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坐在窗下,不明白多少次叹口气,林氏和小棉都在灶下忙着,无瑕来顾忌她在感慨些什么?房子的山墙了盖了了半人高了,光光却越发愁,所以仅有她最很清楚,现在的的情况是入不敷出了。到最后木材钱,砖瓦钱都结不掉了,但是总不能够盖一半就荒弃吧,愁啊愁,不到最后木材钱,砖瓦钱都结不掉了,可是总不能盖一半就荒废吧,愁啊愁,不知道钱从哪里来?。...

光光坐在窗下,不知道多少次叹气,林氏和小棉都在灶下忙着,无暇来顾及她在感叹些什么?

房子的山墙已经盖了了半人高了,光光却是越来越愁,因为只有她最清楚,现在的情况是入不敷出了。

到最后木材钱,砖瓦钱都结不掉了,可是总不能盖一半就荒废吧,愁啊愁,不知道钱从哪里来?

孝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妹趴在窗下发呆,有些好笑“光儿,你这是咋啦?”

光光无精打采的问“二哥,你今天卖了多少钱啊?”

孝延就把今天出摊卖的钱都交给了光光,光光数了后才只有一千多个铜钱,也就是一两多银子,然后又是叹气。

孝延失笑“你这是咋啦?以前你不是最喜欢数钱的吗?是不是孝正现在每天都不在家没人陪你玩啊?”

韩孝正每天都要去镇上的私塾读书,半下午才会回来。

“当然不是啦!”想到孝正,光光又想到了一开始去卖糖葫芦的情景,有了些精神“二哥,你还想不想卖糖葫芦?”

孝延有些奇怪“你不是说那生意咱们给二伯母家做了吗?”

光光想到这个季节山楂都该成熟了,就跟孝延说“我们偶尔还是可以做的嘛。我们这次拿到县里去卖,又不跟孝闵哥抢地盘抢生意怕啥,到县里肯定能比去乡下串庄子卖的好卖的多。”

孝延显然不想去“我觉得还是卖凉粉实在。”

光光见哥哥不心动就使出了杀手锏“现在凉粉不景气了,天热的时候有时一天卖好几两银子呢,可是现在呢?

咱家现在开销大,每天都花出去好些钱,再不想想办法恐怕房子盖到最后我们连工钱都发不出来了呢!”

孝延一听果然急了“那咋办?”

光光得意的说:“我们下午就去山上摘红果子,做糖葫芦明天去县里卖,保准比凉粉钱来的快。”

兄妹两商量好了就简单吃了饭,孝延背了背篓,光光挎着篮子两个人上了山,那几颗山楂树上果然挂满了红红的山楂,很是喜人。

两人把背篓和篮子都装满了以后回到家林氏非常诧异“摘这么多红果子做啥啊?”

光光嘿嘿笑了“娘,我们做红果子糖葫芦啊!”

光光不仅仅打算做糖葫芦,还打算做山楂糕。

她就指使着林氏去隔壁要一把竹签来,因为韩孝闵每天都去卖糖葫芦,现成的竹签肯定很多。

光光就拿来了盆把山楂都洗了,洗了以后又用刀切开取出核以后捞出来放在锅上稍微加热,至山楂果肉软了一点就拿出来又放入盆中加入白糖用面仗捣碎搅拌。

这是个力气活,而且还很耗费工夫,林氏拿了竹签回来以后就帮着光光捣山楂泥。

山楂变成泥浆以后就下锅小火熬煮,要一直搅拌防止粘锅,等到山楂泥变得粘稠了就可以出锅盛到盆子中了。

林氏看着这一盆红红的糊状有些嫌弃“这是啥啊,还这么粘稠?”

光光嘿嘿一笑,让林氏把盆端到窗户口上去冷却,光光还拿扇子给这盆山楂糊糊降了好大一会温。

周氏和小菊都过来观赏了一阵,都没弄明白光光这是做的啥吃的,看着这形状就让人没胃口。

等孝延回来了以后,林氏又帮着做了一百多串冰糖葫芦才跟小棉准备晚饭。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光光就爬起来去看她的山楂糕,果然已经冷却成型了。

把盆倒扣出来,水晶盆状的山楂糕就出炉了。

光光把它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林氏和小棉起来都非常惊讶,昨天这一盆还是糊糊状呢,今天咋还变成了有些透明状的红糕点了呢?

几人都尝了一下,酸甜可口,味道很不错,挺开胃的。

等孝延起来后一家人简单吃了早饭,今天他们家的凉粉生意就不做了。

孝延背着背篓里面装着昨天制作好的糖葫芦,光光背着小一号的背篓,里面的油布包里装着山楂糕两人就向着县城出发了。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娘还说&咱光儿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和老实&于家里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不是自&属于自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奶,穷&再把玩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让她&恢复恢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膛上有&股说不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小闺女&可算是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外响起&哑的咒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眼的奶&一家,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绊倒摔&就转场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