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清早,韩家人都拾掇停当早出来打扫清洁院子和房间了。厨子和韩家的女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男人们则是把借了的桌椅板凳位置摆放好。半响午的时候大韩家就更热闹的场面了,大柳村里大部分的人家都来随礼了,除了韩家各路亲戚也都来吃酒席了。就有林家舅母袁氏带着闺厨子和韩家的女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男人们则是把借来的桌椅板凳摆放好。。...

第二天一大早,韩家人都收拾妥当早早起来打扫院子和房间了。

厨子和韩家的女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男人们则是把借来的桌椅板凳摆放好。

半晌午的时候大韩家就更热闹了,大柳村里大部分的人家都来随礼了,还有韩家各路亲戚也都来吃酒席了。

就有林家舅母袁氏带着闺女林宝丰,来的礼是一块花布尺头,二十个鸡蛋,光光非常喜欢这个大表姐,把她带到自家屋里去了。

然后就是三房的岳母周家的老太太带着儿媳妇也来了,再就是江氏的娘陈氏的亲姐姐大陈氏带着儿媳妇也登门了。

还有韩家各种表亲,老亲,包括隔壁韩老爷子家也有姻亲来随礼,虽然是隔了房的亲戚,农村人比较讲究,像韩家办事韩老爷子的亲家也是会来随礼的。

满满当当坐了有二十桌才坐下这么多人,但是齐家的人还没来接亲之前是不会开席的,

按照规矩只有等花轿出了门才可以放炮开席,眼看都要晌午过了齐家的轿子却还没来,韩老头就有些着急了,叫韩得昌去村口看了好几遍。

那些亲戚啥的都坐着等了老半天,茶水都快喝饱了,然后韩老头就出面挨桌赔罪:“对不住啊,新女婿是县里齐家的公子,路程有点远,慢待了!”

韩家人把齐家的招牌一亮出来,也没人不耐烦了,也都宽松的附和着说齐家到这里确实挺远的。

林宝丰就说要去看看新娘子,光光就拉着表姐的手去了东上房。

上房里有不少妇人在恭维着韩小棠,因为大家都知道韩小棠以后就要去大户人家当少奶奶了,可不都得巴结点。

韩小棠穿着一身大红绸缎喜袍,头戴珠脆,面上一早就有人给开了脸,此时正含羞带怯的低着头绞着帕子。

吴氏则是红光满面,青春焕发,几个妇人婆子围着她一阵的奉承吹捧。

林宝丰对光光说:“你大堂姐挺漂亮的呢!”

“那当然。”

不然那齐家公子咋就跟吴家姑娘退婚要娶她呢?

不过现在也不算是娶,只是小妾罢了,也不知道齐家那边出来啥变故,不是说齐公子很喜欢韩小棠吗?

两人还私定终身,两情相悦来着,咋就让韩小棠做妾呢?

“齐家的轿子来了!”

外面这时有人喊,光光就带着表姐出去看热闹,只是想象当中的场景跟现实咋有些不一样呢?

轿子来是来了,问题是并不是伴着鼓乐而来的大花轿,只来了一顶青色的二人小轿。

轿顶光秃秃的啥装饰都没有,轿前也没有人们想象的什么来接亲的高头大马,俊秀的齐家公子。

后面只有一辆骡车跟随,然后,然后就没啦!

花轿没有,接亲的姑爷也没来?这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奇怪的事情。

院子中的宾客都死一般的沉默下来,这种情况他们也意识到了跟韩家所说的闺女要嫁给县里大户齐家做少奶奶的情况不符合了。

齐家是大户人家,娶妇不可能连最基本的礼数规矩都不懂的,这其中肯定有啥误会啊!

骡车上下来的自然是齐妈妈和那个小丫鬟,她看到韩家这么大排场也有些意外呢。

转而又觉得好笑,她还从来没见过哪家闺女给人家去做小妾还这么欢喜热闹的呢!

“韩家老爷子,老太太,你们姑娘可以出来了,急着赶路呢,别误了时辰。”

韩老头也没想到齐家来接人会如此简陋,老脸上的笑容险些绷不住:“啊,好。孝宗啊,快点把你妹妹背出来。”

然后韩孝宗就把戴着盖头的韩小棠背上了那抬二人小轿,光光终于明白齐妈妈那天说抬进门的意思了,真的就是这么简单的抬,不是所谓的娶。

韩得昌又安排准备好的人手把嫁妆什么的抬着跟在轿子后面,齐妈妈一摆手:“不用了,这些东西你们留着吧,我们太太说了,把人抬进去就得了,这些破烂玩意我们齐家没地放。”

这话可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了,但凡有点血性的人家都要把姑娘追回来,还没进门就这么看起人,那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出乎意料的是韩得昌不仅没生气,还对着齐妈妈卑躬屈膝念头哈腰的。

轿子走远了,韩得昌就叫人放炮开席,韩老头捂着心口,感觉一阵心慌,老脸也是火辣辣的,被羞的无地自容,这简直是丢人丢大发了。

席上的人都是一个村里的乡里乡亲,还有就是韩家的亲戚了,大家为了主家的面子也都没有说什么不好听的。

只是一转脸就都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说的好不热闹。

“哎呦,这怎么也不像是嫁去做少奶奶的啊?”

“八成就是个妾,没看就是两人小轿吗?只有妾才是这待遇!”

“这韩家也够脸皮厚的,闺女去做妾不觉得丢人还请这么多人喝喜酒,还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闺女嫁大户人家当少奶奶去了。”

“人家齐家什么门槛,韩家又是什么门槛,我就还奇怪齐家怎么可能娶一个农家女做儿媳妇呢!做小妾的话倒说得通。”

“要是我,肯定会偷偷的打发姑娘悄悄进门就算了,这大张旗鼓的是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老韩家姑娘给人做妾呢?”

等上了菜,众人也都就吃了起来,不管韩家如何他们都是随了礼了。

那人家闺女做妾也是齐家这样大户人家公子的妾,以后说不定韩家真能靠闺女发达了呢!

只是从这以后,韩老头和韩家大房的名声在大柳村是一臭再臭,就给这么败坏了。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军人,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又瘦&又小,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床,房&别无他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己婆娘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而原主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分。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韩光光&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