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搭了骡车回到了淮锦县城里,交了两文钱入城税,就进了繁华热闹得城市里。“咱们去哪里卖啊”孝延没进过城,就有些显得有些局促。光光就带着哥哥延着街道边走边四下仔细观察,接着就在城中心看见了一家矮小超豪华的茶楼,隔壁是一家点心铺子。出入茶楼或是点心铺子的“咱们去哪里卖啊”孝延没进过城,就有些局促。。...

两个人搭了骡车来到了淮锦县城里,交了两文钱进城税,就进了繁华得城市里。

“咱们去哪里卖啊”孝延没进过城,就有些局促。

光光就带着哥哥延着街道一边走一边四下观察,然后就在城中心看到了一家高大豪华的茶楼,隔壁就是一家点心铺子。

进出茶楼或者点心铺子的人穿戴都非常奢华,肯定都是一些比较有钱的人家才来这里消费。

光光就让孝延把糖葫芦草靶子从背篓里拿出来,把糖葫芦一串串都插上了,光光就随便的叫卖了几句立刻就吸引了不少有钱的妇人和小孩。

因为糖葫芦的造型很特别,加上红亮亮的一看就很喜人,马上就受到了不少小姑娘小媳妇的喜爱。

光光更是提高了价钱,六文钱一串,即使这样糖葫芦还是卖的挺快的。

光光就把山楂糕摆出来,穿的很好的妇人媳妇们来买糖葫芦的时候光光会送一小块给她们品尝,那不差钱的人就会买上一些。

光光自然是论块卖的,一块小小的山楂糕最多也就二三两,她要卖到八文钱一块。

等糖葫芦卖完了以后,山楂糕却还没卖完,光光就站在茶楼对面使劲吆喝“山楂糕,山楂糕,清凉爽口的山楂糕,酸甜无比的山楂糕,先尝后买。好吃的山楂糕咧……”

偶尔也会有客人来买,卖的慢主要是因为她这糕点切的小块卖的又贵,有的人喜欢吃的也就买个二十几片而已。

不过山楂糕确实味道不错,买的人不少,慢慢的光光背来得山楂糕就要卖完了,于是她又喊“快点来买啊,最后两斤咧,卖完收摊咧。”

不多会儿茶楼大门里出来了个四五十岁的微胖老头,中等个头,白净的脸膛,颌下有须。

穿着暗红色绸缎对巾衫,下摆袖口都用金线绣着团花,头上用一根金簪束着发。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小厮打扮之类的人,老者往街对面的兄妹两人望了望,又跟小厮吩咐了什么,由于跟光光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他们也不清楚老者说了什么,就看那小厮快步向光光和孝延来了。

那小厮还算客气“两位,您这糕点我们家老爷买了,您移步到我们茶楼里来,我们老爷有话跟你们说。”

孝延有些紧张,不过看妹妹宠辱不惊的样子,也就大着胆子跟着那小厮进了茶楼。

茶楼里很是气派奢华,茶客也有很多,那位胖老头此时就坐在一个角落里,颇有些低调行事的样子。

来到他的面前,孝延和光光都恭敬的行了礼,光光更是先把山楂糕放到了他坐着的桌子上。

老头呵呵一笑:“小娃娃,伶俐非常啊!”

光光轻笑“这位老爷既然看出来了,还愿意买我家的山楂糕,定然是有大胸襟之人。”

老头被逗的哈哈大笑“你先是故意在我的茶楼门前叫卖什么糖葫芦,后又兜售你的糕点,还故意喊的那么大声,不就是为了吸引老夫买你的糕点吗?”

孝延这才明白,光光为啥要挑在这么个地段叫卖了。

孝延赶紧给老者赔罪“我们都是乡下孩子不懂规矩,还望这位老爷恕罪。”

“老夫姓贸,贸端礼。这家贸记茶楼和隔壁的点心铺子都是我的。”

贸这个姓还是比较少见的,不过在淮锦县,贸却是大姓,和齐家一样,都属于豪门大户,就是不知道这位贸老爷家是贸姓的旁支还是嫡系?

然后贸端礼就拿起了一块山楂糕尝了尝,遂点头“不错,外型好看,味道酸甜可口。我听其他人说你这是八文钱一块?”

听其他人说?光光神色一动,看来这位贸老爷定然是已经派人打听过了“是的,贸老爷。”

贸端礼又问“山楂糕?名字倒是新奇,就是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工艺复不复杂?”

光光就说“是一种叫做山楂的果子加工做成的,就是我们家卖的冰糖葫芦里面的果子,那个就是山楂。”至于制作工艺光光选择忽略这个问题。

贸端礼呵呵一笑,这小娃显然是不会告诉他制作方法的“这能不能大量制作呢?”

“贸老爷,现在是山楂成熟季节,做起来自也是太难,就是季节过了就要等下一年了。”

“不是常年有啊?”贸端礼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会。

“你这个一块我看最多三两重,我给你算二两重一块好了,二两一块八文钱,一斤就是八十文钱,你们回去以后能做多少做多少,回头给我送来,你们有多少我收多少,你看如何?”

光光等得就是这句话“贸老爷,山楂糕原料难找,制作也复杂,我们不一定啥时候能做出来的。”

“哈哈,小娃娃,你这是还想抬价不成?可不要贪心才是。”贸端礼不由地赞叹这么小的女娃子却如此的聪明伶俐。

“我以你们卖的价格收购你们家的山楂糕,省得你们到处叫卖奔波,你应该知足才是。”

光光据理力争“贸老爷,您从我这儿是八十文钱一斤够买的山楂糕,可是您转手在茶楼里有可能就能翻到八百文,我们不过是挣点辛苦钱罢了,每次来城里得交进城税,来回还要车马费。”

贸端礼失笑“那这样好了,你们每次来送货,不管多少我都给你们另外出了车马费如何?”

光光又跟贸老爷一番讨价还价,好容易贸老爷才给每斤山楂糕加了一文钱的价格收购。

谈妥了以后,桌上的山楂糕有个两斤的样子,贸老爷就让人拿来了两吊钱“呵呵,我连这次的车马费都给你们报了,娃娃可别说我老头子抠唆。”

光光自是欢喜的接了,然后跟着孝延两人辞别了贸老爷出了茶楼,延着街道一路出了城,然后找了骡车往梨花镇来了。

回到家以后,两人把钱数了数,今天糖葫芦卖了百十串,就是六百多文钱。

山楂糕二十斤卖了一两六钱银子,这一趟下来除去昨天用的冰糖白糖还赚了二两一钱多,比卖一天凉粉强得多了。

书评(185)

我要评论
  • 哪去了&嗷叫着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道醇厚&一个身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了的病&原主这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眼前混&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咱们&么说滴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哥,一&大小的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异世里&,而在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韩老头&,脾气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