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韩得平回去,光光和孝延就把昨天去镇上的事情说了。韩得平犯愁:“那凉粉咋整?我们家就一口锅,哪有那老些时间做这么多东西。还得给工地上的人每日做三顿饭。”光光就想了个办法“倒不如让三婶家每日帮着做早中晚三顿饭,我娘和姐每日真的是工作太忙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韩得平发愁:“那凉粉咋整?我们家就一口锅,哪有那老些时间做这么多东西。还要给工地上的人每天做三顿饭。”。...

等韩得平回来,光光和孝延就把今天去镇上的事情说了。

韩得平发愁:“那凉粉咋整?我们家就一口锅,哪有那老些时间做这么多东西。还要给工地上的人每天做三顿饭。”

光光就想了个办法“不如让三婶家每天帮忙做早中晚三顿饭,我娘和姐每天实在是太忙了。

大不了就是每天都给三伯娘一些工钱,做饭的粮食和菜我们家买就是了,凉粉也接着做,我三叔不是空着呢吗?

雇他每天去看摊子,每天拿出去的凉粉都是有斤数的,也不怕挣的钱没数。

等忙完这段时间,房子盖好了我们再把生意都收回来。”

孝延觉得这是个好办法“这个办法好。”

韩得平不确定的道:“那咱们出多少钱给你三叔三婶合适?”

光光想了一下“咱们村里现在有十几个壮劳力在帮咱们家盖房子,一天也就是二十五文钱,按照这个来吧。”

韩得平点头,然后就去西厢找韩得富把事情说了,韩得富高兴的不行。

他每天去找短工做,又累还不稳定也才一天二十文钱左右,现在他二哥叫他帮忙看一个月摊子,还只是看半天,凉粉卖完了就可以回家了,还二十五钱呢,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二哥,你放心,我指定给你们看好摊子。卖的钱也保证一文不少。”

韩得平失笑:“每天拿出去的凉粉都是差不多重的,来买得人也都是老主顾,也没啥差的。

摊子也有固定的地方,桌子啥的就放在王记酱油铺的后院里。

那里的掌柜得跟我是处的不错的友人,明个我会带着你先卖半天。

以后你有啥不懂的也可以问问王掌柜。”

韩得富点头“晓得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需要弟妹的帮忙,你嫂子在家要做凉粉凉皮还有其他的实在是忙不开了。

想让弟妹帮着给盖房子的泥瓦匠每天早中晚做三顿饭,粮食和菜我们会买好,弟妹帮着做就行了,一天也同样是给二十五文钱。”

周氏在一边听了喜出望外:“二哥,这个我能做,反正我在家也没事干。”

只要有钱赚她还是很乐意动的。

韩得富乐了:“我要是回来早了还附带给你把饭菜挑到工地那边去。”

他们两口子一天就是五十文,一个月就是一两五钱银子,关键是钱拿的轻松啊。

又不像村里那些在工地上帮忙的人要出苦大力,而且二哥家这样子是越过越好了,跟着他们混准没错。

说定了这个事,韩得平就回家了。

吃了午饭,光光和孝延又得去山上摘山楂,他们两个人能力有限,就去找孝元和小菊一起去,并承诺他们帮着摘一天果子并背回来给十文钱。

然后四个人都背着背篓出发了,他们今天就把近处的几颗山楂树都摘了个干净。

因为他们同一个院子住着,上房的人肯定是知道他们摘果子加工卖了钱的,回头谁也说不准他们还能不能摘到山楂。

四个人来回背了两三躺,才把山楂都背完了,然后没事做的周氏还过来帮忙洗了一下午的山楂。

最后的切山楂,加白糖捣山楂这些活计都是让林氏和孝延把盆子端到里屋进行的。

一家人忙的热火朝天,别人家都熄灯休息了,他们才刚把山楂糕都做好,等做好饭再洗漱一下躺到床上的时候都到半夜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所有人都是全身酸痛,尤其是昨天捣了半天山楂泥的林氏和孝延,两个人抬胳膊都难。

一盆一盆的山楂糕都已成了型,可是要怎么送去县城倒是个问题了。

总不能又全靠背吧,光光想,就是为了家里的生意早晚也得攒钱买匹骡子。

韩孝延背着背篓把两盆完整的山楂糕装了,光光也背了一个,这是昨天一家人的成果。

走时光光还去找了孝元和小菊,告诉他们要是能够替他们家里摘红果子,摘一百斤来就可以换二十文钱。

孝元和小菊一听比昨天涨价了,都是兴奋的背着背篓冲向后山去了。

光光却是知道,一百斤红果子他们最起码都得摘大半天,往返山里两趟,那也是很辛苦的。

反正她的小身板现在已经受不了了,实在是太累了,虽然钱也重要,但是一家人的身体也重要。

反正他们能力有限,何不花点钱找点更轻省得方法呢!

他们到镇上搭了骡车直接进了城,进城以后就直奔贸记茶楼。

到了门口,他们兄妹两昨天才刚来过,门口的小伙计还是有印象的。

然后小伙记就把他们直接带到了茶楼后院的一间房间里,贸老爷果然在里面等他们。

见到他们背来的货,贸老爷点点头“差强人意吧,份量还是太少。”

他的名下有糕点铺,茶楼,酒楼,不仅仅是在淮锦县,在其他县乃至府城都有不少铺子,瓜分这么一点糕点简直是不够看的。

光光叹气,她也很无奈啊,有钱都没法赚到“贸老爷,做糕点不仅仅是做工需要时间,精力人手,就连山楂都不好采的。

你看我们兄妹的眼睛,昨天一家人熬到半夜才做了这些,明天可就没有保证了。

这次我没切开,想要切成多大多重我就留给贸老爷决定了。”

贸老爷捋着胡须呵呵笑:“呵呵,希望你们能够多做些,这样你们能够多挣点钱,我也能够多点利润。”

贸老爷叫账房来称了重,算了银子,一共是六十一斤多点,一盆大概在二十斤左右,得钱就是五两四钱零九十文。

贸老爷做主给了六两整,因为每次他们的来回车马费也要贸老爷出的。

兄妹两收了钱,又急急忙忙往回赶了。

到了家里,才算是松一口气,吃了晌午饭又得匆匆忙忙去摘山楂,还好下午韩得富也上山帮忙了,他们总算是轻松了那么一点。

至于制作方面,林氏一个人也实在是捣山楂泥捣的费劲,她就去隔壁请了宋氏来帮忙。

同样是一天要付二十五文钱,有时周氏也会过来帮忙清洗山楂,才不至于把林氏累倒。

书评(219)

我要评论
  • 、得富&人婚配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在拍摄&绊倒摔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词。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她就不&饭的锅

    你这个混蛋玩意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躲懒,还有你那个懒婆娘,别以为你帮她喂了猪她就不用干活了,早上吃了饭的锅碗泔水都还等着她呢。”

  • 上穿一&白的灰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这是&得平。

    “娘,光儿醒了,绣娟照顾她呢。”这是老实巴交的韩得平。

  • 也很温&老头做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到这个&已经转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极品刻&包子父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是原主&的奶奶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