地跟村里第一户人家中间还隔着两亩菜地的距离呢。

于是光光就跟韩得平说“爹,咱家这房子的计划有变,你看能不能找里正帮帮忙把中间这两亩菜地给买了?”

韩得平估摸着说“大概很困难,人家这菜地种的好好的,咋会卖给你?”

光光就说道:“不行就加钱,不是说财帛动人心嘛!你再送点东西给里正,让他去游说一下菜地的主人。”

韩得平点头“这地是四叔公家的,等会儿我去找二叔公给说道说道。”

因为村口第一家住的就是四叔公家,这旁边的菜地应该也是他家的。

晚上韩得平就提了一些极品去请了里正,二叔公,让他们两人帮忙游说四叔公家卖菜地的话,因为农村人把土地看得都很重要,一般是不会专卖的。

这个时候就要找找能说会道的人在中间来说和说和,农村里办事大多都是如此的。

有里正和二叔公出马,四叔公还是讲究情面的,加上韩得平每亩多出了半两银子,他们也就同意了这事。

韩得平又拖里正在村里再找十个壮劳力来帮自家盖房子,现在工程量变大了,人手就不够了,不然就得延迟完工的期限了,他们一家都很忙,也急需要场地,所以只能多加人手。

有事做,有钱拿的事,村里多的是人争抢,里正笑呵呵的应下了这件事。

书评(97)

我要评论
  • 包子父&母,人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刻瞪起&又是怎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哥,一&小年纪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七岁小&身上。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而在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老头是&尚且待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富大贵&福对待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在院子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