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过了几天韩小棠三朝回门的时候修身齐家公子貌似真的来了韩家了。而已光光跟随韩得平和林氏去了镇上给孝正办学生入学手续去了,也没看见齐公子的庐山真面目,他们但是回去听小棉说的呢!据传那位齐公子长得很是俊美帅气逼人呢,一次出手也又大方豪爽大方。小棉说那齐公子还帮韩孝宗问题只是光光跟着韩得平和林氏去了镇上给孝正办入学手续去了,没有见到齐公子的庐山真面目,他们还是回来听小棉说的呢!。...

转过了几天韩小棠回门的时候齐家公子倒是真的来了韩家了。

只是光光跟着韩得平和林氏去了镇上给孝正办入学手续去了,没有见到齐公子的庐山真面目,他们还是回来听小棉说的呢!

据说那位齐公子长得很是英俊帅气呢,出手也大方豪爽。

小棉说那齐公子还帮韩孝宗解决了读书的问题,给在县里找了个私塾,找了个小院给孝宗一家三口住着,当然一律花销都是齐公子掏钱。

而且韩得昌还请求齐公子给他在县里找份差事做,齐公子也都答应了,说让韩家人听信。

这下齐公子一来就啥事都解决了,可把韩老头和陈氏给乐的合不拢嘴了。

光光可不在意这些,反正他们上房怎么作妖都不关他们的事情。

而另一边韩老爷子受韩得平所拖,帮着给韩得平家选适合盖房子的土地的事情也很快有了结果,韩老爷子说村口往镇上去的那条路旁就有块两三亩地的空地。

大柳村是在梨花镇的东边,去往镇上的路是东西走向的,那块空地是在路北边的,在那里盖上院子,坐北朝南是极好的。

韩得平听了就带着林氏和光光一起去看了那块地,离村口有段距离,跟大柳村村口第一户人家还有着三四十米那么远呢。

“这地宽敞,光儿你觉得呐?”韩得平也挺满意的,然后他就问小闺女。

现在家里大部分都是小闺女当家了,他有时都感叹,他这个做爹的还要听孩子的主意呢。

每当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就会被全家人围攻,说光儿当家比他这个老爹当的强多了。

光光在四周走了一圈:“要是这隔壁的地也能买下来就好了。

咱们可以打个大院墙,种点稀有的品种,或者农作物也不怕有人惦记。”

光光这么说,自然是心里早有打算了。

只是一般人家哪里会轻易卖地呢,特别是农村人,都是靠土地吃饭,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都是不会卖地的。

韩老爷子想了想就说:“这旁边啊,是刘大山家的地,能有个三四亩吧。

如果你们想买的话,我可以去他家说和说和,刘家小子人不错,你们加点价应该可以行。”

韩得平就答应了下来,拜托韩老爷子去刘家走一趟。

到了晚上韩老爷子就来韩得平家回了话,说是刘大山同意把地转卖给他们家,不过一亩地要多加半两银子。

韩得平自是答应了下来,又趁着天黑,韩得平跟韩老爷子去了里正家谈了买村口荒地的事情,那地本就是村里的荒着也是浪费,里正就同意了把地卖出去。

然后大家又说了刘大山家那块靠着荒地的几亩地他们也谈妥了,明天下午请里正和刘大山一起去丈量办手续。

第二天韩家人出摊回来后就去找了韩老爷子和里正刘大山去丈量土地。

量完以后有三亩二分多地,韩得平就以每亩六两五钱银子买了这三亩二分地,一共是付了二十两零八百文钱给刘家。

字据是里正给写的,买方卖方和里正都签了字,后面还要拿到县衙里更改地契才算是完成了。

最后又丈量了那块荒地,一共是三亩半地,因为是荒地价钱就没有良田那么贵了。

里正就以每亩四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韩得平,一共就是十四两银子,韩得平又另外拿了五两银子给里正,是要去更换地契交给县衙的地税,剩下的就给里正做辛苦费了。

就买地这事,几方都是满意的,韩得平就请刘大山,里正,韩老爷子,晚上到自家屋里来吃饭,算是答谢宴,几人都应了各自归家去了。

一家人简单的吃了午饭,林氏和韩得平都忙着先把明天要卖的凉粉凉皮做好了,就开始准备晚上的食材。

林氏就提议去跟陈氏买只鸡来杀,毕竟是招待客人,总要有几个硬菜才像样子。

韩得平就到上房跟韩老头说了自家买了地晚上请客吃饭的事情,请韩老头过去陪客,顺便再从家里买只鸡。

韩老头听了吃惊不小:“买了三亩多荒地,还买了三亩良田,那得多少钱啊?”

韩老头家的地都是当初祖上传下来的,他一辈子是没买过地没置办过家产的。

“也就三四十两吧。”韩得平平静的说。

家里其他人却都不平静了,听韩得平说后面还打算另盖房子,这又是一笔不小的花销,这二房是真的赚到钱了啊!

韩老头点头,儿子过得好了他也是高兴的:“嗯,买地盖房是好事,证明我儿子孙子有出息了,以后你们也就在大柳村里能够站得住脚了。”

陈氏在一边绷着脸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老头又说:“你去鸡圈里捉一只鸡来吧,等会我来称重。”

韩得平应了就去捉鸡了,韩老头在后面深深叹息道:“要是没分家多好……”

陈氏在一边反驳他:“就是没分家他们挣那老些钱能给我们?心都独着呢!”

韩老头抿了抿嘴唇,就没再说话。

韩得平捉了鸡过来,韩老头称了重,然后韩得平就给陈氏拿了一吊钱。

陈氏是断然不会找钱给韩得平的,韩得平也没打算要,就提着鸡去杀了收拾毛去了。

天没黑的时候里正和韩老爷子,刘大山就都上门了。

林氏和小棉早早准备好了桌子,凉菜啥的都是现成摆好的,一盘凉粉,一盘凉皮,一盘拍黄瓜,一盘凉拌西红柿。

桌上摆着几个酒杯,还放着一坛酒,韩得平就去上房请了韩老头来几个大老爷们就先吃喝起来。

陆续的林氏就把菜都端了上来,一大碗红烧肉,一盘炒土豆丝,一盘青菜炒豆腐,一盘蒜苗炒肉,一盘炒鸡蛋,还有一盆红烧鸡块。

最后上了一盆三和面的饼子,里正还有刘大山都纷纷夸赞林氏手艺好,又夸韩得平家整治的饭菜敞亮(敞亮这里指大方的意思。)。

韩老头听着里正和刘大山夸赞韩得平和林氏,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次陈氏整治的分家宴,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就多喝了几杯,最后还是被韩得平给扶回去的。

书评(160)

我要评论
  • &儿。”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想到这&母感情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请郎中&一家人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晕了,&就转场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男声韩&发现屋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词。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终于醒&住韩光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